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宗元·永之氓》注释,意译与解说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柳宗元·永之氓》注释,意译与解说

之氓咸善游。一日,水暴甚,有五、六氓乘小船绝湘水。中济,船破,皆游。其一氓尽力而不能寻常。其侣曰:“汝善游最也,今何后为?”曰:“吾腰千钱,重,是以后。”曰:“何不去之?”不应,摇其首。有顷益怠,已济者立岸上呼且号曰:“汝愚之甚,蔽之甚,身且死,何以货为!”又摇其首,遂溺死。

——《柳河东集·哀溺文》

【注释】

①永:永州,今湖南零陵一带。柳宗元曾被贬官永州。②氓(meng):百姓。③湘水:湘江。④中济(ji):渡到中流。⑤腰:腰缠。

【意译】

永州的人都擅长游泳。一天河水突然猛涨,有五六个永州人乘着小船横渡湘江。船到江心,漏水下沉,大家纷纷跳水逃命。其中一个人拼命划水却游不了丈把远。同伴问:“你平常游得最好,今天怎么落后了?”那人回答:“我腰里缠了一千钱,太重了,所以落后。”同伴劝道:“为什么不扔掉呀?”那人不应声,只是摇摇头。过了一会儿,那人游得更加吃力了,已经上岸的人呼唤他,喊道:“你这个糊涂虫,人都快淹死了,还要钱干嘛?”那人还是摇摇头, 终于淹死了。

【解说】

他,沉入了汹涌澎湃的湘江,为了腰间的一千钱。然而他不该死。他有着超乎常人的游泳技能,区区湘江奈何不了他;船破后,他只要扔掉沉重的腰中千钱,便可以轻松地游到对岸;即使开头估计不足,可经别人提醒后仍还可以扔钱保命;就算是开始不舍得扔钱,可当感到吃不消时无论如何也来得及扔掉千钱。可他至死不悟。于是,无情的江水毫不客气地吞噬了他,区区一千钱,买走一条命!不值。而故事的寓意又何止于对永之氓的哀悼!试看大千世界:豺狼死前,似乎仍是饿鬼;蝜蝂小虫竟会被背上的“财产”压死;为蝇头小利铤而走险,锒铛入狱不得善终的,古往今来,又何止万千!既然有人为小利而送命,那么,因“大货而溺大氓”的现象又怎能绝迹?奉劝那些因小而失大的愚氓,敲他们的警钟,告诉他们回头是岸,这才是柳子厚的主旨。

【相关名言】

金钱的贪求和享乐的贪求,促使我们成为它们的奴隶,可以说:把我们整个身心投入深渊。

——意大利·朗吉努斯

剑楯戈戟, 未能败敌, 金缯玉帛, 反足以灭国。

——吕祖谦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阅读写作 > 寓言赏析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