《僧壁题张太史画松》题画诗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08 17:33:10

郑燮

画背所揭纸,案头已败笔,

僧房坐无聊,偶然作松骨。

松毛无几许,松干颇郁兀。

虬龙挺僵瘦,修蛇歘出没。

轻云淡欲无,奔雷怒将击。

想当无意中,情神乍飘忽。

傍无指授人,令作何体格。

胸无成见拘,摹拟反自失。

鲁公坐位帖,要以草稿得。

我昔未尝见,僧粘在破壁。

及经惊叹奇,千求不我锡。

此纸立即破,装潢事孔急。

吾求不汝强,汝当真爱惜。

郑板桥这首题画诗,不是题在画幅上的,而是题在僧舍墙壁上的。 据诗题下 “讳鹏冲”的自注, 我们知道这首诗是赞美与郑板桥同时的画家张鹏冲的松画的。 张鹏冲(1688—1745),字天扉、 天飞、 柳斋, 号南华山人, 崇明 (今属上海市) 人,居嘉定 (今属上海市) 。 雍正五年 (1727) 进士, 入翰林, 官至詹事府詹事。 太史为翰林的别称。 张鹏冲善山水画, 师法元四家, 尤能得黄公望、 倪瓒笔意, 云峰高厚, 沙水幽深, 笔墨清润, 设色淡雅, 兼有王原祁、 王翚之风。 天才超迈, 诗画皆援笔立就, 潇洒自适, 愈见神韵。 著有 《南华诗集》。 传世画作有 《松竹溪亭图》、 《仿王蒙翠巘高秋图》等。

这首题画诗的主旨在于赞美张鹏冲的松画自然奔放, 不经意而作, 故能出神入化。 全诗共分四层。

第一层为开头四句, 写张鹏冲这幅松画, 原来是因陋就简、 不经意而作的作品。 他所用的材料是 “画背所揭纸”, 即裱画时最底层的衬纸, 亦即从旧画上揭下来的一张废纸; 他所用的工具是 “案头已败笔”, 即弃置在案头已经用坏了的秃笔; 他绘画时的情绪是 “僧房坐无聊”, 久坐僧房, 百无聊赖, 随手画成了一幅松树枝干 (松骨) 图。 这一层是必要的交代, 不仅暗赞张画技高超, 还为下文描绘画松的神态和赞颂此画的风格打下了基矗

第二层为 “松毛无几许” 以下六句, 描述画中松树的神态。 “松毛”即松针、 松叶。 郑板桥说, 此画松叶画得不多,仅寥寥数笔, 而松树的枝干却蓊郁挺拔, 有的像虬龙瘦硬挺立, 有的像长蛇迅速游动, 松树周围笼罩着一层似有似无的轻云, 松干夭矫劲健, 似欲迎战轰袭的奔雷。 通过这一系列的描述比拟, 已将画幅上松树的形象活生生地再现在人们的眼前。

第三层为: “想当无意中”以下八句,写张鹏冲作画时不受任何约束,所以他的松画能像颜鲁公的《坐位帖》一样,出神入化。郑板桥想象张鹏冲作此松画时,神情奔放不拘;旁边并没有什么指授的人,限定他画什么体格;他胸中也不受任何成见的拘束;如果一味摹拟仿作,反要丧失画家自己独立的品格;颜鲁公的《坐位帖》,正因为是草稿,书写时毫无拘束,所以成就特别高。现在张鹏冲的松画也正像《坐位帖》一样,艺术上取得了很高的成就。 《坐位帖》是唐代著名书法家颜真卿写给郭英乂一封书信的草稿:代宗广德二年,郭子仪自泾阳入都,百官迎于开远门,当时宦官鱼朝恩十分得宠,仆射郭英乂为了讨好鱼朝恩,特置鱼朝恩坐己之上。颜真卿认为不合礼法,特地写了一封信给郭英乂争议此事。信以草稿留传后世,共七张纸,笔力雄浑,气势开张,极为后世所宝重。此处以《坐位帖》来比拟松画,是说张鹏冲也像颜鲁公一样随意挥洒而成,故极为自然奔放,艺术上达到了出神入化的境地,应当特别予以珍惜。

第四层为最后八句,郑板桥劝告寺僧对这样的绘画珍品应懂得爱惜。诗人说,我以前没有见过这幅画,谁料到寺僧如此不知爱惜,竟将它粘贴在破壁上,可知寺僧根本不懂得此画的价值。等到我惊叹此画的奇特时,无论怎样求他,寺僧也决不肯送给我了。接着转用第二人称称寺僧,你既然不肯给我,我当然不强求于你,但你应当真正懂得爱惜,此画很快就会破碎,装裱的工作显得十分紧急!如此恳切的劝告语气,正充分显示了艺术家爱惜艺术珍品的一片苦心。

郑板桥在绘画艺术上一向主张自然奔放、天然而工的艺术风格,反对摹拟、雕琢。他赞扬石涛的墨竹画说: “石涛画竹, 好野战, 略无纪律, 而纪律自在其中。 ” (《郑板桥集·题画》)是指石涛画竹, 横涂竖抹, 随意挥洒, 不依常法, 似乎无法可依, 而又笔笔皆在法中。 他赞扬李方膺的梅画说: “夫所谓剪裁者, 绝不剪裁, 乃真剪裁也; 所谓画划者, 绝不刻画, 乃真刻画。 宜止由行, 不人尽天, 复有莫知其然而然者,问之晴江, 亦不自知, 亦不能告人也。 ”(《郑板桥外集·题画·题李方膺画梅长卷》)“不人尽天”四字,乃是他这段话的纲领。 不加人工雕琢, 顺乎天然物性, 使其自然而工, 这就是郑板桥所追求的艺术极诣, 也是这首题画诗的主旨所在。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题画诗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