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辞《天 问》原文,注释与鉴赏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9-15 09:53:10

《天问》是屈原的第二首长篇诗歌杰作‍‌‍‍‌‍‌‍‍‍‌‍‍‌‍‍‍‌‍‍‌‍‍‍‌‍‍‍‍‌‍‌‍‌‍‌‍‍‌‍‍‍‍‍‍‍‍‍‌‍‍‌‍‍‌‍‌‍‌‍。屈原在流放期间,忧国忧民,上下求索,奋笔写成《天问》‍‌‍‍‌‍‌‍‍‍‌‍‍‌‍‍‍‌‍‍‌‍‍‍‌‍‍‍‍‌‍‌‍‌‍‌‍‍‌‍‍‍‍‍‍‍‍‍‌‍‍‌‍‍‌‍‌‍‌‍。全诗提出了一百七十多个问题,内容涉及天文地理、神话传说、政治哲学、伦理道德等,充分体现了诗人渊博的学识和苦苦追求真理的可贵精神‍‌‍‍‌‍‌‍‍‍‌‍‍‌‍‍‍‌‍‍‌‍‍‍‌‍‍‍‍‌‍‌‍‌‍‌‍‍‌‍‍‍‍‍‍‍‍‍‌‍‍‌‍‍‌‍‌‍‌‍。戴震《屈原赋注》认为:“问,难也。天地之大,有非恒情所可测者,设难以问之。”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天问》者,屈原之所作也。何不言问天?天尊不可问,故曰天问也。屈原放逐,忧心愁悴,彷徨山泽,经历陵陆,嗟号昊旻,仰天叹息,见楚有先王之庙及公卿祠堂,图画天地山川神灵,琦玮僪佹,及古贤圣怪物行事,周流罢倦,休息其下,仰见图画,因书其壁,何而问之,以渫愤懑,舒泻愁思。楚人哀惜屈原,因共论述,故其文义不次序云尔。”

【原文】

曰遂古之初 ① ,

谁传道之 ② ?

上下未形 ③ ,

何由考之 ④ ?

冥昭瞢 ⑤ ,

谁能极之 ⑥ ?

冯翼惟像 ⑦ ,

何以识之?

明明 ⑧ ,

惟时何为 ⑨ ?

阴阳三合 ⑩ ,

何本何化 ?

圜则九重 ,

孰营度之 ?

惟兹何功 ,

孰初作之 ?

斡维焉系 ?

天极焉加 ?

八柱何当 ?

东南何亏 ?

九天之际 ,

安放安属 ?

隅隈多有 ,

谁知其数?

天何所沓 ?

十二焉分 ?

日月安属 ?

列星安陈 ?

出自汤谷 ,

次于蒙氾 。

自明及晦 ,

所行几里?

夜光何德 ,

死则又育 ?

厥利维何 ,

而顾菟在腹 ?

女歧无合 ,

夫焉取九子 ?

伯强何处 ?

惠气安在 ?

何阖而晦 ?

何开而明?

角宿未旦 ,

曜灵安藏 ?

不任汩鸿 ,

师何以尚之 ?

佥曰何忧 ,

何不课而行之 ?

鸱龟曳衔 ,

鲧何听焉 ?

顺欲成功 ,

帝何刑焉 ?

永遏在羽山 ,

夫何三年不施 ?

伯禹腹鲧 ,

夫何以变化 ?

纂就前绪 ,

遂成考功 。

何续初继业 ,

而厥谋不同 ?

洪泉极深,

何以窴之 ?

地方九则 ,

何以坟之 ?

河海应龙 ?

何尽何历 ?

鲧何所营 ?

禹何所成 ?

康回冯怒,

坠何故以东南倾 ?

九州安错 ?

川谷何洿 ?

东流不溢 ,

孰知其故 ?

东西南北,

其修孰多 ?

南北顺椭 ,

其衍几何 ?

昆仑县圃 ,

其凥安在 ?

增城九重 ,

其高几里?

四方之门 ,

其谁从焉 ?

西北辟启 ,

何气通焉 ?

日安不到 ?

烛龙何照 ?

羲和之未扬 ,

若华何光 ?

何所冬暖 ?

何所夏寒?

焉有石林 ?

何兽能言?

焉有虬龙 ,

负熊以游 ?

雄虺九首 ,

倏忽焉在 ?

何所不死 ?

长人何守 ?

靡萍九衢 ,

枲华安居 ?

一蛇吞象 ,

厥大何如 ?

黑水玄趾 ,

三危安在?

延年不死,

寿何所止 ?

鲮鱼何所 ?

鬿堆焉处 ?

羿焉 日 ?

乌焉解羽 ?

禹之力献功 ,

降省下土四方 。

焉得彼涂山女 ,

而通之于台桑 ?

闵妃匹合 ,

厥身是继 。

胡为嗜不同味 ,

而快朝饱 ?

启代益作后 ,

卒然离 。

何启惟忧 ,

而能拘是达 ?

皆归射 ,

而无害厥躬 。

何后益作革 ,

而禹播降 ?

启棘宾商,

九辩九歌 。

何勤子屠母 ,

而死分竟地 ?

帝降夷羿 ,

革孽夏民 。

胡射夫河伯 ,

而妻彼雒嫔 ?

冯珧利决 ,

封豨是射 。

何献蒸肉之膏 ,

而后帝不若 ?

浞娶纯狐 ,

眩妻爰谋 。

何羿之射革 ,

而交吞揆之 ?

阻穷西征 ,

岩何越焉 ?

化为黄熊 ,

巫何活焉 ?

咸播秬黍 ,

莆雚是营 。

何由并投 ,

而鲧疾修盈 ?

白蜺婴茀 ,

胡为此堂 ?

安得夫良药 ,

不能固臧 ?

天式从横 ,

阳离爰死 。

大鸟何鸣 ,

夫焉丧厥体 ?

蓱号起雨 ,

何以兴之 ?

撰体协肋 ,

鹿何膺之 ?

鳌戴山抃 ,

何以安之?

释舟陵行 ,

何之迁之 ?

惟浇在户 ,

何求于嫂 ?

何少康逐犬 ,

而颠陨厥首 ?

女歧缝裳 ,

而馆同爰止 。

何颠易厥首 ,

而亲以逢殆 ?

汤谋易旅 ,

何以厚之 ?

覆舟斟寻 ,

何道取之 ?

桀伐蒙山 ,

何所得焉?

妺嬉何肆 ,

汤何殛焉 ?

舜闵在家 ,

父何以鳏 ?

尧不姚告 ,

二女何亲 ?

厥萌在初 ,

何所亿焉 ?

璜台十成 ,

谁所极焉 ?

登立为帝 ,

孰道尚之 ?

女娲有体 ,

孰制匠之 ?

舜服厥弟 ,

终然为害。

何肆犬体 ,

而厥身不危败 ?

吴获迄古 ,

南岳是止 。

孰期去斯 ,

得两男子 ?

缘鹄饰玉 ,

后帝是飨 。

何承谋夏桀,

终以灭丧?

帝乃降观 ,

下逢伊挚 。

何条放致罚 ,

而黎服大说 ?

简狄在台,喾何宜 ?

玄鸟致贻,女何喜?

该秉季德 ,

厥父是臧 。

胡终弊于有扈 ,

牧夫牛羊 ?

干协时舞 ,

何以怀之 ?

平胁曼肤 ,

何以肥之 ?

有扈牧竖 ,

云何而逢 ?

击床先出 ,

其命何从 ?

恒秉季德 ,

焉得夫朴牛 ?

何往营班禄 ,

不但还来 ?

昏微遵迹 ,

有狄不宁 。

何繁鸟萃棘 ,

负子肆情 ?

眩弟并淫 ,

危害厥兄。

何变化以作诈 ,

后嗣逢长 ?

成汤东巡 ,

有莘爰极 。

何乞彼小臣 ,

而吉妃是得 ?

水滨之木,

得彼小子 。

夫何恶之 ,

媵有莘之妇 ?

汤出重泉 ,

夫何罪尤 ?

不胜心伐帝 ,

夫谁使挑之 ?

会鼌争盟 ,

何践吾期 ?

苍鸟群飞 ,

孰使萃之 ?

到击纣躬 ,

叔旦不嘉 。

何亲揆发足 ,

定周之命以咨嗟 ?

授殷天下 ,

其位安施 ?

反成乃亡 ,

其罪伊何 ?

争遣伐器 ,

何以行之 ?

并驱击翼 ,

何以将之 ?

昭后成游 ,

南土爰底 。

厥利惟何 ,

逢彼白雉 ?

穆王巧梅 ,

夫何为周流 ?

环理天下 ,

夫何索求?

妖夫曳炫 ,

何号于市 ?

周幽谁诛 ?

焉得夫褒姒 ?

天命反侧 ,

何罚何佑 ?

齐桓九会 ,

卒然身杀 。

彼王纣之躬 ,

孰使乱惑 ?

何恶辅弼 ,

谗谄是服 ?

比干何逆 ,

而抑沈之 ?

雷开阿顺 ,

而赐封之?

何圣人之一德 ,

卒其异方 ?

梅伯受醢 ,

箕子详狂 ?

稷维元子 ,

帝何竺之 ?

投之于冰上,

鸟何燠之 ?

何冯弓挟矢 ,

殊能将之 ?

既惊帝切激 ,

何逢长之 ?

伯昌号衰 ,

秉鞭作牧 。

何令彻彼岐社 ,

命有殷国 ?

迁藏就岐 ,

何能依 ?

殷有惑妇 ,

何所讥 ?

受赐兹醢 ,

西伯上告 。

何亲就上帝罚 ,

殷之命以不救 ?

师望在肆 ,

昌何识 ?

鼓刀扬声 ,

后何喜 ?

武发杀殷 ,

何所悒 ?

载尸集战 ,

何所急?

伯林雉经 ,

维其何故?

何感天抑地 ,

夫谁畏惧?

皇天集命 ,

惟何戒之 ?

受礼天下 ,

又使至代之 ?

初汤臣挚 ,

后兹承辅 。

何卒官汤 ,

尊食宗绪 ?

勋阖梦生 ,

少离散亡 。

何壮武厉 ,

能流厥严 ?

彭铿斟雉 ,

帝何飨 ?

受寿永多 ,

夫何久长 ?

中央共牧 ,

后何怒 ?

蜂蛾微命 ,

力何固 ?

惊女采薇

鹿何佑 ?

北至回水 ,

萃何喜 ?

兄有噬犬 ,

弟何欲 ?

易之以百两 ,

卒无禄 ?

薄暮雷电 ,

归何忧 ?

厥严不奉 ,

帝何求 ?

伏匿穴处 ,

爰何云 ?

荆勋作师 ,

夫何长?

悟过改更 ,

我又何言 ?

吴光争国 ,

久余是胜 。

何环穿自闾社丘陵 ,

爰出子文 ?

吾告堵敖以不长 。

何试上自予 ,

忠名弥彰?

【译文】

请问:关于远古开端的情况,

是谁传述下来的?

天地未形成时,

是根据什么考察出来的?

昼夜未分时混沌一片,

谁能弄得清楚?

大气混沌一团,

凭着什么来分辨明白?

白天明亮、夜晚暗淡,

这是谁造成的呢?

阴阳结合天、地而有生命,

哪是本源,哪是衍生?

天圆而有九层,

那是谁测量出来的呢?

这是怎样的功绩,

是谁在最初创建的呢?

天体旋转的绳子系在哪里?

天上的南极北极各架在什么地方?

地上八柱又在什么地方?

东南地势为什么低陷?

天的中央和八方的边界,

安放在何处,又是怎样连接的?

天地的边角和弯曲处有那么多,

谁知道它的具体数目?

天在哪里与地会合?

黄道周天的十二等分是怎样划分的?

日月怎样附着在天体上?

众星又怎样陈列在天空中?

太阳从旸谷升起,

晚上又栖宿在蒙汜。

从天亮到天黑,

它到底走了多少路程?

月亮何德何能,

居然能死而复生?

月亮是为了什么好处,

将玉兔养在它腹中?

女歧之神没有夫君,

她如何能生下九个儿子?

伯强瘟疫鬼住在什么地方?

天帝之间的祥和之气来自何方?

天上哪扇门关闭天就黑了?

哪扇门开了天就亮了?

天门还没有透露亮光之时,

太阳藏身在何处?

鲧既不能胜任治水之职,

大家为什么还要推荐他呢?

大家都说:“不必担忧。”

为什么不先考察他一下呢?

鸱鸟和大龟弄走土石,

鲧为什么听任它们去破坏治水工程呢?

鲧是想把洪水治理好,

帝尧为什么对他施刑?

鲧长期被囚禁在羽山上,

为什么多年不释放?

伯禹从鲧的腹中生出来,

这是怎么变化育成的呢?

伯禹继续鲧的事业,

完成父亲未完成的工作。

为何二人前后治理洪水,

做法不一样呢?

洪水极深,

伯禹用什么把它填平?

伯禹把土地定为九等,

他是依据什么划分的呢?

应龙来帮忙,它是怎样用尾巴划地的?

河海又是怎样随着应龙的规划而流的?

鲧做了些什么?

伯禹有什么成就?

共工发怒,

地为什么就向东南倾斜呢?

九州地势交错纵横,伯禹怎样划定?

河川溪谷又是怎样挖成的?

百川都向东流,水为何不会溢出来?

谁能知道其中的缘故?

地的东西和南北,

谁短谁长?

南北比东西短形成椭圆,

它们的差距有多大呢?

昆仑山顶与天相通的地方,

它到底在山的什么地方?

山上还有增城九重,

它的高度有多少呢?

昆仑山上四周有大门,

谁在其中出入呢?

西北方的门是开启着的,

什么风从那儿流出?

哪里太阳照射不到?

烛龙照亮的是什么地方?

羲和还未举鞭把太阳的车子开动,

为什么若木的花儿能放出光芒?

什么地方冬天温暖?

什么地方夏天严寒?

哪有石生成林?

什么动物能说人话?

哪有无角的虬龙,

背负黑熊去嬉戏游玩?

雄蟒有九个头,

它倏来忽往,住在哪里?

哪儿有人长生不死?

长人守卫在什么地方?

靡萍浮草生在九交之道,

枲华重麻在哪儿落根生长?

一条大蛇可以吞下大象,

它的肚子究竟有多大?

黑水能够染黑脚趾头,

三危山在什么地方?

那长生不死的人,

寿命活到几时方休?

鲮鱼生长在何处?

鬿雀住在什么地方?

后羿怎么射落太阳?

太阳里的金乌为什么脱落羽毛?

伯禹治水献出了功绩,

他下去视察到过天下四方,

在哪里得到涂山氏的女子,

与她在台桑交合?

伯禹爱怜涂山氏女与她婚配,

这是为了后继有人。

为什么伯禹的爱好与众不同,

不像常人那样贪图男女之欢呢?

夏帝启取代了益做了国君,

突然遭到了被囚的灾祸。

为什么夏启遇到忧患,

还能从拘禁中顺利逃脱?

益搞厌胜之术,

也没有伤害到夏启的心。

为什么益要搞厌胜之术,

伯禹却又显灵护子?

夏启急忙献美女给天帝,

得到了天上的仙乐《九辩》和《九歌》。

为什么启的母亲化石生子,

死后还身首异处?

天帝派夷羿降临人间,

革除夏民的灾患。

羿为什么要射瞎河伯,

又强娶洛神为妻?

拉开宝弓善于射箭,

羿射杀了大野猪。

为什么羿献上上等的野猪肉,

天帝却并不领情呢?

羿之相寒浞欲娶羿之妻纯狐,

诱惑纯狐与其同谋‍‌‍‍‌‍‌‍‍‍‌‍‍‌‍‍‍‌‍‍‌‍‍‍‌‍‍‍‍‌‍‌‍‌‍‌‍‍‌‍‍‍‍‍‍‍‍‍‌‍‍‌‍‍‌‍‌‍‌‍。

为什么羿能射透七层皮革,

最后也被他们合谋丧命?

鲧被放逐西行到羽山,

如何翻越崇山峻岭?

鲧变成黄熊之时,

神巫又怎样使他复活?

鲧教百姓播种黑黍,

把原来生长水草的土地都耕成良田。

为什么鲧被放逐远方,

难道鲧的罪行真有这样严重?

云气缠绕的白蜺,

为什么要来到崔文子的厅堂?

王子乔怎么得到灵药,

为什么不好好珍藏?

阴阳消长是自然规律,

阳气消逝人就会死亡。

王子乔变成大鸟为何而鸣,

他原来的身体又去了什么地方?

雨神萍翳呼号一声就会落雨,

那云雨又是怎么形成的呢?

风伯有雀头鹿身的体型,

这种奇怪的体型他是怎么承受的?

巨鳖背着大山四足划水,

大山何以能如此安稳?

巨人舍去船而在陆地上行走,

怎么能一下从水中把六鳖钓出还背着走?

寒浇到嫂子家,

又有什么事情求嫂子帮忙呢?

为什么夏少康放狗打猎,

却能砍下寒浇的头?

寒浇之嫂女歧为其缝衣,

晚上却要同房歇息。

为什么少康错砍了女歧的头,

寒浇也因淫逸而身遭汝艾毒手?

少康谋划整顿军队,

他又如何使部队力量壮大的?

寒浇既然能消灭斟寻国,

少康又是用什么办法战胜他的?

夏桀讨伐蒙山国,

他从那里得到了什么?

妺嬉有什么过分的地方,

商汤要将她惩罚?

舜在家为婚姻发愁,

他的父亲为什么不让他结婚?

唐尧事先没有告诉舜家,

何以能将二女下嫁?

事物萌芽就有征兆,

但将来如何谁又能够预料它?

殷纣王建起十层玉台,

谁能知道将来如何?

女娲登上帝位,

又是依据什么?

女娲人面蛇身的体形,

是谁将她制造成这样的呢?

虞舜对弟弟象那么和顺,

为什么象还是要害他?

为什么象的心像恶狗一样,

舜的身体却没有任何损害?

吴国能够拥有悠久的历史,

并在南方立国。

谁能预料到这种情况,

难道只是因为得到了太伯和仲雍两位贤相?

伊尹用美味的天鹅和玉鼎祭器,

把精美肉肴供奉给天帝。

为什么受天帝庇佑的夏桀,

却落得国破身亡的下场?

商汤到民间视察,

在下面遇到了伊尹。

为什么夏桀被放逐到鸣条,

民众和诸侯会那么高兴?

简狄住在九层高的瑶台之上,帝喾怎么会看中她?

燕子送来了聘礼,简狄为什么那么欢喜?

王亥秉承父亲的贤德,

效法父亲的善良,

为什么最后被杀害在有易,

失去牧人和牛羊?

王亥举着盾牌起舞,

为什么会迷倒有易的姑娘?

丰满肤嫩的有易姑娘,

怎么长得如此丰腴漂亮?

有易的牧人发现二人私通,

这种事又怎么能够被他碰上?

先动手杀王亥在床,

这杀王亥的命令又出自何方?

王亥之弟王恒继承父亲美德,

从哪里得到那些大牛?

为什么王恒到有易颁赐爵禄,

一去就不再回来?

王亥之子甲微学父有模有样,

有易国从此不再安宁。

为何群鸟聚集在荆棘丛中看见,

甲微背子奸淫儿媳?

甲微的弟弟同样淫乱,

奸淫嫂子谋害兄长。

为何这等变化无常行为奸诈之人,

后代反而兴旺久长?

成汤到东部巡视,

一直走到有莘这个地方;

为何他只想要奴隶伊尹,

却又得到贤惠的姑娘?

伊水旁的空心桑树上,

有莘女子见到小伊尹并抚养。

为什么有莘国君不喜欢伊尹,

把他作为女儿的陪嫁送给商汤?

商汤被囚在重泉之后逃出,

他因何得此祸殃?

商汤愤怒难抑攻打夏桀,

是谁挑拨使他这样?

甲子日八百诸侯会盟誓师,

他们为何能遵守武王的约期?

将帅勇猛,如群鹰成群飞翔,

是谁使他们集合在一起?

周武王反击纣王的不成熟想法,

得不到周公旦的赞同。

为什么周公旦亲自帮周武王谋划兴兵伐纣之策,

奠定周朝基业后又叹息惆怅?

上天将天下授予殷商,

这王位又是按照什么原则授予的?

商成功却又走向灭亡,

它的罪过又在什么地方?

周武王使大家争相派兵讨伐殷商,

他又是依靠什么力量?

大军并驾齐驱左右夹击,

武王如何率领指挥?

周昭王实现出游的愿望,

一直走到南方。

他到底想得到什么,

难道只是为了那美丽的野鸡?

周穆王善于策马,

到底为了什么四处周游?

驱马游遍天下,

到底是要寻找什么?

那对不三不四的夫妇抱着什么,

在市上炫耀叫卖?

周幽王到底要诛杀谁?

怎么会得到褒姒?

天命反复无常,

惩罚和保佑都是依据什么?

齐桓公九次主持诸侯会盟,

为什么最后又被诛杀?

那殷纣王的心,

到底是被谁迷惑?

他为何厌恶辅佐他的忠臣,

却偏爱邪恶谄谀的小人?

比干究竟哪里得罪了他,

竟遭到剜心的处罚?

雷开怎么讨好了他,

得到封官晋爵的赏赐?

为何圣人有真正的美德,

最后结果却各不一样?

梅伯直谏被剁成肉酱,

箕子装疯躲开纣王。

后稷是帝喾的长子,

帝喾为何憎恶他?

帝喾将后稷扔到冰上,

为什么大鸟飞来温暖他?

为什么后稷会挟弓射箭?

他有什么特殊才能任将帅?

他既然使帝喾大惊不安,

又怎么能活得久长?

周文王姬昌施号令于殷商末年,

执掌大权为诸侯统领。

是谁叫他把岐山社庙拆毁,

承受天命代替殷商?

周祖先太王携带宝藏迁到岐山之下,

为什么老百姓都归依于他?

殷纣王宠爱迷人的妲己,

大臣又怎么能劝谏他?

殷纣王迫使文王去喝儿子的肉做成的汤,

文王愤怒地向天帝控诉。

为什么纣王受到上帝的惩罚,

而殷商的命运因此不能挽救?

太公望还在肉铺里屠牛卖肉,

周文王如何能识得他的才能?

听到太公操刀砍肉之声,

周文王为什么那么高兴?

周武王姬发去杀殷纣王,

为什么会那样愤怒?

载着周文王的灵牌去攻伐,

为什么要这样心急?

将纣王的尸体挂在柏树林上,

到底是为了什么缘故?

武王伐纣感天动地,

还有谁值得畏惧?

殷商得天命治理天下,

对殷商又有什么告诫?

既然天下已让殷商统治,

又为何让周王朝取代它?

起初成汤只让伊尹做了小官,

后来又让他做了辅佐大臣。

为什么他能做成汤的宰相,

死后得以在殷商宗庙祭祀配享?

功勋卓著的吴王阖闾是寿梦的孙子,

他在年少时就遭到离散逃亡的祸殃。

为什么成年后他威武严厉,

能够让自己威名远播?

彭祖煮好的野鸡汤,

帝尧为什么喜欢食用?

彭祖有那么长的寿命,

为什么还要惆怅?

周王朝政权共伯和统治,

为什么周厉王的鬼魂作祟?

反抗周厉王的百姓如蜂蚁般生命弱小,

为什么团结后的力量如此坚固?

采薇的女子感到惊讶,

为什么白鹿还对伯夷、叔齐加以庇护?

在首阳山这么偏僻的北方,

伯夷、叔齐为什么乐意一起隐居在这里?

哥哥秦景公有猛犬,

弟弟公子 为什么也想得到它?

他用百辆车去交换,

为什么最后连爵禄也丢了?

黄昏时分雷电交加,

回去能有什么忧烦呢?

楚国屡吃败仗,威严不再有。

我祈求上苍,又有什么用?

我被流放,躲藏在山洞里,

还能对国事说些什么?

楚怀王追求功勋,兴兵黩武,

国运如何能够长久?

只要楚怀王觉悟自新,

我又何必多说呢?

吴王阖闾与我楚国争夺国土,

为什么常常能够取胜?

子文的父亲斗伯与郧国国君的女儿私通,

怎么会生出才能出众的楚国令尹子文?

我已预料楚怀王的生命如堵敖一样不会长久,

为什么楚成王杀君自立,

反而会获得忠直名声呢?

【注释】

①曰:请问。遂:通“邃”(suì岁),远的意思。之初:开始的情况。本句的意思是指远古开端的情况如何。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遂,往也。初,始也。言往古太始之元,虚廓无形,神物未生,谁传道此事也。”洪兴祖《楚辞补注》指出:“《列子》殷汤问于夏革曰:‘古初有物乎?’夏革曰:‘古初无物,今恶得物?自物之外,自事之先,朕所不知也。’《周礼》训方氏诵四方之传道。道,犹言也。传道,世世所传说往古之事也。”

②传道之:传述下来。

③上下,这里指天地。未形:还没有形成。

④何由:何从、根据什么。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天地未分,溷沌无垠,谁考定而知之也?”洪兴祖《楚辞补注》指出:“考,一作知。定,一作述。《列子》曰:有形者生于无形,则天地安从生?故曰:有太易,有太初,有太始,有太素。气形质具而未相离,故曰浑沦。又曰:一者,形变之始也。清轻者上为天,浊重者下为地,冲和气者为人。”

⑤冥:黑暗,这里指黑夜。昭:光明,这里指白昼。瞢(méng蒙):模糊、晦暗的意思。朱熹《楚辞集注》认为:“言昼夜未分也。”

⑥极:穷尽。看透的意思。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日月昼夜,清浊晦明,谁能极知之?”

⑦冯翼:大气充满宇宙。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天地既分,阴阳运转,冯冯翼翼,何以识知其形像乎?”洪兴祖《楚辞补注》指出:“《淮南》言天坠未形,冯冯翼翼,洞洞潺潺,故曰大。昭注云:冯翼,无形之貌。”冯,通“凭”。翼,指元气,即大气。惟:语气助词‍‌‍‍‌‍‌‍‍‍‌‍‍‌‍‍‍‌‍‍‌‍‍‍‌‍‍‍‍‌‍‌‍‌‍‌‍‍‌‍‍‍‍‍‍‍‍‍‌‍‍‌‍‍‌‍‌‍‌‍。像:景象。本句的意思是说大气弥漫景象混沌。

⑧明明:白天光明。 :夜晚黑暗。

⑨时:通“是”,这样的意思。何为:为何。王逸《楚辞章句》指出:“言纯阴纯阳,一晦一明,谁造为之乎。”朱熹《楚辞集注》认为:“此间盖曰:明,必有明之者;暗,必有暗之者。是何物之所为乎?”

⑩阴阳:这里指阴阳二气。三合:参错相合。三,通“参”。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谓天地人三合成德,其本始何化所生乎?”按柳宗元《天对说》,阴、阳、天的结合与统一谓之三合。

本:本源。化:化生、衍生。

圜(yuán圆):通“圆”,指天。古人认为天圆地方。朱熹《楚辞集注》认为:“圜,谓天形之圆也。”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天圜而九重,谁营度而知之乎?”洪兴祖《楚辞补注》认为:“圜,与圆同。《说文》曰:‘天体也。’《易》曰:‘乾元用九,乃见天则。’”九重:九层。古人说天有九重。

营度:测量。营,通“环”。这两句的意思是说天是圆的,并有九层,这是谁测量出来的?洪兴祖《楚辞补注》指出:“《淮南》曰:‘天有九重,人亦有九窍。’《天对》曰:‘无营以成,杳阳用九。转 浑沦,蒙以圜号。’积阳为天。九,老阳数也。营,经营也。度,量度也。”

兹:此、这。功:功绩的意思。一说为工程。

作:建造。这两句的意思是说如此浩大的工程,是谁创建的?

斡(guǎn管):北斗七星的柄。古人认为北斗之柄是天体运转的枢纽,维星拴在北斗星柄上,斗转则维移,天体随之运转。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斡,转也。维,纲也。言天昼夜旋转,宁有维纲系缀,其际极安所加乎?”

天极:天的顶端。加:架设。

八柱:古代传说中地上有八根擎天柱。王逸《楚辞章句》考辨指出:“言天有八山为柱,皆何当值?东南不足,谁亏缺之也?”洪兴祖《楚辞补注》指出:“《河图》言:昆仑者,地之中也。地下有八柱,柱广十万里,有三千六百轴,互相牵制。名山大川,孔穴相通。《淮南》云:天有九部八纪,地有九州八柱。《神异经》云:昆仑有铜柱焉,其高入天,所谓天柱也。《素问》曰:天不足西北,故西北方阴也,而人右耳目不足左明也。地不满东南,故东南方阳也,而人左手足不如右强也。又曰:天不足西北,左寒而右凉;地不满东南,右热而左温‍‌‍‍‌‍‌‍‍‍‌‍‍‌‍‍‍‌‍‍‌‍‍‍‌‍‍‍‍‌‍‌‍‌‍‌‍‍‌‍‍‍‍‍‍‍‍‍‌‍‍‌‍‍‌‍‌‍‌‍。注云:中原地形,西北高,东南下。今百川满凑东之沧海,则东西南北高下可知。”何当:在什么地方。

东南:在大地的东南。何亏:缺损,塌陷。

九天:指天的中央和八方。一说指九重天。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九天,东方皞天。东南方阳天,南方赤天,西南方朱天,西方成天,西北方幽天,北方玄天,东北方变天,中央钧天,其际会何分,安所系属乎?”洪兴祖《楚辞补注》考证说:“皞,亦作昊。变,一作栾,一作鸾。”际:边缘。洪兴祖《楚辞补注》认为:“际,边也。传曰:九天之际曰九垠;九天之外曰九陔。”

安放:放在哪里。安属:与什么连接。属,连接。

隅(yú于):角落。隈(wēi微):弯曲的地方。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天地广大,隅隈众多,宁有知其数乎?”本句的意思是说天地有那么多的角落和弯曲。

沓(tà踏):接合。古时有人认为天像一只大锅罩在大地上,所以有与地相结合的地方。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杳,合也。言天与地合会何所?十二辰谁所分别乎?”《尚书•尧典》疏云:“虞喜云,周髀之术,以为天似覆盆,盖以斗极为中,中高而四边下,日月旁行绕之。”

十二:十二个时辰或十二个月。王逸《楚辞章句》认为指十二个时辰,即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

安属:如何附着在天上。

安陈:如何排列摆放。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日月众星,安所系属,谁陈列也。”

出:升。汤谷:即旸谷,传说中的地名,据说是太阳洗浴和升起的地方。

次:止息、降落。王逸《楚辞章句》说:“次,舍也。”蒙汜(sì似):神话传说中太阳止息的地方。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汜,水涯也。言日出东方汤谷之中,暮入西极蒙水之涯也。”

明:白天。及:运行到。晦:夜晚。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日平旦而出,至暮而止,所行凡几何里乎。”

夜光:即月亮,又叫月光。德: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月德于天,死而复生也。”洪兴祖《楚辞补注》考证说:“一云,言月何德,居于天地,死而复生。”朱熹《楚辞集注》认为:“此问月有何德,乃能死而复生?”

又育:复生。指月有阴晴圆缺、有亮有暗是为了什么。

厥(jué绝):其,这里指月亮。利:好处。维何:为了什么。

顾:照顾,引申为养。菟:通“兔”,传说中月亮上有兔子。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月中有菟,何所贪利,居月之腹,而顾望乎‍‌‍‍‌‍‌‍‍‍‌‍‍‌‍‍‍‌‍‍‌‍‍‍‌‍‍‍‍‌‍‌‍‌‍‌‍‍‌‍‍‍‍‍‍‍‍‍‌‍‍‌‍‍‌‍‌‍‌‍。”闻一多在《天问释天》中,力陈十一条证据,认为顾菟就是蟾蜍,卓成一家之言,可备一说。

女歧:神话中的女神,无夫而生了九个孩子。这里反映的是母系氏族社会的情况,只知孩子的母亲,不知孩子的父亲。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女歧,神女,无夫而生九子也。《天对》云:阳健阴淫,降施蒸摩,歧灵而子,焉以夫为?”合:婚配。

夫焉:怎么。取:生的意思。

伯强:有人认为是风神。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大厉,疫鬼也,所至伤人。”何处:家住在哪里。

惠气:祥和之气。王逸《楚辞章句》指出:“惠气,和气也。言阴阳调和则惠气行,不和调则厉鬼兴,二者当何所在乎?”

阖(hé和):即“合”,关闭。晦:指天色黑暗。

角宿:星座名,二十八宿之一,位于东方。这里用角宿代指东方。王逸《楚辞章句》指出:“角亢,东方星。”本句的意思是说天还未亮。

曜(yào要)灵:太阳。这两句诗的意思是东方没有天亮的时候,太阳藏身在什么地方。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曜灵,日也。言东方未明旦之时,日安所藏其精光乎?”

任:胜任。汩(gǔ谷):治理。鸿:通“洪”,洪水的意思。王逸《楚辞章句》指出:“汩,治也。鸿,大水也。”

师何以:尧帝的重臣为什么举荐他。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师,众也。尚,举也。言鲧才不任治鸿水,众人何以举之乎。”本句的意思是说鲧不能胜任治理洪水的职责。尚:上、推举。之:指鲧(gǔn滚)。传说中是夏禹的父亲。尧时洪水泛滥,众臣举荐鲧去治水,尧起初不同意,见大家坚持,无奈同意。鲧治水九年,没有成效,被尧杀死在羽山的荒野。大禹从鲧的腹中而生。

佥(qiān签):众人。

课:试用、考察。

鸱(chī吃)龟:神话传说中的两种神兽。鸱,即鹞鹰,这里指传说中的神鸟。毛奇龄《天问补注》指出:“鲧筑堤以障洪水,宛委盘错,如鸱龟牵衔者然,是就鸱龟形因之为堤,盖听鸱之计也。”龟,即大龟。蒋骥《山带阁注楚辞》指出:“余按《山海经》,怪水、毫水皆有旋龟,乌首虺(huǐ悔)尾。《岭海异闻》,海龟鹰吻,大者径丈。《南越志》,宁县多鸯龟,鹅首啮犬。”曳(yè叶):拖拉。本句的意思是鸱衔走石头,龟拖走石头,破坏鲧治水。游国恩《离骚纂义》指出:“《春秋运斗枢》,玉衡星为鸱,瑶光之星散为龟。玉衡、北斗第五星;瑶光,北斗第七星‍‌‍‍‌‍‌‍‍‍‌‍‍‌‍‍‍‌‍‍‌‍‍‍‌‍‍‍‍‌‍‌‍‌‍‌‍‍‌‍‍‍‍‍‍‍‍‍‌‍‍‌‍‍‌‍‌‍‌‍。彼此衔接,所谓鸱龟曳衔也。疑鲧筑长堤以障水,绵亘蜿蜒,乃取法天象,故曰何听,未知然否。”

听:听任、听由它们。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鲧治水,绩用不成,尧乃放杀之羽山,飞鸟水虫,曳衔而食之,鲧何能复不听乎?”

顺欲:顺应众人的愿望。本句的意思是说他本是和大家一样想把洪水治好。

帝:这里指尧帝。刑焉:施刑、诛罚。王逸《楚辞章句》指出:“言鲧设能顺众人之欲,而成其功,尧当何为刑戮之乎?”洪兴祖《楚辞补注》考辨说:“《书》云:方命圮族。《国语》云:鲧违帝命。则所谓顺欲者,顺帝之欲也。《天对》云:盗堰息壤,招帝震怒。赋刑在下,投弃于羽。《山海经》云:‘鲧窃帝之息壤,以堙洪水,帝令祝融杀鲧于羽郊。’”

遏(è恶):囚禁。羽山:神话中的山名,传说在今山东蓬莱市东南。

三年:多年的意思。“三”并非实指。施:放、释放。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永,长也。遏,绝也。施,舍也。言尧长放鲧于羽山,绝在不毛之地,三年不舍其罪也。”洪兴祖《楚辞补注》考证说:“一无‘山’字,施一作弛。”朱熹《楚辞集注》认为:“施,谓刑杀之也。《左传》曰,乃施刑侯。此问鲧功不成,何但囚之羽山,而不施以刑乎?”

伯禹:即大禹。禹称帝前曾封夏伯,所以叫伯禹。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禹,鲧子也。言鲧愚狠,愎而生禹,禹小见其所为,何以能变化而有圣德也?”腹鲧:从鲧的腹中生出来。《山海经•海内经》载:“鲧死在羽山后,尸体三年不腐,有人剖其腹,得禹。”

何以:如何、怎么。本句的意思是这是怎么变化育成的呢?

纂(zuǎn缵):继续。就:进行。绪:事业。

考功:父亲未完成的事业。考,对亡父的尊称。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父死称考。绪,业也。言禹能纂代鲧之遗业,而成考父之功也。”

续初、继业:都是说大禹继承其父鲧的事业。

厥(jué绝)谋:他的方法。厥,其,指大禹。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禹何能继续鲧业,而谋虑不同也。”洪兴祖《楚辞补注》指出:“《洪范》言鲧陻洪水,汩陈其五行。帝乃震怒,不畀(bì必)洪范九畴,彝伦攸叙,鲧则殛(jí急)死;禹乃嗣兴,天乃赐禹洪范九畴,彝伦攸叙。《孟子》曰:禹之治水,水之道也。鲧堰洪水,而禹行其所无事,虽承父业,其谋不同也。”朱熹《楚辞集注》认为:“鲧禹治水之不同,事见《洪范》,盖鲧不顺五行之性,筑堤以障润下之水,故无成。禹因而疏之,导河入海。”

窴(tián填):同“填”‍‌‍‍‌‍‌‍‍‍‌‍‍‌‍‍‍‌‍‍‌‍‍‍‌‍‍‍‍‌‍‌‍‌‍‌‍‍‌‍‍‍‍‍‍‍‍‍‌‍‍‌‍‍‌‍‌‍‌‍。王逸《楚辞章句》指出:“言洪水渊泉极深大,禹何用窴塞而平之乎?”

九则:九块,九等。本句的意思是说禹为治水,把大地按地理环境划分为九个区域。

坟:划分。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坟,分也。谓九州之地,凡有九品,禹何能分别之乎?”

应龙:神话传说中有翼的龙。传说大禹治洪水,应龙相助,以尾划地,大禹按划迹导水入海。

何历:经过何处。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有鳞曰蛟龙,有翼曰应龙。历,过也。言河海所出至远,应龙过历游之,而无所不穷也。或曰:禹治洪水时,有神龙以尾画地,导水所注当决者,因而治之也。”

营:做了什么。

所成:有何成绩、有何贡献。

康回:神话传说中的共工。冯怒:大怒。冯,通“凭”,满、盛的意思。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康回,共工名也。《淮南子》言共工与颛顼(zhuānxū专须)争为帝,不得,怒而触不周之山,天维绝,地柱折,故东南倾。”这两句的意思是说大地为什么向东南倾斜?

九州:传说大禹把天下分成了九个州。错:通“措”,设置。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九州错厕,禹何所分别之?川谷于地,何以独洿深乎。”

川:河流。谷:溪谷。洿(wū巫):挖掘。

东流:指河水东流入海。不溢:指海水不满溢。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百川东流,不知满溢,谁有知其故也。”

孰知:谁知道。洪兴祖《楚辞补注》指出:“《列子》云:渤海之东不知几亿万里,有大壑焉,实惟无底之谷,名曰归墟。八纮(hóng虹)九野之水,天汉之流,莫不注之,而无增无减焉。《庄子》曰:天下之水,莫大于海,万川归之,不知何时止而不盈;尾闾泄之,不知何时巳而不虚。”

修:长。多:指更长。

顺椭:顺,指纵的走向。古以东西为横,南北为纵。椭,狭而长。

衍:多出、多余。

县圃:悬圃,神话中的地名,在昆仑山脉。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昆仑,山名也,在西北,元气所出,其巅曰县圃,乃上通于天也。”

凥:居。本句的意思是它到底在山的什么地方?

增城:神话传说中的地名,在昆仑山顶,故说九重(第九层)。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淮南》言昆仑之山九重,其高万二千里也。二或作五。”

四方之门:《山海经•海内西经》说:“昆仑之墟,在西北,方四百里,高万仞,面有九门。”洪兴祖《楚辞补注》指出:“《淮南》言昆仑虚旁有四百四十门,门间四里,里间九纯,纯丈五尺。此云四方之门,盖谓昆仑也。又云东北方方士之山曰苍门,东方东极之山曰开明之门,东南方波母之山曰阳门,南方南极之山曰暑门,西南方编驹之山曰白门。西方西极之山曰阊阖之门,西北方不周之山曰幽都之门,北方北极之山曰寒门。凡八极之云,是雨天下。八门之风,是节寒暑‍‌‍‍‌‍‌‍‍‍‌‍‍‌‍‍‍‌‍‍‌‍‍‍‌‍‍‍‍‌‍‌‍‌‍‌‍‍‌‍‍‍‍‍‍‍‍‍‌‍‍‌‍‍‌‍‌‍‌‍。”

从:从中出入。

辟启:敞开,这句诗的意思是说敞开昆仑山西北的大门。

气:风。传说昆仑山的西北是不周山,从不周山吹来的西北风主生杀。

日:太阳。安:哪有。不到:照射不到的地方。

烛龙:神话传说中人面赤色蛇身的神。何照:照亮的是什么地方。王逸《楚辞章句》认为:“言天之西北,有幽冥无日之国,有龙衔烛而照之也。”

羲和:神话传说中为太阳驾车的人。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羲和,日御也。言日未出之时,若木何能有明赤之光华乎?”扬:扬鞭。

若华:若木的花。神话传说中若木生长在日落的地方,太阳落在若木之下时,若木的花就会放射光芒。

何所:什么地方。暖:温暖。王逸《楚辞章句》指出:“暖,温也。言天地之气,何所有冬温而夏寒者乎?”

石林:石头构成的森林。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天下何所有石木之林,林中有兽能言语者乎?《礼记》曰:‘猩猩能言,不离禽兽也。’”

虬(qiú求)龙:神话传说中无角的龙。

负:背负、驮起的意思。游:在水中游泳。

雄虺(huǐ悔):传说中有九个头的毒蛇。蒋骥《山带阁注楚辞》指出:“《海外北经》,共工臣曰相柳,九首人面,蛇身而青,食于九土,所抵即为泽溪,禹杀之。”

倏忽:快捷的样子。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倏忽,电光也。言有雄虺,一身九头,速及电光,皆何所在乎。一无速字。”

不死:长生不死。《山海经•海外南经》:“不死民在交胫国东,其人黑色,寿不死。”

长人:指防风民。传说中夏禹时期诸侯防风氏身高三丈,守卫封隅之山。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括地象》曰:有不死之国。长人,长狄。《春秋》云:防风氏也。禹会诸侯,防风氏后至,于是使守封嵎之山也。”

靡萍:传说中一种奇异的浮萍。九衢(qú渠):九条大路。蒋骥《山带阁注楚辞》指出:“言其枝交错九出,像九衢之路也。”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九交道曰衢。言宁有萍草,生于水上无根,乃蔓衍于九交之道,又有枲麻垂草华荣,何所有此物乎?”

枲(xǐ洗):神话传说中一种奇异的麻类植物。

一蛇吞象:《山海经.海内南经》载:“巴蛇吞象,三岁而出其骨。”

大:指蛇的嘴大、肚子大。

黑水:神话传说中源于昆仑山的一条河流。玄趾:染黑脚趾。玄,黑色。

三危:传说中的山名。传说吃了黑水三禾和三危之露可以长寿。下面两句接此而问‍‌‍‍‌‍‌‍‍‍‌‍‍‌‍‍‍‌‍‍‌‍‍‍‌‍‍‍‍‌‍‌‍‌‍‌‍‍‌‍‍‍‍‍‍‍‍‍‌‍‍‌‍‍‌‍‌‍‌‍。

鲮(líng灵)鱼:神话中的怪鱼。传说其为人面人手鱼身。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鲮鱼,鲤也。”洪兴祖《楚辞补注》考证说:“一云:鲮鱼,陵鲤也,有四足,出南方。”

鬿(qí齐)堆:神话传说中的鸟。传说该鸟形状如鸡,白头、鼠足、虎爪,其名为鬿雀,食人。堆,“雀”的假借字。

羿(yì意):神话中的射日的英雄。传说尧舜时有十个太阳,因此庄稼草木皆枯,尧命后羿射落九个太阳,世上万物方得以生衍。 (bì必):射。

乌:指神话传说中太阳里的三足鸟。解羽:因太阳被射落,太阳里的三足乌鸦羽毛脱落。指鸟死。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淮南》言尧时十日并出,草木焦枯,尧命羿仰射十日,中其九日,日中九乌皆死,堕其羽翼,故留其一日也。”

献:投入。功:治水之事。

降:下去。省:省察、视察、了解的意思。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禹以勤力献进其功,尧因使省迨下土四方也。”下土:民间。

涂山:古国名。相传禹娶涂山氏女,生启。

通:私通。台桑:地名。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禹治水,道娶涂山氏之女,而通夫妇之道于台桑之地。”洪兴祖《楚辞补注》考证说:“焉,一作安。一云:焉得彼涂山之女,而通于台桑。涂,《释文》作涂。”

闵妃:闵,爱怜。妃,指涂山氏女。王逸《楚辞章句》指出:“闵,忧也。言禹所以忧无妃匹者,欲为身立继嗣也。”匹合:结合、结婚。

是:为了。继:继嗣,传宗接代。

胡:为什么。嗜:爱好。

快朝饱:图一时的快乐。快,快乐。朝饱,一朝饱食。《吕氏春秋》载,禹为治水,婚后四天就离开了家。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禹治水道娶者,忧无继嗣耳,何特与众人同嗜欲,苟欲饱快一朝之情乎?故以辛酉日娶,甲子日去而有启也。”

启:夏启,大禹的儿子。代:企图取代。益:人名,大禹指定的王位继承人,大禹时的贤臣。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益,禹贤臣也。”后:国君。传说大禹死时把帝位禅让给了益,启为大禹守丧三年期满后谋夺帝位,被益拘禁,后逃脱,杀益得位。

卒然:忽然。卒,通“猝”‍‌‍‍‌‍‌‍‍‍‌‍‍‌‍‍‍‌‍‍‌‍‍‍‌‍‍‍‍‌‍‌‍‌‍‌‍‍‌‍‍‍‍‍‍‍‍‍‌‍‍‌‍‍‌‍‌‍‌‍。离:通“罹”,遭到。 :同“孽”,灾祸。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 ,忧也。言禹以天下禅与益,益避启于箕山之阳,天下皆去益而归启,以为君,益卒不得立,故曰遭忧也。”

何:为何。惟:遭受。

拘是:从拘禁中。达:通达、逃脱。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天下所以去益就启者,以其能忧思道德,而通其拘隔。拘隔者,谓有扈氏叛启,启率六师以伐之也。”

归:交出。射 :同“射鞠”,一种巫术,称为“厌胜术”。鞠是用皮革做成的人偶,相当于后来巫术中做成的象征仇人形状的东西,通过咒语和用针扎的方式达到使仇人受到伤害的目的。

无害:没有伤害。厥躬:其心,指启虽然受“射 ”之术影响,身体受到伤害,但最重要的部位心脏并没有受到损害。因此,才有后文大禹显灵相救一说。因此,这里的躬应为“宫”的分别字“竆”。王逸《楚辞章句》认为:“言有扈氏所行皆归于穷恶,故启诛之,长无害于其身也。”可备一说。

后益:即益,因其当过国君,故曰后益。王逸《楚辞章句》指出:“后,君也。”作革:发生政权变更。作,发生的意思。这里用搞厌胜之术隐喻。王逸《楚辞章句》说:“革,更也。”

播降:兴旺。播,广泛的意思。降,归降、降服,言众心所向,故国家兴旺。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播,种也。降,下也。言启所以能变更益,而代益为君者,以禹平治水土,百姓得下种百谷,故思归启也。”

棘:通“急”。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棘,陈也。”宾:通“嫔”。这里做动词,献嫔的意思。王逸《楚辞章句》说:“宾,列也。”商:指天帝。本句的意思是说启急急忙忙献三个美女给天帝。《山海经•大荒西经》:“启上三嫔于天,得《九辩》、《九歌》以下。”《九辩》、《九歌》均为乐曲名。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九辩、九歌,启所乐也。言启能修明禹业,陈列宫商之音,备其礼乐也。”

勤子屠母:一说涂山氏怀启,到嵩山下化为石,禹追来大喊:“还我子!”石破北方而生启。勤子,指涂山氏辛勤地保护儿子。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勤,劳也。屠,裂剥也。言禹 剥母背而生,其母之身分散竟地,何以能有圣德,忧劳天下乎。”

死:通“尸”。竟:委弃。

帝:天帝‍‌‍‍‌‍‌‍‍‍‌‍‍‌‍‍‍‌‍‍‌‍‍‍‌‍‍‍‍‌‍‌‍‌‍‌‍‍‌‍‍‍‍‍‍‍‍‍‌‍‍‌‍‍‌‍‌‍‌‍。降:降临。夷羿:传说中夏代有穷国国主,善射。

孽:灾孽。本句的意思是说革除夏民的灾孽。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孽,忧也。言羿弑夏家,居天子之位,荒淫田猎,变更夏道,为万民忧患。”

胡:为什么。河伯:黄河之神。传说河伯变为白龙出游,被羿射瞎左眼。

妻:强娶。彼:他,指河伯。雒(luò洛)嫔:传说中的洛水女神,是河伯的妻子。雒,通“洛”。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胡,何也。雒嫔,水神,谓宓妃也。《传》曰:河伯化为白龙,游于水旁,羿见而射之,眇其左目。河伯上诉天帝曰:为我杀羿。天帝曰:尔何故得见射?河伯曰:我时化为白龙出游。天帝曰:使汝深守神灵,羿何从得犯汝?今为虫兽,当为人所射,固其宜也。羿何罪欤?”洪兴祖《楚辞补注》考证说:“深一作保。羿又梦与雒水神宓妃交接也。”

冯:通“凭”,满,把弓拉满的意思。珧(yáo尧):贝壳。这里指用贝壳装饰的弓。利决:指善于射箭。

封豨(xī西):大野猪。

何:为何。献:祭献。蒸肉:祭祀用的肉。蒸,通“烝”。古代冬祭曰烝。膏:肥美。

后帝:天帝。不若:不顾心,不喜欢。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羿猎射封豨,以其肉膏祭天帝,犹不顺羿之所为也。”

浞(zhuó卓):寒浞,羿的相,后杀羿自立为君。相传寒浞是伯明氏后代,其祖为黄帝的车正哀,因哀有功于黄帝朝,黄帝将他封于寒(今山东潍坊市一带),其属地称为伯明国(亦称寒国),其族人后来便以寒为姓。纯狐:羿的妻子。

眩妻:即玄妻,指纯狐。爰谋:合谋。爰,与。传说寒浞与纯狐合谋杀死羿。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浞娶于纯狐氏女,眩惑爱之,遂与浞谋杀羿也。”

射革:传说羿一箭能射穿七层皮革。言羿本事很大。

交:合谋。吞:被吞灭,被杀害。揆(kuí奎):揣度,暗算。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吞,灭也。揆,度也‍‌‍‍‌‍‌‍‍‍‌‍‍‌‍‍‍‌‍‍‌‍‍‍‌‍‍‍‍‌‍‌‍‌‍‌‍‍‌‍‍‍‍‍‍‍‍‍‌‍‍‌‍‍‌‍‌‍‌‍。言羿好射猎,不恤政事法度,浞交接国中,布恩施德而吞灭之也。一无革字。”

阻穷:道路艰险。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阻,险也。穷,窘也。”西征:西行。这里是写尧放逐鲧到羽山的事情。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征,行也。越,度也。言尧放鲧羽山,西行越度岑岩之险,因堕死也。”

岩:崇山峻岭。越:翻越。

黄熊:《左传•昭公七年》载,鲧在羽山死后,其神化为黄熊。

活:把他救活。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活,生也。言鲧死化为黄熊,以入于羽渊,岂巫医所能复生活也。”

咸:示教。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咸,皆也。秬黍,黑黍也。莆,草名也。营,耕也。言禹平治水土,万民皆得耕种黑黍于雚蒲之地,尽为良田也。”播:播种。秬黍(jùshǔ俱属):黑黍,黑小米。

莆(pú葡):同“蒲”,水草。雚(huán环):芦类植物。营:耕作。本句的意思是说鲧教人耕作除草。

并投:一同放逐。传说与鲧一起被放逐的还有共工、驩兜、三苗等人。

疾:罪过、罪孽。修盈:深重。修,长。盈,满。本句的意思是说鲧的罪孽难道有那么深重?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尧不恶鲧而戮杀之,则禹不得嗣兴,民何得投种五谷乎。乃知鲧恶长满天下也。”

蜺(ní尼):同“霓”,虹的一种。婴:缠绕。茀(fú服):云彩。

胡为:为什么。此堂:来到这个大堂,指崔文子家的厅堂。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此有蜺茀,气逶移相婴,何为此堂乎?盖屈原所见祠堂也。”一说指这个厅堂上绘有崔文子学仙于王子侨,王子侨化为白蜺的壁画。这个壁画之谜还有待揭开。

安得:怎么得到。

臧:同“藏”。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臧,善也。言崔文子学仙于王子侨,子侨化为白蜺而婴茀,持药与崔文子,崔文子惊怪,引戈击蜺,中之,因堕其药,俯而视之,王子侨之尸也。故言得药不善也。”

天式:自然规律‍‌‍‍‌‍‌‍‍‍‌‍‍‌‍‍‍‌‍‍‌‍‍‍‌‍‍‍‍‌‍‌‍‌‍‌‍‍‌‍‍‍‍‍‍‍‍‍‌‍‍‌‍‍‌‍‌‍‌‍。从:通“纵”,纵横,言不可抗拒。

阳:阳气。爰:于是、就。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爰,于也。言天法有善,阴阳从横之道,人失阳气则死也。”

大鸟:指上文王子侨的尸体变成的鸟。传说王子侨被击死后,崔文子把破筐盖在其尸体上,不久尸体变成大鸟大声鸣叫。崔打开筐看,大鸟便飞走了。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崔文子取王子侨之尸,置之室中,覆之以弊篚,须臾则化为大鸟而鸣,开而视之,翻飞而去,文子焉能亡子侨之身乎?言仙人不可杀也。”

厥体:原来的身躯。

蓱(píng平):萍翳,传说中的雨神。号:呼号。

兴之:兴云作雨。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兴,起也。言雨师号呼则云起而雨下,独何以兴之乎。”

撰体:身上具有。撰,具有。

膺(yīng应):承受。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膺,受也。言天撰十二神鹿,一身八足两头,独何膺受此形体乎。”本句的意思是说,风神雀头鹿身,他怎么能够承受这样奇特的体形呢?

鳌(áo熬):传说中海里的大鳖。戴山:背起山。抃(biàn变):拍手。此指鳖的四足划水。《列子》载,渤海东有五座山,浮在海面,随海飘动,住在山上的神仙为之不安。后天帝命禺强指挥十五只巨鳖把山背起,才使山稳定下来。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列仙传》曰:有巨灵之龟,背负蓬莱之山而抃舞,戏沧海之中。独何以安之乎?”

释:舍弃。陵行:在陆地上行走。

迁之:背起走。传说龙伯国有一巨人,从五座神山处的海里一次钓起六只大鳖,全部背回了国。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迁,徙也。舟释水而陵行,则何能迁徙也?言龟所以负山若舟船者,以其在水中也。使龟释水而陵行,则何以能迁徙山乎?”

惟:发语词。浇:寒浞的儿子。传说他力大无比,纵欲残忍,曾杀死夏相,后又被夏相的儿子少康所杀。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浇,古多力者也。《论》曰:浇荡舟。言浇无义,淫佚其嫂,往至其户,佯有所求,因与行淫乱也。”户:门户,指家。此句的意思是说寒浇到他嫂子家。

嫂:寒浇的嫂子,传说是寡妇。

少康:夏相的儿子,是夏朝中兴之主。逐犬:指打猎。

颠陨:坠落,这里指砍掉。王逸《楚辞章句》认为:“言夏少康因田猎放犬逐兽,遂袭杀浇而断其头。”朱熹《楚辞集注》指出:“浇无义,淫佚其嫂,往至其户,佯有所求,因与淫乱,夏少康因田猎放犬逐兽,遂袭杀浇而断其头。”

女歧:即寒浇的嫂子。此与注释 的“女歧”不是一人。缝裳:给浇缝衣裳‍‌‍‍‌‍‌‍‍‍‌‍‍‌‍‍‍‌‍‍‌‍‍‍‌‍‍‍‍‌‍‌‍‌‍‌‍‍‌‍‍‍‍‍‍‍‍‍‌‍‍‌‍‍‌‍‌‍‌‍。

馆:屋舍。馆同,同房。指浇与其嫂同房淫乱。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馆,舍也。爰,于也。言女歧与浇淫佚,为之缝裳,于是共舍而宿之也。”

颠易:错砍了。厥首:其头,这里指女歧的头。

亲:自身,指浇。逢殆:遭殃。王逸《楚辞章句》认为:“逢,遇也。殆,危也。言少康夜袭得女歧头,以为浇,因断之,故言易首遇危殆也。”

汤:“康”之误,指少康。一作浇,寒浞的儿子。谋:策划。易:整顿。旅:军队。

厚:壮大。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殷汤欲变易夏众,使之从己,独何以厚待之乎。”朱熹《楚辞集注》认为:“汤与上句过浇,下句斟寻事不相涉,疑本康字之误,谓少康也。”闻一多《楚辞校补》指出:“上下文皆言浇事,此不当忽及汤。牟廷相谓汤为浇之讹字,是矣。”

覆舟:翻船,这里指失败,被消灭。斟寻:与夏同姓的诸侯国。《左传•哀公元年》载:夏相失国后,先后逃往斟寻、斟灌两国。浇攻灭二斟,杀夏相。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斟寻,国名也。言少康灭斟寻氏,奄若覆舟,独以何道取之乎。”似不通,可备一说。

道:办法。这两句的意思是说,寒浞既能轻易地消灭斟寻,少康又是用什么办法战胜他的呢?

桀:夏朝最后一个国君。蒙山:古国名。传说桀攻伐蒙山,得二女琬和琰,便把元妃妺(mò莫)嬉抛弃在洛,妺嬉与伊尹私通,并与商勾结灭了夏。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桀,夏亡王也。蒙山,国名也。言夏桀征伐蒙山之国而得妺嬉也。”可备一说。

妺嬉:夏桀的妃子。肆:放肆、过错的意思。

汤:即商汤,商朝的开国国君。殛(jí及):惩罚。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桀得妺嬉,肆其情意,故汤放之南巢也。”《列女传•夏桀妺嬉传》载,商汤灭夏,桀与妺嬉都被流放,后死于南巢。

舜:古帝名,继尧为君,号有虞氏,又称虞舜。闵(mǐn敏):忧愁、苦恼。

父:指舜的父亲瞽(gǔ谷)叟。鳏(guān观):没有妻子的人、光棍。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无妻曰鳏。言舜为布衣,忧闵其家‍‌‍‍‌‍‌‍‍‍‌‍‍‌‍‍‍‌‍‍‌‍‍‍‌‍‍‍‍‌‍‌‍‌‍‌‍‍‌‍‍‍‍‍‍‍‍‍‌‍‍‌‍‍‌‍‌‍‌‍。其父顽母嚚,不为娶妇,乃至于鳏也。”传说中舜的父亲、后母和弟弟虐待他,三十岁了还不给他娶妻。

尧:即古帝唐尧。不姚告:为不告姚的倒装。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姚,舜姓也。言尧不告舜父母而妻之,如令告之,则不听,尧女当何所亲附乎?”姚,虞舜的姓,这里指舜家。传说中尧把两个女儿嫁给舜时,没有与舜家商量。

二女:即尧的两个女儿娥皇、女英。亲:成亲。这两句的意思是说尧不把结亲的事告诉舜的父母,他的两个女儿怎能与舜成亲。

厥:其,这里指事物。萌:萌芽。

何所:谁能。亿:通“臆”,预料。王逸《楚辞章句》认为:“言贤者预见旋行萌芽之端,而知其存亡善恶所终,非虚億也。”

璜(huáng黄)台:玉台。十成:十层,指商纣王建造了十层玉台。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璜,石次玉者也。言纣作象箸而箕子叹,预知象箸必有玉杯,玉杯必盛熊蹯豹胎,如此必崇广宫室。纣果作玉台十重,糟丘酒池,以至于亡也。”

极:尽,指看到了结果。

登立:登位。立同“位”。本句是指女娲登位称帝。

孰道:根据什么理由、什么原则。王逸《楚辞章句》认为:“言伏羲始画八卦,修行道德,万民登以为帝,谁开导而尊尚之也。”王逸之说误将女娲登位称帝当做伏羲登位称帝了。尚之:崇尚她、推举她。之,指女娲。

有体:指传说中女娲有人面蛇身的奇异体形。

制匠:制造。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传言女娲人头蛇身,一日七十化,其体如此,谁所制匠而图之乎。”传说女娲用黄土造出人类。这两句是问女娲的身体又是谁制造出来的呢?

服:服从。王逸《楚辞章句》指出:“服,事也。言舜弟象旋行无道,舜犹服而事之,然象终欲害舜也。”弟:指舜的弟弟象。传说舜的生母早亡,其父瞽叟娶后妻生下象。舜虽对父、后母和弟弟象很好,却一再遭到他们三人的合谋陷害。

肆:肆虐。犬体:狗。像狗一样,这里指象这个人凶狠如恶狗。

厥身:本身,指舜。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象无道,肆其犬豕之心,烧廪填井,欲以杀舜,然终不能危败舜身也。”

吴:古代诸侯国。迄古:终古、长久。迄,止也。王逸《楚辞章句》认为:“获,得也。迄,至也。古,谓古公亶父也‍‌‍‍‌‍‌‍‍‍‌‍‍‌‍‍‍‌‍‍‌‍‍‍‌‍‍‍‍‌‍‌‍‌‍‌‍‍‌‍‍‍‍‍‍‍‍‍‌‍‍‌‍‍‌‍‌‍‌‍。言吴国得贤君,至古公亶父之时而遇太伯,阴让避王季,辞之南岳之下采药,于是遂止而不还也。”

南岳:指南方。止:居留,这里是立国的意思。

期:预见、预期。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期,会也。昔古公有少子曰王季,而生圣子文王,古公欲立王季,令天命及文王。长子太伯及弟仲雍去而之吴,吴立以为君。谁与期会而得两男子。两男子,谓太伯、仲雍也。”去斯:这种情况。

两男子:两位贤君,指太伯、仲雍。传说太伯、仲雍看出自己的父亲要把君位传给三弟季历,就主动逃避到江南,得到当地人的拥护,而建立了吴国。

缘:装饰。鹄(hú胡):天鹅。饰玉:装饰玉的鼎。

后帝:指商汤。飨(xiǎng享):吃。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后帝,谓殷汤也。言伊尹始仕,因缘烹鹄鸟之羹,修玉鼎,以事于汤。汤贤之,遂以为相也。”这两句的意思是说伊尹因善烹调而得到商汤的重用,曾受商汤之命打入夏朝做过夏桀的大臣,与汤里应外合,灭掉夏桀。

降观:出巡。

伊挚:伊尹的名字。王逸《楚辞章句》指出:“挚,伊尹名也。言汤出观风俗,乃忧下民,博选于众,而逢伊尹,举以为相也。”

条:鸣条,地名,即传说中商汤打败夏桀的地方。放:流放、放逐。致罚:给予惩罚。

黎:黎民百姓。服:九服,指各方诸侯。说:通“悦”,高兴。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说,喜也。言汤行天之罚以诛于桀,放之鸣条之野,天下众民大喜悦也。”本句的意思是说民众和诸侯都很高兴,这是为什么?

简狄:有娀国国君的女儿,高辛帝喾的妃子。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简狄,帝喾之妃也。玄鸟,燕也。贻,遗也。言简狄侍帝喾于台上,有飞燕堕遗其卵,喜而吞之,因生契也。”洪兴祖《楚辞补注》考证说:“一云帝喾何宜,贻一作诒,喜一作嘉。”

该:通“亥”。这里指王亥,殷人的远祖,契的六世孙。秉:继承。季:即冥,亥的父亲。

臧:善良。本句的意思是说亥和他的父亲一样善良。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臧,善也。言汤能包持先人之末德,修其祖父之善业,故天佑之,以为民主也。”

有扈(hù户):“有易”之误。有易,传说中的古国名。传说亥在有扈放牧牛羊,因淫乱,被有易国君绵臣杀死,牛羊被夺走‍‌‍‍‌‍‌‍‍‍‌‍‍‌‍‍‍‌‍‍‌‍‍‍‌‍‍‍‍‌‍‌‍‌‍‌‍‍‌‍‍‍‍‍‍‍‍‍‌‍‍‌‍‍‌‍‌‍‌‍。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有扈,浇国名也。浇灭夏后相,相之遗腹子曰少康,后为有仍牧正,典主牛羊,遂攻杀浇,灭有扈,复禹旧迹,祀夏配天也。”可备一说。

牧夫牛羊:失去了放牧的人和牛羊。

干:盾牌。协:和。传说亥在有易持盾跳舞。

怀:诱惑。本句的意思是说怎么能引诱有易之女呢?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怀,来也。言夏后相既失天下,少康幼小,复能求得时务,调和百姓,使之归己,何以怀来之也。”可备一说。

平胁:形容女人长得丰满。曼肤:形容女人皮肤细嫩。曼,润泽。

肥:通“妃”。王逸《楚辞章句》指出:“言纣为无道,诸侯背畔,天下乘离,当怀忧癯瘦,而反形体曼泽,独何以能平胁肥盛平。”本句的意思是说那女人长得这么漂亮又怎么能被王亥勾引上呢?

有扈:有易。牧竖:牧人。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有扈氏本牧竖之人耳,因何逢遇而得为诸侯乎?一曰:其爰何逢。一曰:其云何逢。”洪兴祖《楚辞补注》指出:“竖,童仆之未冠者。”

逢:遇到。指有易的牧羊人碰见王亥和有易之女通奸。

击床:在床上击杀王亥。先出:先动手。本句的意思是说乘其不备把王亥击杀在床上。

其命:这个命令。何从:从何,出自何人。

恒:王恒,王亥之弟。

朴牛:大牛,这些大牛。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朴,大也。言汤常能秉持契之美德,修而弘之,天嘉其志,出田猎得大牛之端也。”可备一说。

往营:去有易国。营,指有易国。班禄:颁赐爵禄。

还来:回来。这两句的意思是说为什么王恒去有易国颁赐爵禄有去无回呢?传说王恒假借到有易国颁赐爵禄,以便趁机要回被抢走的王亥的牛羊,但他一去不返。

昏微:王亥之子甲微。传说他当了殷国国君之后,借助河伯的军队攻伐有易,灭之,杀其君绵臣。迹:指前辈足迹。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遵,循也。迹,道也。言人有循暗微之道,为淫妷夷狄之行者,不可以安其身也。谓晋大夫解居父也。”

有狄:即有易。

繁鸟:众鸟。萃棘:聚集在荆棘丛中。此句是男女情事的隐语。

负子:对不起儿子‍‌‍‍‌‍‌‍‍‍‌‍‍‌‍‍‍‌‍‍‌‍‍‍‌‍‍‍‍‌‍‌‍‌‍‌‍‍‌‍‍‍‍‍‍‍‍‍‌‍‍‌‍‍‌‍‌‍‌‍。本句的意思是说甲微瞒着儿子与媳妇纵情。

眩(xuàn炫)弟:淫乱的弟弟。并淫:同样淫乱。

作诈:行为奸诈。

后嗣:后代。逢长:兴旺久长。逢,通“丰”。

成汤:商汤,商朝的开国国君。

有莘:古国名。爰极:乃至。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爰,于也。极,至也。言汤东巡狩,至有莘国,以为婚姻也。”

小臣:指伊尹。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小臣,谓伊尹也。言汤东巡狩,从有莘氏乞匄伊尹,因得吉善之妃以为内辅也。”

吉妃:美好的配偶,好妃子。传说商汤了解伊尹是个人才,三次派人往聘,有莘国君都不给。汤于是要求娶有莘的女儿,有莘国君很高兴,就把伊尹作为陪嫁的奴隶送给了汤。

木:树,传说中的一种空心桑树。小子:小孩,指伊尹。《吕氏春秋•本味篇》载:伊尹的母亲住在伊水边,怀孕时梦见神告诉她,石臼(jiù就)出水就往东跑,不要回头。第二天,她果然看见石臼出水,便往东跑,跑了十里,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后面一片汪洋,全被洪水淹没,她自己因忘了神的嘱托而变成了一棵空心桑树。有莘国的一个女人在采桑时在空心桑树中捡到了一个婴儿,因觉得惊奇便把他送给国君,国君命厨师抚养。因婴儿的母亲原住在伊水边,所以取名叫伊尹。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伊尹母妊身,梦神女告之曰:‘臼灶生蛙,亟去无顾。’居无几何,臼灶中生蛙,母去东走,顾视其邑,尽为大水,母因溺死,化为空桑之木。水干之后,有小儿啼水涯,人取养之。既长大,有殊才。有莘恶伊尹从木中出,因以送女也。”

恶(wù误)之:有莘国君看不起伊尹。

媵(yìng应):陪嫁的奴隶。有莘之妇:国君的女儿。

汤出:汤被送到重泉拘禁。重泉:古地名。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重泉,地名也。言桀拘汤于重泉而复出之,夫何用罪法之不审也。”

罪尤:罪过。

不胜心:心中无法忍受。帝:夏桀。

挑之:挑唆。本句的意思是说难道是什么人挑唆的。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帝,谓桀也。言汤不胜众人之心,而以伐桀,谁使桀先挑之也。”

会鼌(cháo巢):会盟那天,指甲子日。鼌,同“朝”,日子。《史记•周本纪》载周武王伐纣,二月甲子日,八百诸侯在盟津会和誓师,当日攻下殷都。争盟:指各路诸侯争先恐后赶去会盟。

何践:(各路诸侯)如何履行。践:履行、实践‍‌‍‍‌‍‌‍‍‍‌‍‍‌‍‍‍‌‍‍‌‍‍‍‌‍‍‍‍‌‍‌‍‌‍‌‍‍‌‍‍‍‍‍‍‍‍‍‌‍‍‌‍‍‌‍‌‍‌‍。吾期:周武王确定的会盟的日期。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武王将伐纣,纣使胶鬲视武王师,胶鬲问曰:‘欲以何日至殷?’武王曰:‘以甲子日。’胶鬲还报纣。会天大雨,道难行,武王昼夜行。或谏曰:‘雨甚,军士苦之,请且休息。’武王曰:‘吾许胶鬲以甲子日至殷,今报纣矣,吾甲子日不到,纣必杀之,吾故不敢休息,欲救贤者之死也。’遂以甲子日朝诛纣,不失期也。”

苍鸟:苍鹰,这里用苍鹰比喻将士勇猛。

萃:汇集、聚集。王逸《楚辞章句》指出:“苍鸟,鹰也。萃,集也。言武王伐纣,将帅勇猛,如鹰鸟群飞,谁使武王集聚之者乎?”

到击:反击。到,即“倒”。洪兴祖《楚辞补注》考辨说:“到一作列。到读作倒,倒击云者,言殷之诸侯背纣而倒戈击商也。到,盖倒字之脱。”躬:同“竆”,即宫的分别字,心思、想法之义。本句是指周武王有反击纣王的不成熟的想法,所以周公旦不赞许。《天问》中的“躬”都不能解作“身体”,这个“躬”都为宫的分别字“竆”,心思、想法的意思。1973年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书《周易》中,出现了四个“竆”字。据任俊华考证,这个“竆”字通行本写作“躬”是不对的,它是“宫”的分别字,专指人的心思、思想,不是指人的身体。(见任俊华:《宫的分别字与〈周易〉爻辞新解》,《周易研究》1994年第2期。)本句从后文“叔旦不嘉”文字可知,周公旦不赞许的是周武王的想法,而非身体,故“躬”为“竆”字无疑矣!

叔旦:周公,姓姬名旦,武王的弟弟。不嘉:不赞许。周公旦认为反击殷纣王的想法还不成熟,所以不赞许。洪兴祖《楚辞补注》引《六韬》说:“武王东伐,至于河上,雨甚雷疾。周公旦进曰:‘天不佑周矣!’意者,吾君德行未备,百姓疾怨耶?故天降吾灾,请还师。”周公旦认为还击殷纣王的时机还不成熟,打雷下雨正是上天给周武王的还师忠告。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旦,周公名也。嘉,善也。言武始至孟津,八百诸侯不期而到,皆曰纣可伐也。白鱼入于王舟,群臣咸曰:休哉。周公曰:虽休勿休。故曰叔旦不嘉也。”

亲:亲自。揆发:帮武王谋划伐纣。揆,度量,引申为谋划。发,姬发,即武王。足:实现、完成。

周之命:周的统一大业,周夺取政权的大业。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周公于孟津揆度天命,发足还师而归,当此之时,周之命令已行天下,百姓咨嗟,叹而美之也。”咨嗟:叹息,反而叹息。

授殷:上帝授给殷王朝。

位:王位。安施:是根据什么授予的。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天始授殷家以天下,其王位安所施用乎。善施者若汤也。”

反:等到。乃:又。

其罪:指殷王朝的罪过‍‌‍‍‌‍‌‍‍‍‌‍‍‌‍‍‍‌‍‍‌‍‍‍‌‍‍‍‍‌‍‌‍‌‍‌‍‍‌‍‍‍‍‍‍‍‍‍‌‍‍‌‍‍‌‍‌‍‌‍。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殷王位已忧,反覆亡之,其罪惟何乎?罪若纣也。”

遣:派遣。伐器:作战的武器,指军队。王逸《楚辞章句》指出:“伐器,攻伐之器也。言武王伐纣,发遣干戈攻伐之器,争先在前,独何以行之乎?”

行:进行。

击翼:夹击两翼。

将:率领、指挥的意思。王逸《楚辞章句》认为:“言武王三军,人人乐战,并载驱载驰,赴敌争先,前歌后舞,凫藻欢呼,奋击其翼,独何以率之也。”以上四句的意思是说武王会盟诸侯,指挥伐纣时的雄才大略。其意为殷朝末代帝王怎么不行了?

昭后:周昭王,西周的第四代君主。成游:盛大规模地出游。成,通“盛”。

南土:指楚地。爰:语气助词。底:至,至南土。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爰,于也。底,至也。言昭王背成王之制而出游,南至于楚,楚人沉之,而遂不还也。”传说周昭王南游至楚,楚人凿其船而沉之,遂不还也。

利:贪求。

逢:迎、为了。彼:那里的。白雉:白色的野鸡。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昭王南游,何以利于楚乎?以为越裳氏献白雉,昭王德不能致,欲亲往逢迎之。”传说昭王末年,楚人骗他,说愿献白雉,昭王信而南游。

穆王:周穆王,西周的第五代君主。巧梅:讲究鞭策之术。王逸《楚辞章句》指出:“梅,贪也。言穆王巧于辞令,贪好攻伐,远征犬戎,得四白狼,四白鹿,自是后,夷狄不至,诸侯不朝,穆王乃更巧词,周流而往说之,欲以怀来也。”《穆天子传》载,穆王爱好游历,讲究驾车之术,他驾着骏马,四方游玩,乐而忘返。梅,通“枚”,马鞭的意思。

周流:到处游玩。流,游。

理:通“履”,行。还理天下:驱马游遍天下。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环,旋也。言王者当修道德,以来四方,何为乃周旋天下,而求索之也?”

妖夫:妖人,不三不四的人。曳(yè叶):拖着、携带。炫(xuàn绚):炫耀,这里指沿街叫卖。

号:大声吆喝。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号,呼也。昔周幽王前世有童谣曰:‘ 弧箕服,实亡周国。’后有夫妇卖是器,以为妖怪,执而曳戮之于市也。”

周幽:周幽王,西周末代君主。谁诛:诛谁。到底要诛杀谁?

褒姒(bāosì包似):周幽王的王后。《国语•郑语》、《史记•周本纪》载:周厉王(周幽王的祖父)时,后宫一宫女碰到龙的唾沫变成的大鳖,不婚而孕。到宣王(周幽王的父亲)时,那宫女生下一个女孩。宫女害怕而抛弃。当时有童谣说:“山桑木弓,箕木箭袋,亡周的祸害‍‌‍‍‌‍‌‍‍‍‌‍‍‌‍‍‍‌‍‍‌‍‍‍‌‍‍‍‍‌‍‌‍‌‍‌‍‍‌‍‍‍‍‍‍‍‍‍‌‍‍‌‍‍‌‍‌‍‌‍。”当时恰有一对夫妇在世上叫卖桑木弓,箕木箭袋。宣王连夜叫人去抓他们,他们乘夜色逃往褒国,路上碰上了被宫女遗弃的女孩,就收养了她,取名褒姒。后周幽王讨伐褒国,褒人把褒姒献给幽王赎罪。幽王从此宠爱貌美的褒姒,不理朝政,犬戎入侵,将幽王杀死在骊山之下,周朝灭亡。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褒姒,周幽王后也。昔夏后氏之衰也,有二神龙止于夏庭而言曰:余褒之二君也。夏后布币糈而告之,龙亡而漦在,椟而藏之。夏亡传殷,殷亡传周,比三代莫敢发也。至厉王之末,发而观之,漦流于庭,化为玄鼋,入王后宫。后宫处妾遇之而孕,无夫而生子,惧而弃之。时被戮夫妇夜亡,道闻后宫处妾所弃女啼声,哀而收之,遂奔褒。褒人后有罪,幽王欲诛之,褒人乃入此女以赎罪,是为褒姒,立以为后,惑而爱之,遂为犬戎所杀也。”

反侧:反复无常。

何罚何佑:它惩罚和保佑的标准是什么?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天道神明,降于人之命,反侧无常,善者佑之,恶者罚之。”

齐桓:齐桓公,齐国国君,春秋五霸之一。九会:九次主持诸侯会盟。《史记•齐世家》记载:齐桓公任用管仲为相,国家强大,曾“兵车之会三,乘车之会六,九合诸侯,一匡天下”。

卒然:最终。身杀:杀身。管仲死后,齐桓公重用堂巫、易牙、竖刁、开方四奸臣,造成内乱,齐桓公被软禁宫中,饥渴而死,三个月还无人收尸。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齐桓公任管仲,九合诸侯,一匡天下,任竖刁、易牙,子孙相杀,虫流出户,一人之身,一善一恶,天命无常,罚佑之不恒也。”

王纣:即纣王。躬:同“竆”,心思、思想。从下文“使乱惑”可知,受迷惑的是纣王的心和思想,并非指其身躯。此竆字为宫的分别字,详解见前文“列击纣躬”之句的解释。

乱惑:糊涂昏庸。

恶:厌恶。辅弼:辅佐、辅佐大臣、忠臣。

服:信任。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服,事也。言纣憎辅弼,不用忠直之言,而事用谄谗之人也。”

比干:纣王的叔父。《史记•殷本纪》记载:比干因忠言直谏,被纣王剖腹剜心。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比干,圣人,纣诸父也。谏纣,纣怒,乃杀之,剖其心也。”

抑:压制。

雷开:纣王的佞臣。顺:阿谀奉承。《吕氏春秋》:“雷开进谀言,纣赐金王而封之。”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雷开,佞人也。阿顺于纣,乃赐之金玉而封之也。”

圣人:这里指纣王的贤臣梅伯、箕子等。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圣人,谓文王也。卒,终也。言文王仁圣。能纯一其德,则天下异方,终皆归之也。”联系上下文,似不通,可备一说。一德:一样好的,真正的品德。

卒:最终、结局的意思。异方:各不相同‍‌‍‍‌‍‌‍‍‍‌‍‍‌‍‍‍‌‍‍‌‍‍‍‌‍‍‍‍‌‍‌‍‌‍‌‍‍‌‍‍‍‍‍‍‍‍‍‌‍‍‌‍‍‌‍‌‍‌‍。

梅伯:纣王的诸侯,因多次忠言直谏被纣王杀死。醢(hǎi海):剁成肉酱。

箕子:纣王的叔父。传说他见梅伯直谏被杀,便装疯。详狂:假装疯狂,装疯。详,通“佯”。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梅伯,纣诸侯也。言梅伯忠直,而数谏纣,纣怒,乃杀之,菹醢其身。箕子见之,则被发详狂也。”

稷(jì既):后稷,名弃。维:是。元子:长子。传说中帝喾(kù库)的元妃姜嫄因踩着巨人的脚印心动,而怀孕生稷。帝喾以为不祥,把他丢在小巷,牛羊爱抚他;把他丢进森林,伐木人救了他;把他丢在寒冰上,大鸟用翅膀覆盖保护他。于是家人又收养了他,并取名叫弃。稷传说中是周人的始祖。他从小热爱种植,长大后教百姓种五谷。他虽未做过帝王,但后人尊他为后稷。

帝:指帝喾。竺(zhú竹):通“毒”,憎恶。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竺,厚也。言后稷之母姜嫄,出见大人之迹,怪而履之,遂有娠而生后稷。后稷生而仁贤,天帝独何以厚之乎?”洪兴祖《楚辞补注》考证说:“竺,一作笃。一云帝何竺、鸟何燠,并无之字。”

燠(yù玉):温暖的意思。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燠,温也。言姜嫄以后稷无父而生,弃之于冰上,有鸟以翼覆荐温之,以为神,乃取而养之。《诗》曰:诞置之寒冰,鸟覆翼之。”

冯弓:拉满弓。冯,通“凭”,满的意思。挟(xié谐):持。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挟,持也。言后稷长大,持大强弓,挟箭矢,桀然有殊异,将相之才。”

殊:特殊才能。将之:任将帅。

惊帝:使帝惊,惊动帝喾。切激:厉害。

逢:大、长大。本句的意思是说怎么能长大成才。王逸《楚辞章句》认为:“言武王能奉承后稷之业,致天罚加诛于纣,切激而数其过,何逢后世继嗣之长也。”可备一说。

伯昌:周文王,姓姬名昌,曾被殷王朝封为雍州伯,故称西伯昌。号:发号施令。衰:殷朝衰败的时候,殷朝末期。

秉:执掌。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秉,执也。鞭以喻政。言纣号令既衰,文王执鞭持政,为雍州之牧也。”鞭:比喻权柄。牧:古代治民之官,这里指诸侯首领‍‌‍‍‌‍‌‍‍‍‌‍‍‌‍‍‍‌‍‍‌‍‍‍‌‍‍‍‍‌‍‌‍‌‍‌‍‍‌‍‍‍‍‍‍‍‍‍‌‍‍‌‍‍‌‍‌‍‌‍。

彻:拆毁。岐:古地名,在陕西省岐山县东北。周人曾建国于此。社:古代祭祀土地神之所,又叫社庙,立于国都,是政权的象征。周灭殷后迁都于丰(今陕西长安县西北),所以拆弃“岐社”,而建“丰社”。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社,土地之主也。言武王既诛纣,令坏邠岐之社,言己受天命而有殷国,因徙以为天下之太社也。”

命:天命。有殷国:获得殷商江山。

迁藏:带着财产。《史记•周本纪》载,周的祖先为逃避戎狄部落侵扰,携家人财物迁居到岐山。

依:西山的百姓为什么能归依他呢?依,依附、归依的意思。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太王始与百姓徙其宝藏,来就歧下,何能使其民依倚而随之也。”

惑妇:指纣王宠妃妲己。《史记•殷本纪》载:“纣爱妲己,妲己之言是从。”

讥:进谏。本句的意思是说大臣们哪还有说话之地。

受:纣王的字。兹:子的假借字。本句的意思是说纣王赐文王喝用亲子肉做的汤。传说纣王把周文王姬昌长子伯邑考杀死并煮成肉汤让周文王喝,用以试探周文王的贤愚。

西伯:周文王。上告:向天帝控诉。王逸《楚辞章句》认为:“言纣醢梅伯以赐诸侯,文王受之以祭,告语于上天也。”可备一说。

亲:亲自,指纣王。就:受。

命:这里指灭亡的命运。不久:不可挽救。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天帝亲致纣之罪罚,故殷之命不可复救也。”

师望:吕尚,号太公望,俗称姜太公,因做过太师,故称师望。肆:店铺。传说姜太公入周前曾经开店卖肉。

昌:姬昌,周文王。识:了解、知道他的才能。王逸《楚辞章句》指出:“言太公在市肆而屠,文王何以识知之乎?”

鼓刀:敲刀。扬声:发出响声。

后:帝王,此指周文王听到敲刀的声音。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后,谓文王也。言吕望鼓刀在列肆,文王亲往问之,吕望对曰:下屠屠牛,上屠屠国。文王喜载与俱归也。”何喜:为什么高兴?

武发:周武王,姓姬名发。殷:指殷纣王。

悒(yì易):愤恨,义愤填膺。

尸:灵牌。集战:会战。《史记•周本纪》载,周文王死后不久,武王就用车载着文王的灵牌,起兵讨伐纣王。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武王伐纣,载文王木主,称太子发,急欲奉行天诛,为民除害也。”

伯林:当做“柏树林”,指鹿台附近的柏树林。雉经:缢死、吊死,悬挂‍‌‍‍‌‍‌‍‍‍‌‍‍‌‍‍‍‌‍‍‌‍‍‍‌‍‍‍‍‌‍‌‍‌‍‌‍‍‌‍‍‍‍‍‍‍‍‍‌‍‍‌‍‍‌‍‌‍‌‍。本句的意思是说把纣王的尸体悬挂在柏树上。

抑地:动地。本句的意思是说武王伐纣感天动地。

集命:皇天降赐天命,让某姓统治天下。

戒之:对殷有何告诫。

受:指纣王。礼:通“治”,治理。

至:通“周”,周人。

汤:商汤。挚(zhì至):伊尹。本句的意思是说开初汤让伊尹做个小官。

后兹:后来。承辅:担任辅佐大臣。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汤初举伊尹,以为凡臣耳,后知其贤,乃以备辅翼承疑,用其谋也。”

卒:最终。官汤:当汤的宰相。

尊食:享受祭祀。宗绪:宗族后嗣。这里指祖宗。《吕氏春秋•慎大揽》记载:“祖伊尹,世世享汤。”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绪,业也。言伊尹佐汤命,终为天子,尊其先祖,以王者礼乐祭祀,绪业流于子孙。”伊尹死后享受特殊荣誉,他的牌位放进了商王朝的宗庙。

勋:功勋。阖(hé和):阖闾,春秋时期吴国的君主,他在位时吴国国力强盛,楚昭王十年(公元前506年),他任用孙武和伍子胥与楚国交战,一度打败楚国,占领楚国都城郢。梦:寿梦,阖闾的祖父,吴国国君。生:通“姓”,孙子。阖闾为寿梦嫡孙。本句的意思是说功勋卓著的阖闾是寿梦的孙子。

离:境遇。散亡:流散逃亡之苦。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寿梦卒,太子诸樊立,诸樊卒,传弟馀祭,馀祭卒,传弟夷末,夷末卒,太子王僚立。阖庐,诸樊之长子也,次不得为王,少离散亡,放在外,乃使专诸刺王僚,代为吴王,子孙世盛。以伍子胥为将,大有功勋也。”

武厉:勇猛。

流:流传。严:应作“庄”,汉朝避讳明帝改“庄”为“严”。威武之意。这里指曾打败过强大的楚国。能流厥严,能够让自己威名流传。

彭铿:人名。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彭铿,彭祖也。好和滋味,善斟雉羹,能事帝尧,尧美而飨食之。”传说他活到了八百多岁。斟:烹调。雉:野鸡。

帝:天帝。何飨:为什么喜欢食用。

受寿:给他的寿命。永多:很长‍‌‍‍‌‍‌‍‍‍‌‍‍‌‍‍‍‌‍‍‌‍‍‍‌‍‍‍‍‌‍‌‍‌‍‌‍‍‌‍‍‍‍‍‍‍‍‍‌‍‍‌‍‍‌‍‌‍‌‍。

长:同“怅”,惆怅。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彭祖进雉羹于尧,尧飨食之以寿考,彭祖至八百岁,犹自悔不寿,恨枕高而唾远也。”本句的意思是说彭铿有那么长的寿命为什么还要惆怅?

中央:指周王朝政权。共(gōng宫):指共伯和,人名。《史记•周本纪》引《鲁连子》:“共伯名和,好行仁义,诸侯贤之。周厉王之道,国人作难,王奔于彘(zhì至),诸侯奉和以行天子事。”牧:治理。这里指摄政。

后:这里指周厉王。根据历史记载,周厉王死后,共伯和想篡位自立,时年大旱,卜为厉王作祟,于是周公(武王姬发弟弟周公旦的后代)与召公立厉王的长子为宣王,共伯和回到共国。怒:指死后作祟。

蜂蛾:比喻反抗周厉王的百姓。蛾,通“蚁”。

固:牢固、坚固。

惊女:女子惊奇。闻一多《楚辞校补》认为“惊女”应为“女惊”,“惊”读为警,指戒令女子勿采薇。可备一说。采薇:根据历史记载,伯夷、叔齐两兄弟反对武王伐纣,义不食周粟,隐居首阳山,采薇为生。一女子在野外碰到他们,说:“你们不食周粟,可薇菜也是周的草木啊!”伯夷、叔齐于是连野生的薇菜也不吃了,绝食七天,天帝派白鹿用乳汁喂养他们,但他们最后还是饿死在首阳山。

佑:保佑、保护的意思。

回水:环绕首阳山之水,这里指首阳山。

萃:同、一起的意思。本句的意思是说兄弟二人为何乐意一起隐居在这里呢?

兄:秦景公,秦国国君。噬(shì事):咬人的恶狗。

弟:指秦景公的弟弟 (qián前)。欲:想弄到手。

两:通“辆”,车辆的意思。

卒:结果。无禄:失掉爵禄。传说 用百辆车换秦景公的猛犬,未成,后 逃到了晋国,连爵位也失去了。

薄暮:傍晚。

归:离开朝廷回归家里。屈原比喻自己回归自然,不问政事。忧:指对国事的担忧,对朝廷的留恋。

厥严:其严,指楚国的威严。不奉:不存在。

何求:还祈求天帝有何用?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言楚王惑信谗佞,其威严当日堕,不可复奉成,虽从天帝求福,神无如之何。”

伏匿:隐藏。本句说他过着流放的生活。

何云:对国事还有什么话说。

荆:荆楚,楚国别名。这里指楚王。作师:兴兵打仗。说楚王动辄兴兵打仗,民不聊生,国家命运怎能长久。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初,楚边邑之处女,与吴边邑之处女争桑于境上,相伤,二家怒而相攻,于是楚为此兴师,攻灭吴之边邑,而怒始有功。时屈原又谏,言我先为不直,恐不可久长也。”可备一说。

悟过:假若楚王能悔悟。

何言:何必多讲呢?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欲使楚王觉悟引过自与,以谢于吴,不从其言,遂相攻伐。言祸起于细微也‍‌‍‍‌‍‌‍‍‍‌‍‍‌‍‍‍‌‍‍‌‍‍‍‌‍‍‍‍‌‍‌‍‌‍‌‍‍‌‍‍‍‍‍‍‍‍‍‌‍‍‌‍‍‌‍‌‍‌‍。”

吴光:吴国的公子姬光,即吴王阖闾。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光,阖庐名也。言吴与楚相伐,至于阖庐之时,吴兵入郢都,昭王出奔,故曰吴光争国,久余是胜。言大胜我也。”争国:指吴楚战争、争夺地盘。

久:长期、一直。余:我们,指楚国。这两句的意思是说吴楚之战,一直都是吴国胜利。

环穿:环绕穿过。闾:古代二十五家为一闾。这里指村子。社:祭祀土地神的地方,这里也是指男女幽会经过的村子。

出:生。子文:楚成王的贤相。《左传•宣公四年》记载,楚先王若敖的儿子斗伯曾寄住在舅家郧(yún云)国,与郧国国君的女儿私通,生下子文。郧国夫人让人把婴儿扔在湖边,却有老虎来给婴儿哺乳。郧君打猎见到,很是恐惧。回来后,夫人告诉他事情的原委,于是他们将婴儿捡回来收养,后来就是令尹子文。这两句的意思是说斗伯绕过村子,穿过丘陵与郧女私通,怎么能生下子文这样的贤人?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子文,楚令尹也。子文之母,郧公之女,旋穿闾社,通于丘陵以淫,而生子文。弃之梦中,有虎乳之,以为神异,乃取收养焉。楚人谓乳为 ,谓虎为于菟,故名斗 于菟,字子文,长而有贤仁之才也。”洪兴祖《楚辞补注》考证说:“一云,何环闾穿社,以及丘陵,是淫是荡,爰出子文。”

告:说。堵敖:楚文王之子熊囏(jiān兼),文王死后继楚王位,在位五年,被其弟楚成王熊恽所杀。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堵敖,楚贤人也。屈原放时,语堵敖曰:楚国将衰,不复能久长也。”可备一说。不长:在位时间不长。

试:应为“弑”,杀的意思。上:指熊囏。予:把王位给予自己。这两句的意思是说熊恽杀兄篡位为何还忠名远扬?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文章辞赋 > 辞赋名篇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