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宛如一个梦》彭素虹散文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11-18 11:17:33

“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

儿时,当我阅读到《江南·汉乐府》这首采莲诗时,我的心里就对江南产生了一种别样的情愫。我的家乡位于巴山蜀水的西南地区,平常,我不大会见到采莲的场景。因此,这首采莲诗将我带到了诗意的江南,我在心里琢磨着江南的模样。每每入梦,江南是一位采莲的姑娘,在荷叶间亭亭而立,看鱼儿嬉戏。那时,江南是诗,江南是梦。

长大一些后,在懵懂的青春期,我读到了戴望舒的《雨巷》——“撑着油纸伞,独自彷徨在悠长、悠长又寂寥的雨巷,我希望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结着愁怨的姑娘……”在家乡,我没有见过油纸伞,但逢下雨时,我走在路上,总是期待能逢着丁香一样的姑娘。那时的梦中,江南是一位婉约的女子,撑一把油纸伞,走在悠长的雨巷,我的目光穿过油纸伞,溶化在江南烟雨中,流进那条悠长悠长的、正下着濛濛细雨的小巷。雨巷里,全都是那个紫色的散着芬芳的梦。

江南是古老的传说,江南于我而言是遥远的异乡。我渴望有一天能来到江南,感受这里水乡古镇的韵味;我也希望有朝一日能走在湿漉漉的傍水而筑的青石桥上,或者坐在船舷欣赏如水墨画一般的亭台楼阁。我向往着江南那烟雨迷濛的琼瑶仙境,更喜欢那丝竹般远离尘嚣的静谧安详。

梦想的种子,一旦播下,它就在我的心田里静静蛰伏。说来也是机缘巧合,长大成人后,我有机会来到江南工作,开始了我圆梦江南的旅程。沐浴在江南温润的阳光下,我觉得这里的每一天都充满了力量,每一个角落都透露着勃勃生机。呼吸着带有咸腥味的海风,我跟家人一起夜游北仑港,灯火辉煌的港口,海面流光溢彩,虽已入夜,却依旧涌动着一股强劲的活力;春暖花开的季节,我们一行人前往五龙潭,拾阶而上,满眼的青山绿水,满耳的鸟语蝉鸣,我仿佛面对的是一片柔美的时光。

置身于江南这片拥有千载文明的祥瑞之地,我被这里悠久璀璨的历史文化和绮丽迷人的人文景致所吸引。撑一支长篙划入历史深处,江南的文人志士正衣袂飘飘款款走来。“呵,相思的杨梅”,乡土小说家王鲁彦深沉地爱着故乡的杨梅。怀着对王鲁彦先生的崇敬之情,在杨梅红了的季节,我走进了王鲁彦故居。斑驳老屋斑斓旧梦,此时,身居江南异乡的我,似乎更能体会到这江南的杨梅相思的味道。王鲁彦先生曾在西北等地任教,在他贫病交困中,萦绕于心的是江南的杨梅,这故乡的杨梅的味道。酸酸甜甜的杨梅,书香弥漫的老屋,让我想起了儿时关于江南的梦。

徜徉在江南这片诗意的土地上,浸润在水乡浓厚的文化氛围中,在业余时间里,我开始尝试着以书写文字的方式触摸江南。游览有“西子风韵、太湖气魄”之称的东钱湖,我的笔端倾诉着这样的情感——“当这片湖一出现在眼前时,便油然而生一种江南特有的清亮之感,湖面上,层层绿意在水面漾开,染绿了我的梦”;走进有“南国书城”美誉的天一阁,我感受着文人们思想之魂的同时,写下了这样的话语——“天一阁,它的梦想记忆,它的沉着厚重和逸兴遄飞,以及在漫长的时间里保持的从容与优雅,流淌着江南园林般的诗意”。

一万卷独步江南的陆游,啸傲儒林的吴敬梓……江南的人,江南的雨,江南以她特有的风情感染着我,而我,也用写作的方式融入江南,儿时关于江南的梦想在这里延伸。阅读江南作家的文学作品,便是与伟大灵魂的一次碰撞,便是与崇高精神的一次交谈。读徐志摩柔情艳丽的诗文,感受他灵动的才思;读朱自清严谨朴实的文字,他至情至性的气节震撼着我的心灵。阅读加深了我对江南的认知,当我在字里行间书写江南时,我觉得自己这么近地靠近了这片土地,在抒写中与江南的每一次邂逅,都是一次心灵的放歌。

每个人都有一个江南,对我来说,小时候,江南是天边的梦,青年时,江南是一块我酿造美梦的新地,到如今,江南,是我圆梦的超级家园。啊!江南,我不知道,我的一支笔,我的文学追求,能抵达你的核心吗?

人生有梦,作为凡人的我,在人生路上,很自然地把自己的一份梦想放在了文学上,很幸运地,我的文字梦又是寄寓在这江南烟雨中——寻梦,撑一支长篙,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文章辞赋 > 散文随笔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