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炎《思佳客·题周草窗《武林旧事》》原文、注释、译文、鉴赏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20

张炎

张炎(1248~1320),字叔夏,号玉田,晚号乐笑翁,祖籍凤翔府成纪(今甘肃天水),客居临安(今浙江杭州)。出身贵族家庭,其六世祖张俊为南渡功臣,封循王。其父张枢,精通音律,与周密为词社社友。前半生生活优裕,宋亡后,因家道中落,穷困潦倒,曾一度北游燕赵欲谋官养生,但均无果,南归后潦倒至死。今存词三百首,辑为《山中白云词》。

思佳客·题周草窗《武林旧事》

【原文】

梦里瞢腾 说梦华,莺莺燕燕已天涯。蕉中覆处应无鹿,汉上从来不见花。

今古事,古今嗟,西湖流水响琵琶。铜驼烟雨栖芳草,休向江南问故家。

【注释】

①瞢腾:同“懵腾”,指半睡半醒,神志不清,恍恍惚惚。

【译文】

只能在恍惚的梦中重温昔日的繁华,莺莺燕燕都已经散走天涯。郑人藏于庙中的芭蕉叶下原本就没有鹿,周人在汉上也没有见过仙女散花。

古今朝代兴衰变迁,只能哀叹世事无常。西湖流水依旧潺潺,如弹奏的琵琶曲。西晋索靖手指洛阳宫门前的铜驼,感叹天下将要动乱。不要面对江南询问家乡故园的情况。

【鉴赏】

周草窗即周密,张炎好友。《武林旧事》是周密在宋亡后写的一本笔记,其第九卷中记述了绍兴二十一年(1151)十月,宋高宗驾临张炎六世祖张俊府邸一事,写当时张府为迎圣驾,大摆御筵,场面甚是奢华隆重。张炎在颠沛流离、潦倒不堪之时读此文,触动了心中愁思,引发了无限感触,于是写下本词。

上片连用典故,感叹往事如梦。一“梦”字总起全篇,点出昔日盛景好似一场旧梦。“梦华”二字借用《列子》中黄帝梦游华胥国的典故,点明盛世不在。“莺莺”一句化用苏轼“诗人老去莺莺在,公子归来燕燕忙”的诗句,强调人散天涯无处寻。“蕉中”两句亦用典故。“蕉无鹿”出自《列子·周穆王》:有个郑国人得鹿后,藏之于庙,并用蕉叶覆盖,后遂忘,以为是梦。“汉上花”出自《韩诗外传》:周人郑交甫在汉上遇二神女,并与之交谈甚欢,后神女解佩赠珠而去。郑喜不自禁,不料刚走数步,珠不见了,二女也不见踪影。词人借蕉中寻鹿、汉上寻花言旧欢难再、旧况难现。

下片全面抒情。前三句点明主旨,叹古今兴衰无常。结尾两句再次化典,引《晋书·索靖传》中索靖指着洛阳宫门前的铜驼感叹天下将乱一事,表达了对世事难料的感慨,同时抒发了不敢、不忍再问“故家”的悲伤、无奈的心情。

全词巧化典故于无形,含蓄隽永,贴合主题;感情真挚,抒情自然,值得称道。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集 > 张炎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