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达祖《祝英台近蔷薇》咏蔷薇诗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27 11:18:36

《蔷薇·祝英台近蔷薇》咏蔷薇诗鉴赏

史达祖

绾流苏,垂锦绶,烟外红尘逗。莫依莓墙,花气酽如酒。便愁醺醉青虬,蜿蜿无力,戏穿碎、一屏新绣。谩怀旧。如今姚魏俱无,风标较消瘦。露点摇香,前度剪花手。见郎和笑拖裙,匆匆欲去, 蓦忽地、 罥留芳袖。

这首咏蔷薇词,运笔秀巧细腻,寄托缠绵之情。开篇三句接连用比,画面推得较远,着力从色彩上渲染。流苏,是一种用羽毛或丝织物制成的装饰品;锦绶,是缀玉缀印的彩色丝带;红尘,飞扬的尘土,形容热闹繁华,此喻红花茂盛。唐刘禹锡《戏赠看花诸君子诗》云:“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逗,逗留。此指花开如红尘之凝聚,惹人眼目。张相解作“透”(见《诗词曲语辞汇释》),似觉不确。此写那密密的蔷薇,有的缠绕,有的舒展,象绾起的彩穗一样鲜艳华美,象五色丝带一样光华夺目。透过薄薄的烟雾,依稀可见那红红的一片,令人神往。下两句采用夸张的手法,写繁茂的蔷薇枝叶,象长满莓苔的绿墙,香气象酒一样浓烈,简直无法靠近!接下来用一个“愁”字,从嗅觉引向视觉,从静态转到动态。看那弯曲的枝条,班驳的花叶,在微风下轻轻飘摆,不正象一条被醺醉的虬龙,在缓缓地盘绕爬行,正穿碎一幅崭新的锦绣吗? 作者在极写花气之酽的同时,细腻地描绘了蔷薇的芳容虬姿,足见练句之工。上片写蔷薇外在的美,紧紧抓住枝柔、色艳、香浓的特征。正所谓“不摇香已乱,无风花自飞”(柳恽:《咏蔷薇诗》),“醉红不自力,狂艳如索扶”(孟郊诗)。不过,邦卿此词,确有用笔“尖巧”之嫌(周济语,见《介存斋论词杂著》),且有很重的“富贵气”(胡云翼语,见《宋词选》),这不能不说是一点缺憾。

在铺写蔷薇的妖姿秀态之后,下片驰骋联想,侧重点转向感情的抒发。“漫怀旧”,是说往事不堪回首。下面两句是作今昔的具体比较。姚魏,即姚黄魏紫,是以种花人姓氏得名的牡丹的珍贵品种,这里泛指牡丹。词人觉得现在牡丹已经没有了,蔷薇虽好,毕竟不如牡丹的风度翩翩,富丽丰艳,心中若有所失。下面几句细腻地状写蔷薇的风姿和神韵,统以女郎为喻,似有伊人之思。先写抬眼凝望,那柔细的、嵌着点点露珠的花枝,随风摇曳,飘来阵阵幽香,仿佛是故人的纤纤素手。自当年凄凄一别,音容渺渺,而剪花相赠的场景,却历历在目,正所谓“所思云雨外,何处寄馨香?”(唐李群玉:《临水蔷薇》)这两句由实而虚,由景而情,望花花似人,怀旧人如花,真是“融情景于一家,会句意于两得”(姜夔:《梅溪词》序)眷眷情思,牵着词人信步移向花丛,词笔自然移向近景:看那盛开的蔷薇,牵动枝条,正如娇美的故人含笑相欲去,蓦忽地,“罥留芳袖”呢? (罥,缠挂之意)词人的联想中,寄托着绵绵情思。然而,联想毕竟是联想,当词人从梦境中醒悟的时候,那心中的空虚和怅惘,实在难以名状。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咏花诗 > 蔷薇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