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文英《解语花梅花》咏梅花诗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梅花·解语花梅花》咏梅花诗鉴赏

吴文英

门横皱碧,路入苍烟,春近江南岸。暮寒如剪。临溪影,一一半斜清浅。飞霙弄晚。荡千里、暗香平远。端正看,琼树三枝,总似兰昌见。酥莹云容夜暖。伴兰翘清瘦,箫凤柔婉。冷云荒翠,幽期久、无语暗申春怨。东风半面。料准拟、何郎词卷。欢未阑,烟雨青黄,宜昼阴庭馆。

这是一首比较费解的咏梅词。开篇三句写江南早春时令物侯。门前长出了好象皱纹的苔藓,路上一片苍茫烟景,这是一个明丽的江南早春,恰是梅花开放的时节。在梅信初闻的一个傍晚,“暮寒如剪”,一阵阵春寒如同剪刀一样,刮肌刺面。诗人来到河边寻赏梅花。梅花临溪照影,那水中一枝枝半斜的梅影,显得溪水清而且浅。正如林逋诗中所说:“疏影横斜水清浅”(《山园小梅》)。真是绘形绘影的摄魂之笔。“飞霙”三句,写雪中梅香。“霙”,指雪花。这三句词意为:傍晚,天空飞舞起雪花。这雪花犹如梅花,飘荡在千里平原之上,把梅花的幽香,也带到广阔的天地之间。“暗香”一词,虽是袭用林逋“暗香浮动月黄昏”中的字面,但本词把梅香和千里飞雪合写,不但气势阔大,而意境悠远。“端正看”三句,写雪中梅树的风姿。诗人仔细端详雪中的梅树,只见那三株梅树,亭亭玉立,恰似三位英俊豪杰。(兰昌,即兰荪、菖蒲,古人以此喻有德的贤俊之士)。

上片写梅花清俊的暗香、疏影和迎风斗雪的英俊风采。下片写梅花洁白俏丽和荒冷的幽怨之情。“酥莹云容夜暖”,说梅花容色细腻润泽,如白云一样轻灵俊秀,能为寒夜带来春的温暖。“伴”字,是倍伴之意,领起下面二句。“兰翘”是翡翠戏兰苕的简化。出自郭璞“悲翠戏兰苕,容色更相鲜”(《遊仙诗》)诗句。这是玲珑鲜丽的和美意象。“箫凤”是箫史凤鸣的典故。传说萧史善吹箫,作风鸣,秦穆公以女儿弄玉妻之,二人共居凤台,吹箫引来凤凰,二人骑之飞升成仙。后世以此比喻高雅和美的爱情。以上二句说,梅花气质情韵之美,和“翡翠兰苕”,“萧史凤鸣”那样清瘦而柔婉。这是极力赞美之语。“冷云”三句,写梅花的幽怨。说梅花被遗弃在云水荒冷之地,其幽期蜜意久不得实现,她默默无言,却暗中申诉着浓重的春怨。这被遗弃的幽怨,乃是词人不平心情的写照。吴文英一生坎坷,幽怨深广,故借梅花出之。“东风”三句,以何郎之典,赞梅之洁白美丽。何郎是三国时的何晏,为人喜欢修饰仪容,是个白面美男,行步顾影自怜,脸上擦粉,人称“傅粉何郎”。故宋璟《梅花赋》云:“俨如傅粉,是谓何郎。”开了以花比男子的先例。以上三句意为:春风吹拂着梅花半面,那花色之白,如同玉面粉妆的何郎。料想,完全可以写一篇《梅花赋》了。最后三句,写天阴雨淋,停止赏梅的寂寥情怀。大意是:赏梅兴致正浓(未阑:未尽),忽然下起阵阵如烟的细雨,使庭院和池馆一片阴暗。在寂寥之中收束全篇。

此词非写一时一地之梅,时空及意象变化不定,表现了词人赏梅的复杂情绪。词语优美精炼,然而典故较多,在意绪深曲的优长之中,间杂晦涩之病。词的结构比较纷繁,故前人有“七宝楼台”之讥。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yonghua/meihua/2019052766822.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栏目导航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