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成大《虞美人红木犀》咏桂花诗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桂花·虞美人红木犀》咏桂花诗鉴赏

范成大

谁将击碎珊瑚玉,装上交枝粟。恰如娇小万琼妃,涂罢额黄嫌怕、污燕支。夜深未觉清香绝,风露溶溶月。满身花影弄凄凉。无限月和风露,一齐香。

红木樨即丹桂,为桂花之一种。此词上片刻画了红木樨花之形、色。桂花细碎,所以词的开头说“击碎珊瑚玉,装上交枝粟”,朵朵红花象粟米一样都被缀在交连的枝杈上。珊瑚有红、白颜色,因此词写红木犀,此处的珊瑚当指红色的。“恰如娇小万琼妃”,形容此红木犀花虽小却很娇美。“琼妃”,春秋时吴夫差的女儿叫琼姬,娇小美丽,此处以人喻花,更见花的风神。“万”字,形容花极多,每一朵都那么小而娇美。“涂罢额黄嫌怕,污燕支”,额黄乃六朝时贵族妇女的一种涂饰,以黄颜色涂在额头上,至唐犹如此。燕支,产于西域的一种草名,可作红色颜料,妇女以之染粉润面,称“燕支粉”,即“胭脂”。此两句是刻画红木樨花之颜色,说此花边上黄色,内里红色,边上的黄色象妇女涂的额黄,内里红色象胭脂。“嫌怕”“污”三字点明黄色少而淡,红色较深而浓。此两句承上“恰如娇小万琼妃”而来,因之仍以拟人手法写花,这种写法把红木樨花的颜色特征作了形象的表现,并且赋予对象以一种灵性,使读者感到形象的生动、灵活,加深了感染力。

下片着重写红木樨的香,为了突出此花香的特点,词人为之选取了一个特定的环境。这个环境就是风露满天、月光溶溶如水的清秋的深夜,在这样的夜色中,红木樨的花溢出了不绝的“清香”。虽然红木樨在溢放不绝的清香,但是人静夜深,风露满天,月色溶溶,仍不免一种“凄凉”之意。“满身花影弄凄凉”,写出了红木樨在秋夜中的冷清与孤寂。这里用的“弄”字颇为精当,既写出红木樨在风露中摇摆不定的实际,又暗寓其不被人赏识而孤芳自赏的情调。最后两句,极言红木樨花香的浓烈,照应下片开头。虽然满身花影,凄凉自弄,不被人所识,但并不能掩抑那令人陶醉的香气,以至把满天风露和无限月色,也一齐染香了。至此,词人不但给我们以红木樨的形、色,而且富有特征地传达了红木樨在香气上的特殊之点:清香而且极为浓烈,从而使读者对红木樨有了一个完整而具体的认识。

此词基本上是咏物,着眼于对象的各个方面的生动具体的刻画,为了给人以完整而具体的认识和感受,词人在写法上颇下了功夫。上片重在比喻和拟人的手法上,主要是给人以具体的认识,以便把握;下片则从环境入手,最后以衬托手法,突现出花的不容易把握的香味的特征,这几种手法运用,恰当得宜,因对象的不同而变化,显现了词人描摹对象、传达对象特征的艺术本领,值得很好借鉴。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yonghua/guihua/2019052767181.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栏目导航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