瞿佑《蜡梅》咏蜡梅诗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蜡梅·蜡梅》咏蜡梅诗鉴赏

瞿佑

玉骨冰肌本自奇,年来何事貌如栀?

麝脐熏透含风蕊,金粉妆成带雪枝。

檐下采香烦蝶使,池边弄色姤鹅儿。

汉宫娇额谁能识,恍惚相逢信又疑。

这首咏蜡梅七律从蜡梅色、味、形诸方面着笔,运用拟人等手法,绘声绘色,真切动人。首句“玉骨冰肌本自奇”一句是从蜡梅神韵写起。玉骨冰肌本是拟写佳人之语用在这里写蜡梅,是说蜡梅的总体风貌奇异之处。“年来何事貌如栀”是补足前面玉骨冰肌语意。说蜡梅花貌是什么原因象栀子花一样。这是以花比花,同类引发。栀子花也是人们喜见一种花。接着“麝脐熏透含风蕊,金粉妆成带雪枝”一联着重刻划蜡梅的浓郁香气好象是由麝脐香薰透一样,其蕊色金黄色如点点金妆在带雪枝头上。有香有色,特别是金粉带雪枝对比形象更为强烈。这就从具体微观上形象地说明蜡梅的奇异之处。“檐下采香炊蝶使,池边弄色姤鹅儿”一联是以蝶与鹅两种对香和色各具魅力之物来衬托蜡梅之香,金粉之黄。由于蜡梅香气浓郁堪称为好采花蝴蝶之使,蝴蝶本非蜡梅带雪枝时飞来往去之物,这是应是悬想之语,极言蜡梅之香的奇异,竟至能引动蝴蝶频采。而蜡梅色黄也是能令鹅儿即鹅雏生羞愧不如之心。鹅雏也同样并非蜡梅雪枝之时降生,这也同样是作者极言之语。由蜡梅香、色的奇异之处着笔而生发出来的联系,以这种颠倒时序几乎不可能出现之物来形容蜡梅之香与色,给人以强烈印象。结尾说“汉宫娇额谁能识,恍惚相逢信又疑。”写蜡梅有如汉宫娇女额上之点黄,有谁能认识这一难以得见印记呢。只有诗人自己恍惚间得以相逢,似信非信,将信将疑,一片欣喜之情。蜡梅如此美好,恰如汉宫娇娥冰肌玉骨,色香俱佳,貌美异常,一朝得见,令人流连忘返、春恋不已。这“信又疑”一语含有意外之喜。

这首咏蜡梅七律以拟人、拟物等手法,描绘了蜡梅,香比麝脐,色超鹅黄,奇异之处,流露了作者喜爱蜡梅的真情。叙述与描绘相结合,感情自然寄寓其中,特别是“金粉妆成带雪枝”一句形象生动,色彩对比强烈,堪称是咏蜡梅佳句。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咏花诗 > 腊梅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