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弥逊《醉花阴木樨》咏桂花诗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27 10:54:54

《桂花·醉花阴木樨》咏桂花诗鉴赏

李弥逊

紫菊红萸开犯早,独占秋光老。酝造一般清,比著芝兰,犹自争多少。霜刀翦叶呈纤巧,手撚迎人笑。云鬓一枝斜,小阁幽窗,是处都香了。

木樨是秋天的代表花卉,以其蓬勃的生机和馥郁的香气逗人喜爱。

本词上半阕侧重写木樨的美好品性。“紫菊红萸开犯早,独占秋光老。”意谓其他花朵到秋季盛期已过,只有木樨一枝独秀,占尽秋光。紫菊,即矢车菊,夏季开花,花多紫色。红萸,吴茱萸,春末开花,秋季结实。菊花和茱萸都是常见的秋节植物,古代还有在头上簪菊、插萸的风俗,但与木樨比起来,仍显得代表性不足,难怪作者要以“独占秋光”来大加赞誉了。这里要说明的是,插茱萸不是插其花,而是插其实,《本草纲目》引苏颂《图经本草》:“按周处风土记云:俗尚九月九日谓之上九,茱萸到此日,气烈熟色赤,可折其房以插头,云辟恶气御冬。”王维诗《九月九日忆山东弟兄》云:“遥知兄弟登高日,遍插茱萸少一人。”即咏写这种风俗。正因秋季紫菊、红萸的开花盛期已过,作者才有“开犯早”的惋惜,对木樨的推崇也就格外令人信服了。“酝造一般清,比著芝兰,犹自争多少。”意谓木樨的浓香,可与芝兰拮抗,同样芬芳四溢。芝兰,即紫芝兰草,实偏指兰草,又名香草。《本草纲目》言其品性“花叶俱香,而燥湿不变”,故常被诗人引用:“离骚言其绿叶紫茎素枝,可纫可佩可藉可膏可浴。郑诗言士女秉兰。应劭风俗通言尚书奏事,怀香握兰。礼记言诸侯贽薰,大夫贽兰。汉书言兰以香自烧也。”木樨能与兰草相比,其品性之高何待多言?

下半阕侧重写木樨的逗人喜爱。“霜刀翦叶呈纤巧,手撚迎人笑。”意谓当秋开放的木樨,连枝叶都纤巧可爱,闺中的少女禁不住折下一枝,轻轻拈在手中,微微品嗅,鲜花与笑靥交相映照,显得格外俏丽。撚,同拈。这两句词不仅生动地刻画了少女天真烂漫的娇态,隐含着以花喻人的用意,还似经意又似不经意地暗用了佛祖“拈花微笑”、以无言传真谛的典故,隐约透露了少女幽微婉曲的心事,细加咀嚼,情味隽永。“云鬓一枝斜,小阁幽窗,是处都香了。”与上半阕紫菊、红萸的可簪可插以及兰草的可纫可佩相呼应,突出木樨同样可人心意。意谓少女折下鲜花后,既插于鬓发间,又供于闺阁中,于是闺阁内外,溢满木樨的芳香。“是处”,各处。词意是只写闺中少女对木樨的喜爱,并不等于木樨只能供闺阁赏玩。正如楚辞好用芳草美人象征高洁志行一样,本词也隐含着借鲜花丽人喻写自己幽雅情怀的立意。

本词最令人欣赏的艺术特色,一是在与其他花卉的比较中描写木樨的品性,使读者印象更为鲜明;二是构思精巧,尤其是下半阕借闺中少女玩赏木樨的情境,生动具体地刻画出人们对木樨的喜爱;三是针线绵密,思路前后连贯,内容相互照应,取材、落笔颇见匠心。

本词又见于张元干集中(俱录于《全宋词》),究竟谁为作者,待考。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咏花诗 > 桂花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