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嘉纪《折陋轩梅花人舟中作》咏梅花诗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梅花·折陋轩梅花人舟中作》咏梅花诗鉴赏

吴嘉纪

清溪正发数株梅,惆怅芳春别钓台。

手折花枝登小艇,前途看到十分开。

吴嘉纪现存诗二百余首,其中咏花诗甚少,仅十余首,但咏梅花的竟占五首,可见诗人对梅花的偏爱。梅花虽然不如牡丹那么富丽,兰花那么名贵,桃花那么娇艳,作为凌霜傲雪之花,却一直受到人们的偏爱,被誉之为花中之魁。有人赞美她坚强的性格,有人欣赏她高洁的气质,有人颂扬她无畏的精神。吴嘉纪吟咏梅花则是把她作为理想和情操的化身。

宋诗人 方岳一生坎坷,仕途艰难,志向难酬,故而在《梦寻梅》一诗中抒发了”一生烟雨蓬茅底,不梦金貂侍玉华”的感慨,通过对梅花的吟咏,表达自己对仕途生涯的决绝态度,赞美自己的隐逸生活。而吴嘉纪与方岳不同,他一生无意仕途,自云“男儿自有成名事,何必区区学举业也”,“自是专工为诗,历三十年,绝口不谈仕进。”(袁承业《王心斋弟子师承表》)因而无仕途坎坷的烦恼,无志向唯酬之忧虑,嘉纪笔下的梅花,自有一缕超脱隐逸的风韵。

“清溪正发数株梅,惆怅芳春别钓台”,在诗人家居的“陋轩”附近的清溪傍,已有数枝梅花开放。盛开的梅花因地处旷野荒郊,不为人知,无人观赏,正为韶华易逝,芳春难久而惆怅。表面上看是诗人为梅花而叹,实则抒发自己内心的感慨。诗人真的为自己久居穷乡僻壤而伤感吗? 从吴嘉纪先生友人的回忆看,他“闭门穷居,蓬蒿土室,名所居陋轩,终日把一卷,苦吟自娱”诗人在《自题陋轩》一诗中也曾写到“风雨不能蔽,谁能爱此庐。荒凉人罕到,俯仰我为居。遣病一篱菊,驱愁数卷书。款扉谁问讯,禽鸟识樵渔。”可见嘉纪先生对自己孤寂、贫穷的一生无忧伤哀怨的心绪,而有怡然自乐的情趣。在此,诗人是借梅花而抒发自己的志向。

三四句诗人直抒胸怀:“手折花枝登小艇,前途看到十分开。”诗人虽在咏花,其目的实在不是赏花,意在言志,而其志又不在“争春”而在隐逸。嘉纪先生三十余载,处荒野、居陋室、并日而食,“竞安贫乐道,终日抱膝高吟破屋之中以古人为师范”当诗人登舟出游之时,折一枝盛开的梅花,品味梅花的品格,对自己的“前途”是满怀乐观的。一句“前途看到十分开”运用双关的笔法点明此诗的题旨,抒发诗人的志向。诗人心胸是开阔的,没有何应龙“天寒日暮吹香去,尽是冰霜不是春”(《见梅》)那种不能施展抱负的襟怀,欲争春而不得的心境,却有林逋那种“梅妻鹤子”的高洁的情操。林逋写诗随手散去,不留底稿,自云“我不欲取名于时,况后世乎?”吴嘉纪“为诗歌,刻意苦吟,不求声誉”不仅形似,而且神似。就此可见,清溪岸边的梅花即是吴野人一生的影象。诗的前两句是铺垫,后两句点明题旨,全诗浑然一体,诗人的理想情感便全部蕴含其中。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咏花诗 > 梅花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