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逋《山园小梅》原文|注释|赏析

作者:张萍    来源:原创

林逋《山园小梅》原文|注释|赏析

众芳摇落独暄妍①,占尽风情向小园。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②。

霜禽欲下先偷眼③,粉蝶如知合断魂④。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⑤。

注释

①暄妍:明媚艳丽。

②“疏影”二句:写月下梅花的身姿和幽芳。

③霜禽:冬天的鸟。偷眼:不敢正视。说明梅花品格的高洁。

④“粉蝶”句:想象蝴蝶如见了此花当更为之倾倒。

⑤“幸有”二句:有梅花作为知己听我吟诵诗句,哪还要俗人来伴唱和饮酒。檀板,檀木制作的拍板。

赏析

林逋是隐居在西湖边的隐士,种梅养鹤为伴,人称“梅妻鹤子”。他极爱梅花,写了很多咏西湖梅花的诗,曾经广为传诵,以致于后人提到咏梅的好诗,总忘不了他。这首《山园小梅》便是他最有名的一首梅花诗。

这首诗最著名的一联是“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而其他几联水平与它并不相称,所以人们关注这首诗也多是称赞“疏影横斜”这一联,历来有许多赞美之辞,而苏轼的话最有意思。苏轼的朋友王诜曾对他论及这两句说:“咏杏与桃李皆可用。”苏轼说:“可则可,但恐杏李花不敢承当。”意思是这两句所表现出的梅花的神韵和清幽高洁之美,是梅花独有的,不能够用来形容杏花桃花李花一类。历来形容杏花桃花,其实也有许多佳句,如《诗经》中的“桃之夭夭”,杜牧的“牧童遥指杏花村”,后来宋祁的“红杏枝头春意闹”。

花本来是没有情感、没有意志的,但它们开放的特点却让人们有了很多联想,比如从这些描写桃花杏花的诗里可以看出来,它们都是开得灿烂的、枝繁叶茂的,让人感受到盎然的春意;梅花却往往开在百花凋零、风雪交加的寒冬早春,于是人们赋予了它傲雪斗霜的节操、清幽高洁的美丽,这种联想被越来越多的人所接受,便成为附着在花上的人文意蕴。宋代正是凸显梅的清雅风神的时代,林逋的这一联诗便因写出了梅的品格精神而被人们接受和赞誉。

这两句从水边之影和月下之香写出梅花雅逸高洁的姿态和神韵,它是遗貌取神的,符合宋人对于咏物诗咏物而不粘滞于物的特点。同题之二中“雪后园林才半树,水边篱落忽横枝”一联笔力遒劲,意境开阔,与“疏影”一联同为格高韵胜之句,亦深受称赏。有意思的是,欧阳修黄庭坚,同样是宋诗大家,他们对这两句的高下品评就有所不同。欧阳修很喜欢“疏影”一联,而黄庭坚更赞赏“雪后”一联。这种评价上的分歧很有意味,它既跟欧阳修和黄庭坚的个人审美趣味有关系,也正体现着唐诗和宋诗的区别。从唐宋诗之别来说,林逋是晚唐体作家,他是学唐的,但也有超越晚唐体以及体现由唐到宋的过渡性的特征,比如同是写梅,“疏影”这一联写得风姿绰约、情韵悠然,就颇有唐诗的“风神情韵”,而“雪后”这一联,就颇有宋调的瘦硬劲峭之感,它的意象疏朗、用虚字、格调瘦劲,都是宋诗风味。而从个人审美趣味来说,欧阳修和“三体”(白体、晚唐体、西昆体)作家不同,他是宋调的创立者,但从他个人的创作来说,又常常是一唱三叹、情韵悠然的,而黄庭坚的诗风正是瘦硬劲峭,所以他们不同的审美趣味也导致了在诗歌评价上的分歧,但这种分歧并不影响他们对林逋咏梅诗的总体的赞赏。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shiji/linbu/20200504269051.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