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涂赵炎少府粉图山水歌》题画诗赏析

作者:张亮    来源:原创



李白

峨眉高出西极天,罗浮直与南溟连。

名工绎思挥彩笔,驱山走海置眼前。

满堂空翠如可扫,赤城霞气苍梧烟。

洞庭潇湘意渺绵,三江七泽情洄沿。

惊涛汹涌向何处?孤舟一去迷归年。

征帆不动亦不旋,飘如随风落天边。

心摇目断兴难尽,几时可到三山巅?

西峰峥嵘喷流泉,横石蹙水波潺湲。

东崖合沓蔽轻雾,深林杂树空芊绵。

此中冥昧失昼夜,隐几寂听无鸣蝉。

长松之下列羽客,对座不语南昌仙。

南昌仙人赵夫子,妙年历落青云士。

讼庭无事罗众宾,杳然如在丹青里。

五色粉图安足珍,真山可以全吾身。

若待功成拂衣去,武陵桃花笑杀人!



李白(701—762),唐代诗人。字太白,祖籍陇西成纪,生于碎叶城(今中亚西亚伊塞克湖西北),幼年在绵州彰明(今四川江油)长大。天宝元年(742),被召入长安,供奉翰林,贺知章一见到他,称他为“谪仙人”。三载(744),因受翰林学士张垍等人的诽谤,离开京城,漫游各地。安史乱时,隐于庐山,至德元年(756),欲为国平乱,建立功业,受永王李璘之聘,参佐幕府,陷入统治集团内部权力斗争中,坐罪长流夜郎。遇赦后至当涂依族叔李阳冰,不久,病逝于当涂。李白诗想象丰富奇特,情感炽热奔放,语言清新自然,充满积极浪漫主义精神。与杜甫齐名,双峰并峙,世称“李杜”。著有《李太白全集》。李白善书法,行草不减古人,字画飘逸,类其诗风。 《宣和书谱》谓宣和御府藏其行草《太华峰》、 《乘兴帖》、草书《岁时文》、 《醉中帖》等。今仅存《上阳台》草书墨迹一件,藏故宫博物院。

赵炎,曾任涂尉,天宝十五载(756)春流放南方。大诗人李白与他交游过,作诗题咏他的粉图山水,当在赵炎流放南方以前。

李白写过不少题咏图画的诗和赞。本诗落笔纵横,挥洒自如,洋洋二百余言,三十行,将自然山水之美与绘画艺术之美相结合,将绘画美与诗艺美相绾通,将画境与仙境相浑融,将描绘山水图的内容与摅写自己观图的感受相交糅,产生了惊人的艺术魅力,慑人心魄,是他的许多咏画诗中艺术造诣较高的一篇。

赵少府的粉图山水画最引人注目的是山,诗便从写山开端。前六句,用峨眉、罗涪赤城、苍梧诸名山比喻和赞咏图上的山势和山色。峨眉位于我国西部,山势高峻,故云“西极天”;罗浮山在我国南部,地近南海,故云“南溟连”。 “名工”,有名的画工,指赵少府。经过他不断地精心构思,驱遣高山大海入画幅来,好像置海山于眼前。 “满堂空翠”二句,是说用纯熟技法画出来的赤城霞气和苍梧云烟,使整个厅堂充满了苍翠的山色,似乎可以触摸到。赤城山土多红色,状如云霞,诗人称之为“赤城霞气”。苍梧山又名九嶷山,山多烟岚,诗人称之为“苍梧烟”。 “如可扫”,好像可以扫取,即可以感觉到、触摸到。这是观画人的心理感受。

次六句写水。 “洞庭”,湖名; “潇湘”,二水名,在湖南。 “三江七泽”,泛指众多的河流湖泊。 “洞庭潇湘”二句,形容画面上的水景像洞庭潇湘那样浩瀚无际,像三江七泽那样纵横交错,也写出了观画时生出的渺茫绵远、回旋荡漾的情思,这里,诗人将水景的再现与人情的抒写融为一体。 “惊涛汹涌向何处”以下四句,由观水进而欣赏画面上的船只。因为波涛汹涌,船只迷失方向,故云“迷归年”。画面上的船只固然“不动”、 “不旋”,然而随着观画者的推想,似乎它随风飘到水天交接的远处。这六句,抓住江、河、湖、海的特征,生动地写出画面上的水势。

“心摇目断兴难颈以下十句,由画境联想到仙境,又由仙境回到画境中去。赵炎的粉图山水产生了“心摇目断兴难颈的艺术效果,使人感发兴会,引起了诗人乘船到海上神山——“三山”的遐想,在有限的空间里,引发出无限的意兴。三山,指蓬莱、方丈、瀛洲,见王嘉《拾遗记》。这种艺术联想,是从上文的“飘如随风落天边”的“征帆”生发出来的。诗人由观画而进入仙境,这里高峻的西峰喷出清冽的泉水,被纵横的山石阻挡着,潺湲地流淌着,发出清幽的音响。东面的山崖重重叠叠,被轻雾笼罩着,深林里的树木生长茂盛,蔓衍绵密。在这样的境界里,幽暗得分不出白昼黑夜,寂静得凭几听不见蝉鸣,只有高高的松树下列坐着两个仙人,面对面不讲话,其中一人便是赵炎。 “南昌仙”,汉成帝时,梅福任南昌尉,王莽专政,梅福入山,得道成仙,见《汉书·梅福传》,本诗借指当涂尉赵炎。李白笔下的山境,是画境,也是仙境,长松羽客,是画中人;南昌仙,又是作画的人。诗人纵笔写意,将山境、画境、仙境浑融一起,真是出神入化。

以上二十二句,均用平声先韵。 “南昌仙人”以下八句,突然换韵,前四句用上声低韵,后四句又改用平声真韵,诗意显然分成二个层次。 “南昌仙人”赵炎年华正富,胸怀坦荡,是个高雅之士,他为政清明,官衙无事,延请众多宾客,谈诗说画,悠闲自得,就像画中的羽客。这四句从赞画转到赞人,与前文“名工绎思”遥相呼应,既赞赵炎的画艺,又赞赵炎的品格。最后四句,写出诗人观画的感想。粉图,不是画在粉壁上的图,而是以色彩作画, “五色粉图”指赵炎的山水图,是用五彩色粉画成的。 “五色粉图安足珍”句,与上文赞画的诗句并不矛盾,这是反跌出退隐入真山的诗意,为引出下面的诗思服务。左思说过“功成不受爵,长揖归田庐”(《咏史》)。李白善于翻案,写出“若待功成拂衣去,武陵桃花笑杀人。”是说如果等到功成再退身,未免太晚,要受到桃花源里桃花的讥笑。诗的结穴处,表达了诗人因为观画而产生的及早退隐的思想。

题画诗常见的表现手法是“以画作真”,本诗赞咏赵炎山水图,使用的基本方法也是如此。不过,李白的艺术腕力惊人,运用这种方法时能别开生面,变化无穷。他既能以画作真,又能以真为画,画中山水与真山水难以分辨;并又推开一层,由画面联想到真实人生,饶有情趣。诚如《唐宋诗醇》所评: “写画似真,亦遂驱山走海,奔辏腕下。 ‘杳然如在丹青里’,文以真为画,各有奇趣。”全诗艺术想象如行云舒卷,诗的思路以连接联想的方式展开着,上下衔接十分自然,间或运用顶针格修辞方法,如“南昌仙人”句,因而纵使全诗使用纵横挥洒的笔势抒写沛然的诗思,也能有条不紊,层次分明,诗脉清晰,给人以恢宏灵动而又畅达条贯的美感享受。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gsdq/tihua/2019050826038.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