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赏析、写作背景、作者表达情感解读、艺术创作手法鉴赏?

作者:转载    来源:网络    时间:2020-05-12 08:37:05

临江仙

双调,各五句,上下片同调,逢二、三、五句押平声韵。常见的《临江仙》的体式有三种:一种是五十八字,如晏几道《临江仙》;一种是六十字,如苏轼《临江仙》,上下开篇第一句由六字增为七字;第三种也是五十八字,在第二种基础上,上下片的第四句减为四字。

晏几道《临江仙·梦后楼台高锁》

梦后楼台高锁,酒醒帘幕低垂①。去年春恨却来时②,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③。

记得小苹初见④,两重心字罗衣⑤,琵琶弦上说相思。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⑥。

注释

①“梦后”二句:写梦醒后室内的寂寞景象,暗示醉梦中的欢情消失了。

②“去年”句:去年离别时的怅恨随着春天的到来又涌上心头。

③“落花”二句:以双燕反衬人的孤独。出自五代翁宏《宫词》。

④小苹:一位歌女的名字。

⑤两重心字罗衣:印有两重心字图案的罗衣,寓意心心相印。

⑥彩云:指小苹。

赏析

这首词写作者对歌女小苹的怀念。“梦后楼台高锁”,“梦”是晏几道词中出现频率极高的词,所以有研究者说晏几道是沉醉在睡梦中的词人。李煜也常常写到“梦”,而他的所有的“梦”几乎都是往日繁华之“梦”、归国之“梦”,如“闲梦远,南国正清秋”、“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望江南》)。晏几道则以“梦”写尽相思中的种种婉曲深刻的情感体验。李煜的梦以强烈的今昔对照震撼人心,而晏几道的梦以执着的深情打动人心。“去年春恨却来时”。又是春天,去年的春天到来时,也带来了去年的春恨。这也就是冯延巳“每到春来,惆怅还依旧”的意思。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写诗意的春愁当中的相思之情。这是晏几道的代表作《临江仙》里的代表句,但实际上原文搬用了五代翁宏《宫词》里的句子:“又是春残也,如何出翠帷?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寓目魂将断,经年梦亦非。那堪愁向夕,萧飒暮蝉辉。”为什么少有人知翁宏诗,而晏几道的原文引用,不仅没有人质疑他剽窃,反而一经使用便点铁成金,获得一片赞誉之声?

词和诗有着不同的话语系统、意象特征和意境。不同的文体有不同的体制,体制包括语言、句式、节奏、是否入乐等。作为案头文学来说,诗和词在句式、平仄上有不同的要求,这是不可改变的硬性规定,而相对软性的是词和诗在语言表达上的不同,相对来说,词比较柔婉,而诗更雄健。当然,诗也可以有阴柔之美,但词和诗一般来说还是有着不同的审美要求、不同的语辞意象,并进而形成不同的意象群和境界。比如小桥、流水、画屏、帘栊、雕栏、斜阳、细雨、烟柳、画桥、翠幕,这样的语辞就往往更多的被用在词中。宫词是一种颇为接近词的诗歌类别,多写后宫女子的愁怨,这首诗写女子的春愁,是宫词常见的题材,艺术表现上并无新意,且没有形成完整的意境;晏几道的词,则写落花、微雨、双燕、形单影只的人,在楼台帘幕间徘徊低吟,便形成更为浑融、婉约的词境,所以这两句在翁宏诗中湮没无闻,而到了晏几道的词中,就如同自然天成的好句子。

下片写作者对小苹的回忆。“记得小苹初见,两重心字罗衣”。初见的美好根深蒂固地刻在心上。当时的小苹,穿着印有两重心字图案的罗衣。“琵琶弦上说相思”,指小苹的善弹琵琶,也指他们二人借音乐传情达意。“当时明月在,曾照彩云归”,这最后两句以一种明朗的色彩、飘逸的画面定格小苹的形象。相比姜夔的句子:“淮南皓月冷千山,冥冥归去无人管”,同样是写所爱的女子在月色下的形象,姜夔的深情冷笔和晏几道的深情彩笔一望而知。不过,晏几道的这两句,在表面灿烂的语辞下,同样有着深沉的悲剧感。李白的《宫中行乐词》说:“只愁歌舞散,化作彩云飞。”白居易的《简简吟》说:“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而后来曹雪芹《红楼梦》为晴雯所写判词正可算作这两句的一个注解:“霁月难逢,彩云易散”。歌舞散尽,往事如梦,与晏几道的很多词一样,怀念那些美丽的女子,也就是怀念他曾经的美好生活。而最后,一切如彩云般化为虚空,只剩明月映照孤寂。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shiji/yanjidao/20200512269550.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