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炎《长亭怨·旧居有感》原文、注释、译文、鉴赏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20

张炎

张炎(1248~1320),字叔夏,号玉田,晚号乐笑翁,祖籍凤翔府成纪(今甘肃天水),客居临安(今浙江杭州)。出身贵族家庭,其六世祖张俊为南渡功臣,封循王。其父张枢,精通音律,与周密为词社社友。前半生生活优裕,宋亡后,因家道中落,穷困潦倒,曾一度北游燕赵欲谋官养生,但均无果,南归后潦倒至死。今存词三百首,辑为《山中白云词》。

长亭怨·旧居有感

【原文】

望花外、小桥流水,门巷愔愔,玉箫声绝。鹤去台空,佩环何处弄明月?十年前事,愁千折、心情顿别。露粉风香谁为主?都成消歇。

凄咽。晓窗分袂处,同把带鸳亲结。江空岁晚,便忘了、尊前曾说。恨西风不庇寒蝉,便扫尽、一林残叶。谢杨柳多情,还有绿阴时节。

【译文】

这里曾经百花环绕,小桥流水。而如今门前的巷子衰败幽深,也没有了箫管音乐之声。亭台上的白鹤已不知去向,你佩戴着玉环,如今在哪里把赏明月?故居被籍没已经十年了,而今重游故地仍让人愁肠千结,心潮澎湃。昔日之花如今都已不复存在了。

这不由得让人凄楚抽咽。清晨与你在窗前分别,一起把鸳鸯带结成结。长江水空,岁月催人老,我至今仍没有忘怀。可恨西风暴虐,连寒蝉都不放过,还横扫林木,只留下一地残枝败叶。幸亏杨柳多情,还有重绿成荫的时节。

【鉴赏】

张炎出身贵族世家,其六世祖张俊是南宋初年的大将军,获封偱王,其祖父张濡是独松关守将。但在1276年元兵攻破临安时,张濡获罪被磔杀,随后张家被抄,家道中落。后来张炎于潦倒之际曾往燕赵之地谋官,无果,失意而归。此词即是词人在国破家亡十年后,重访故居时所作,其中暗寓了词人的此段遭遇。

上片重在描写故居。起首两句是对昔日繁盛时期故居的描写:百花环绕,生机勃勃;幽静清雅,颇具诗情画意。但随后“门巷”两句,即与前面形成强烈对比,极力渲染故居今日的衰败和清冷。随后,词人由景生情,开始诉说心中的凄楚。“鹤去台空”一句,再写故居的落寞,而“佩环”一句则化用杜甫“环佩空归月夜魂”的诗句,暗寓词人对亡妻的深切思念和哀悼。随后词人由“十年前事”追忆过去,写十年已过,今日旧地重游,愁肠百转。结尾两句,词人借昔日之花早已凋落感叹如今的“物是人非”。

下片重在抒情。“凄咽”二字承接上文,引发词人的无限伤感。“晓窗”两句,词人再忆与爱妻的生死诀别,而“江空岁晚”三句则详写当时的温情别语。“便忘了”是反语,实际上是强调词人会铭记终生。“恨西风”三句是词人发自内心的控诉和呼喊。此处的西风喻指蒙古统治者,他们在华夏大地上肆意蹂躏,如同“扫尽一林残叶”般残忍无情。词人用一“恨”字,充分表达了自己心中的怨恨。接下来,词人以多情杨柳结束全篇,暗示自己今后漂泊无定,恐再难归来。

全词情真意切,句句含情,字字带泪,读之令人涕零如雨。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集 > 张炎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