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辞《惜 诵》原文,注释与鉴赏

时间: 2019-09-15 09:53:13    作者:高来    来源:原创

惜 诵

惜诵》是《九章》中的一篇。《九章》是后人为屈原编辑的一本诗歌小集,它收录了屈原的九篇作品。这九篇文章的写作背景基本相同。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屈原放于江南之野,思君念国,忧心罔极,故复作九章。”《九章》各篇的思想内容、表现手法以及语言风格,也大体一致。每篇都是对实地实事的描写和叙述,对胸臆坦诚直率的抒发,表达了诗人忧国忧民的强烈爱国主义精神。惜,贪也;诵,论也。惜诵,追述、称颂过去的事情。戴震《屈原赋注》认为:“诵者,言前事之称。惜诵,悼惜而诵言之也。”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此章言己以忠信事君,可质于明神,而为谗邪所蔽,进退不可,惟博采众善以自处而已。”作者说自己忠信事君,可质于天地神明,但谗佞所蔽,进退为难,经深思熟虑,决定守节自处。

【原文】

惜诵以致愍兮 ① ,

发愤以杼情 ② 。

所作忠而言之兮 ③ ,

指苍天以为正 ④ 。

令五帝以 中兮 ⑤ ,

戒六神与向服 ⑥ 。

俾山川以备御兮 ⑦ ,

命咎繇使听直 ⑧ 。

竭忠诚以事君兮 ⑨ ,

反离群而赘肬 ⑩ 。

忘儇媚以背众兮 ,

待明君其知之 。

言与行其可迹兮 ,

情与貌其不变 。

故相臣莫若君兮 ,

所以证之不远 。

吾谊先君而后身兮 ,

羌众人之所仇 。

专惟君而无他兮 ,

又众兆之所雠 。

壹心而不豫兮 ,

羌不可保也 。

疾亲君而无他兮 ,

有招祸之道也 。

思君其莫我忠兮 ,

忽忘身之贱贫 。

事君而不贰兮 ,

迷不知宠之门 。

忠何罪以遇罚兮 ,

亦非余心之所志 。

行不群以巅越兮,

又众兆之所咍 。

纷逢尤以离谤兮 ,

謇不可释 。

情沉抑而不达兮 ,

又蔽而莫之白 。

心郁邑余侘傺兮 ,

又莫察余之中情 。

固烦言不可结诒兮 ,

愿陈志而无路 。

退静默而莫余知兮 ,

进号呼又莫吾闻 。

申侘傺之烦惑兮 ,

中闷瞀之忳忳 。

昔余梦登天兮 ,

魂中道而无杭 。

吾使厉神占之兮 ,

曰有志极而无旁 。

终危独以离异兮 ,

曰君可思而不可恃 。

故众口其铄金兮 ,

初若是而逢殆 。

惩于羹者而吹 兮 ,

何不变此志也 ?

欲释阶而登天兮 ,

犹有曩之态也 。

众骇遽以离心兮 ,

又何以为此伴也 ?

同极而异路兮 ,

又何以为此援也 ?

晋申生之孝子兮 ,

父信谗而不好 。

行婞直而不豫兮 ,

鲧功用而不就 。

吾闻作忠以造怨兮,

忽谓之过言 。

九折臂而成医兮,

吾至今而知其信然 。

矰弋机而在上兮 ,

罻罗张而在下 。

设张辟以娱君兮 ,

愿侧身而无所 。

欲儃佪以干傺兮 ,

恐重患而离尤 。

欲高飞而远集兮 ,

君罔谓汝何之 ?

欲横奔而失路兮 ,

坚志而不忍。

背膺牉以交痛兮 ,

心郁结而纡轸 。

梼木兰以矫蕙兮 ,

糳申椒以为粮 。

播江离与滋菊兮 ,

愿春日以为糗芳 。

恐情质之不信兮 ,

故重著以自明 。

矫兹媚以私处兮 ,

愿曾思而远身 。

【译文】

以追述过去的事情来表达内心的忧烦啊,

倾吐内心的忧愤之情。

如果我说的话不是出于忠诚,

我愿指青天为我作证。

还要请五方的天帝来做出公正的评判,

邀六神与我对质言明。

最好让山神河神也来陪审,

让公正的皋陶把事实辨明。

我竭尽忠诚来为君王做事,

反而遭到排挤被人视为异物。

不屑谗媚而与众不合啊,

只有贤明的君主才知道我的忠诚。

我的言谈举止都可以考察啊,

我的内心和外表都不会变更。

没有人比君王更了解臣下啊,

因此不用费心多做验证。

我认为先君后己是人臣的义务,

这一主张却引起众人的仇怨。

我一心为君别无他求,

却因此成了众人的对头。

我专心事君没有犹豫啊,

反倒因此而不能自保。

只想亲近君王而没有其他想法,

却也成了带来祸患的缘由。

忠心事君无人可比啊,

我已经全然忘记自己的贫贱。

一心为君王效劳绝无二心啊,

不懂得邀宠的窍门。

忠诚有何罪过而招致惩罚啊,

这是我怎么也意料不到的。

举止与众不同而摔跤啊,

还遭到众人的嗤笑。

不断遭到责难和诽谤啊,

纵有百口也难辩。

情感抑郁难以疏解啊,

君王被蒙蔽我没有地方表白。

我的心思郁结深感不安啊,

没有人能了解我的内心。

要说的话很多啊难用文字表达,

想面陈志向却找不到门路。

想缄默不语却无人理解我啊,

向前申诉又没有人听我诉说。

我忧烦不安心神难定啊,

内心忧伤苦闷不已。

以前我曾做梦登天啊,

魂魄走到半路就失去了渡船。

我请厉神来为我占卜吉凶啊,

他说:我志向远大却没人帮助。

难道我会一直这样孤独遭到排挤?

他说:君王可以思念却靠不住。

众口一词足以混淆是非啊,

你之前就是这样才遭到祸殃的。

热汤烫过的东西也可以凉拌啊,

你为何不能改变一下自己的志向?

你想不要梯子而上天啊,

你还是以前那副模样。

众人害怕而不与你同心啊,

他们怎么会视你为同伴?

同事一君而路数不同啊,

他们怎么会给你支援?

晋献公的太子申生是个孝子啊,

他的父亲却听信谗言而不喜欢他。

鲧的行为耿直而不知变通啊,

治水大业最终没有完成。

我曾听说忠诚会招来怨恨啊,

但认为此话言过其实没有当回事。

久病成良医啊,

我现在才明白真的是这样。

这个世道险恶弓箭暗藏啊,

到处有人张网等你上钩。

布置弓箭罗网来讨好君王啊,

我想避祸却找不到藏身之处。

想隐忍以等待机会反击吧,

又怕再一次遭到祸殃。

想远走高飞远离这是非之地吧,

又怕君王误以为我要叛离家邦。

去变节从俗吧,

我志向坚定不忍心这样。

我的胸背像开裂一样疼痛啊,

我的心思郁结绞痛难当。

捣烂木兰再碾细蕙草啊,

舂好申椒作为自己的食粮。

我栽种江离啊浇灌菊花,

希望到春天能收获作为干粮。

唯恐自己的内心不被理解啊,

我一再申明自己的志向。

与这些香草为伴我独自相处啊,

我深思熟虑想让自己远离是非。

【注释】

①致:表达。愍(mǐn闵):忧愁。这句话的意思是说提起过去的事情我就感到忧伤。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惜,贪也。诵,论也。致,至也。愍,病也。言己贪忠信之道,可以安君。论之于心,诵之于口,至于身以疲病,而不能忘。”

②愤:愤懑、惆怅。杼:通“抒”,抒发、表达的意思。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愤,懑也。杼,渫也。言己身虽疲病,犹发愤懑作此辞赋,陈列利害,渫己情思以讽谏君也。”

③所:如果。作忠:不真实,“作”在此为“非”。言之:我讲的话。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己所陈忠信之道,先虑于心,合于仁义,乃敢为君言之也。”

④正:同“证”,平的意思。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春曰苍天。正,平也。设君谓己作言非邪,愿上指苍天,使正平之也。夫天明察,无所阿私,惟德是辅,惟恶是去,故指之以为誓也。”

⑤令:命令。这里是请的意思。五帝:五方神。传说中的五方神是东方太皞、南方炎帝、西方少昊、北方颛顼、中央黄帝。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五帝,谓五方神也。东方为太皞,南方为炎帝,西方为少昊,北方为颛顼,中央为黄帝。” 中:公平的判断。 ,同“析”。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己复命五方之帝,分明言是与非也。”

⑥戒:告诫。这里是请、要的意思。六神:四方和上下之神。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六神,谓六宗之神也。《尚书》:陻于六宗。”洪兴祖《楚辞补注》指出:“《孔子丛》云:宰我问陻于六宗。孔子曰:所宗者六:埋少牢于太昭,祭时也;祖迎于坎坛,祭寒暑也;主于郊宫,祭日也;夜明,祭月也;幽荥,祭星也;雩荥,祭水旱也。陻于六宗,此之谓也。孔安国、王肃用此说。又一说云:六宗,星、辰、风伯、雨师、司中、司命。”洪兴祖《楚辞补注》考证说:“一云:乾坤六子。颜师古用此说。一云:天地四时。一云:天宗三,日、月、星辰;地宗三,太山、河、海。一云:六为地数,祭地也。一云:六气之宗,谓太极冲和之气。苏子由云:舍《祭法》不用,而以意立说,未可信也。”向服:对质、澄清。向,对。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己愿复令六宗之神,对听己言事可行与否也。”

⑦俾(bǐ彼):使。山川:这里指山神河神。备御:陪侍。这里是陪审的意思。御,侍。

⑧命:让。咎繇(jiùyáo就尧):即皋陶,舜时的法官。听直:听其讲清是非曲直。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己复愿令山川之神备列而处,使御知己志,又使圣人咎繇听我之言忠直与否也。夫神明照人心,圣人达人情,故屈原动以神圣自证明也。”

⑨竭:尽。

⑩群:众。赘肬(zhuìyóu坠由):即赘疣。肉瘤,常比喻无用的事物。这里用来比喻受到奸佞的排挤。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赘肬,过也。言己竭尽忠信以事于君,若人之有赘肬之病,与众别异,以得罪谪也。”

忘:不愿。儇(xuān宣)媚:轻浮的意思。背:违。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己修行正直,忘为佞媚之行,违背众人,言见憎恶也。”

明君:贤明之君。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须贤明之君则知己之忠也。《书》曰:知人则哲。秦缪公举由余,齐桓公任管仲,知人之君也。”

可迹:可以考察。迹,痕迹。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出口为言,所履为迹。”

不变:指表里如一。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志愿为情,颜色为貌。变,易也。言己吐口陈辞,言与行合,诚可循迹;情貌相副,内外若一,终不变易也。”

相臣:了解臣。相:看、观察的意思。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相视臣下,忠之与佞,在君知之明也。”

证之:证明我的心意。证,验证的意思。不远:指很容易得到证实。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君相臣动作应对,察言观行,则知其善恶,所证验之迹,近取诸身而不远也。”

谊:同“义”,原则、义务的意思。身:己。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我所以修执忠信仁义者,诚欲先安君父,然后乃及于身也。夫君安则己安,君危则己危也。”

羌:发语助词。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羌,然辞也。怨耦曰仇。言在位之臣,营私为家,己独先君而后身,其义相反,故为众人所仇怨。”

专惟:专为。

众兆:众人。兆,众。雠:结怨。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百万为兆,交怨曰雠。言己专心思欲竭忠情以安于君,无有他志,不与众同趋,故为众所怨雠,欲杀己也。”

不豫:不犹豫。

不可保:不能自保。保,知。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己专壹忠信以事于君,虽为众人所恶,志不犹豫,顾君心不可保知,易倾移也。”朱熹《楚辞集注》认为:“不可保,言君若不察,则必为众人所害也。”

疾:急切。

有:这却是。招:招来。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己疾恶谗佞欲亲近君侧,众人悉欲来害己,有招祸之道,将遇咎也。”

莫我忠:没有比我更忠诚的了。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众人思君皆欲自利,无若己欲尽忠信之节。”

忽忘:完全忘记。贱贫:屈原为屈瑕之后,虽出身贵族,但非嫡支。屈原所说自身贫贱是相对于跟楚王更亲近的贵族而言。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己忧国念君,忽忘身之贱贫,犹愿自竭。”

不贰:没有二心。

迷:惑。知宠:邀宠。以上两句是说,我诚心待君,从无邀宠之意。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己事君竭尽信诚,无有二心,而不见用,意中迷惑,不知得遇宠之门户,当何由之也。”

遇罚:遭到惩罚。

所志:所意料到的事情。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己履行忠直,无有罪过,而遇放逐,亦非我本心宿志所望于君也。”

巅越:跌跤。所咍(hāi嗨):所嗤笑。咍,嗤笑,楚地方言。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楚人谓相啁笑曰咍。言己行度不合于俗,身以巅堕,又为人之所笑也。或曰众兆之所异,言己被放而巅越者,行与众殊异也。”

纷:多,经常。逢、离:都是遭到的意思。尤:怨恨。

謇:口吃,这里指有口难辩。闻一多《楚辞校补》曰“謇与蹇产通,犹蹇产也”。释:解释。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己逢遇乱君而被罪过,终不可复解释而说也。”

情沉抑:心情沉闷抑郁。抑,按。不达:不能抒发。

蔽:遮蔽。莫之白:言辞难以表白。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己怀忠贞之情,沈没胸臆,不得白达,左右壅蔽,无肯白达己心也。”

邑:通“悒”,忧郁不乐的样子。侘傺(chàchì差赤):失意的样子。楚地方言。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楚人谓失志怅然住立为侘傺也。”

中情:内心。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己怀忠不达,心中郁邑,惆怅住立,失我本志,曾无有察我之中情也。”朱熹《楚辞集注》认为:“中情以韵叶之,当做善恶,而恶字又当去声读。”

烦言:太多的话。结:古人托人捎信,要把话写在竹帛上,用绳子系好,头上打个结。结,相当于书信的封口。朱熹《楚辞集注》认为:“疑古者以言寄意于人,必以物结而致之,如结绳之为也。”诒:同“贻”,赠送的意思。本句的意思是说,要讲的话很多,很难用文字来表达。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诗》曰,诒我德音也。”

愿:想,想找君王的意思。无路:没有门路。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己积思累日,其言烦多,不可结续以遗于君,欲见君陈己志,又无道路也。”

莫余知:即“莫知余”,没有人理解我。

莫吾闻:没有人会听我的。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己放弃,所在幽远,众无知己之情也。”

申:重、再。本句的意思是说我真感到心烦意乱困惑不解。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众人无知己之情,思念惑乱,故重侘傺,怅然失意也。”

中:心中。闷瞀(mào貌):闷乱。忳忳:烦闷的样子。本句的意思是说我十分忧伤痛苦。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己忧心烦闷,忳忳然无所舒也。”

昔余:过去的我。

魂中道:魂到途中。杭:同“航”,渡船。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杭,度也。《诗》曰:一苇杭之。”洪兴祖《楚辞补注》指出:“杭与航同。许慎曰:方,两小船并,与共济为航。”闻一多《楚辞校补》谓:“无杭作亡杭,叠韵连语,即茫沆,魂气浮动貌也。”

厉神:附在占卜师身上的神。占之:占卜梦的吉凶。

志极:志向远大。极,远大。旁:辅助。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厉神为屈原占之曰:人梦登天无以渡,犹欲事君无其路也。俣有劳极心志,终无辅佐。”

危独:危困孤独。离异:指被疏远。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己行忠直,身终危殆,与众人异行之故也。”

不可恃:靠不住。恃,倚赖。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君诚可思念,为竭忠谋,顾不可怙恃,能实任己与不也。”

铄(shuò硕):熔化的意思。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众口所论,万人所言,金性坚刚,尚为销铄。以喻谗言多使君乱惑也。”

初:从前。逢殆:遇到危险。殆,危。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己志行忠信正直,性若金石,故为谗人所危殆。”

惩于羹者:被热汤烫过的东西。 (jī击):凉拌菜。

变此志:改变这个志向。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何不改此忠直之节,随俗吹齑之志也。”

释阶:丢掉梯子。释,置。登:上。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人欲上天而释其阶,知其无由登也。以言我欲事君,而释忠信,亦知终无以自通也。”

曩(nǎng):以往、从前的意思。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欲使己变节而从俗,犹向者欲释阶登天之态也,言己所不能履行也。”

骇遽:惊慌。这两句诗的意思是说大家一见你的行为就怕与你接近,又怎能与你合作。

伴:侣。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己见众人易移,意中惊骇,遂离己心,独行忠直,身无伴侣,特立于世也。”

同极:同一目的,指共同事君。极,目的。异路:走不同的路。路,道。

为此援:他们怎么会支持你呢?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众人同欲极志事君,顾忠佞之行,异道而殊趋也。援,引也。言忠佞之志不相援引而同也。”

晋申生:春秋时晋献公的儿子,献公轻信丽姬的谗言而把他逼死。

好:爱。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申生,晋献公太子也。体性慈孝,献公娶后妻丽姬,生子奚齐,立为太子。因误申生使祭其母于曲沃,归胙于献公。丽姬于酒肉置鸩其中,因言曰:胙从外来,不可信。乃以酒赐小臣,以肉食犬,皆毙。姬乃泣曰:贼由太子。于是申生遂自杀。故曰父信谗而不受也。”

婞(xìng姓)直:倔强固执。不豫:不欺诈。

鲧(gǔn滚):尧的臣子。功用:功业。不就:不成。以上两句的意思是说,鲧因性格过于耿直,治水功业不成,结果被尧所杀。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鲧行婞很劲直,恣心自用,不知餍足,故殛之羽山,治水之功以不成也。屈原履行忠直,终不回曲,犹鲧婞很,终获罪罚。”

忽:忽略、不在意的意思。过言:言过其实。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始吾闻为君建立忠策,必为群佞所怨,忽过之耳,以为不然,今而后信。”

其信然:这是真理。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人九折臂,更历方药,则成良医,乃自知其病。吾被放弃,乃信知谗佞为忠直之害也。”

矰弋(zēngyì增意):系有丝绳的短箭。机:捕鸟的工具。这里作动词,发动的意思。在上:上面。《论语》说:“弋不射宿。”

罻(wèi谓)罗:捕鸟的网。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上有罥缴弋射之机,下有张施罻罗之网,飞鸟走兽,动而遇害。喻君法繁多,百姓触动刑罚也。”

辟:指捕鸟的工具。本句的意思是说,设置弓矢罗网以娱乐君王。比喻奸佞进谗言讨好君王。娱:乐。

愿:想。侧身:避祸。无所:没有适当的地方。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君法繁多,谗人复更设张峻法,以娱乐君,己欲侧身窜首,无所藏匿也。”

儃佪(chánhuí缠回):徘徊,这里是忍让等待的意思。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己意欲低儃留待于君,求其善意,恐终不用,恨然立住。”干傺:干,求;傺,欲。寻求机会进取。朱熹《楚辞集注》认为:“谓求往也。”

离尤:遭受祸殃。尤,过。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己欲求君之善意,恐重得患祸,逢罪过也。”

远集:远走。

罔:蒙蔽。这里是背叛的意思。本句的意思是说国君将责问我为什么背叛他。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己欲远集它国,君又诬罔我,言汝远去何之乎?”

横奔:乱跑。失路:不择正道。本句的意思是说意欲变节易操。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己意欲变节易操,横行失道,而从佞伪,心坚于石,而不忍为也。”

膺:胸。牉(pàn盼):从中一分为二,裂开。

郁结:心思郁闷,像有结一样解不开。汪瑗《楚辞集解》指出:“郁如草之屯而不舒也;结如绳之束而不解也。”纡轸(yūzhěn淤枕):绞痛难当。纡,弯曲,这里是绞的意思。轸,悲痛的意思。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己不忍变心易行,则忧思郁结,胸背分裂,心中交引而隐痛也。”

梼:即“捣”。矫:揉碎。

糳(zuò做):舂。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己虽被放逐,而弃居山泽,犹重凿兰蕙,和糅众芳以为粮,食饮有节,修善不倦也。”

播:种。《诗》曰:“播厥百谷。”

糗芳:芳香的干粮。糗,干粮。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己乃种江离,莳香菊,采之为粮,以供春日之食也。”

情质:内心真情。情,志。质,性。不信:表白不清。

重著:一再叙述。著,述。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我修善不懈,恐君不深照己之情,故复重深陈,饮食清洁,以自著明也。”

矫兹媚:我将保持这些美德。矫,爱惜。媚,美好。

曾思:反复考虑、深思熟虑的意思。曾,增。远身:远离世俗、远离是非的意思。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言己举此众善,可以事君,则愿私居远处,唯重思而察之。”闻一多《楚辞校补》谓此“二句当互易”,《涉江》“世溷浊而莫余知兮,余方高驰而不顾”二句原在此二句下,处与顾为韵。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