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吴君尚之 二首》敝帚集与游学家书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20-09-06 10:02:52

寄吴君尚之 二首

光阴容易叹蹉跎〔1〕

况是客中恨〔2〕里过。

人到无聊〔3〕诗兴断,

交成莫逆〔4〕泪痕多。

相逢锦里悲萍梗〔5〕

欲刬龟山缺斧柯〔6〕

一着铸成天大错〔7〕

心如磨蚁〔8〕总无何。

说明

此题二首作于1911年1月。吴尚之,乐山县(今乐山市中区)人。1906年春与作者一起考入乐山高等小学堂,结为莫逆之交。1911年1月,作者参加成都学界发起的国会请愿遭镇压,因拒绝带头复课被学校斥退,搬出学校暂住乐山同乡在成都常住的旅店里。与故交在成都相逢,感慨系之,作诗二首,抒发对诚挚友谊的珍惜和愤世嫉俗的思想感情,对庸俗世交深恶痛绝。《诗稿》推断此诗作于1910年,似缺少依据,亦与诗中“一着铸成天大错”的内容不符。

注释

〔1〕蹉跎,光阴虚度。《晋书·周处传》:“欲自修而年已蹉跎。”

〔2〕恨,指因参加国会请愿风潮遭学校斥退,客居旅店中时间白白流逝而生的愤疾之情,非指离恨。

〔3〕无聊,指无事心烦,闲得无聊。王逸《九思·逢尤》:“心烦愤兮意无聊。”

〔4〕莫逆,情投意合,友谊深厚。《庄子·大宗师》:“莫逆于心,遂相与为友。”

〔5〕锦里,本指成都城南锦江一带地方。《华阳国志》:“锦江织锦濯其中,则鲜明,故曰锦里。”杜甫《为农》:“锦里烟尘外,江村八九家。”萍梗,漂泊不定。许浑《晨自竹径至龙兴寺崇隐上人院》:“客路随萍梗,乡园失薜萝。”

〔6〕划,削去。龟山,湖北汉阳的龟山,前枕长江,北带汉水,为扼守长江之要塞。斧柯,斧柄,代指斧。此句谓想远走高飞,却被关山阻隔。

〔7〕天大错,指1911年1月成都学界发起速开国会、仿行宪政的请愿风潮,作者以分设中学丙班代表参加请愿,遭当局镇压。作者因拒绝带头复课,被学校斥退。同时被斥退的还有好友张伯安。这是作者首次参加政治斗争,所以用“天大错”一语,证明这仅是他在辛亥革命期间参加革命斗争的开始,而非忏悔、认错。可看做诗词酬赠中的常用手法。

〔8〕磨蚁,如蚂蚁随磨转动。见《晋书·天文志》。喻遭学校斥退,客居旅店的无奈心境。

翻云覆雨〔1〕喻交游,

杜老〔2〕新诗几度讴。

好酒于今知贾祸〔3〕

多言自古易遭尤〔4〕

嘤嘤〔5〕怕听春禽啭,

负负〔6〕徒呼狂雨愁。

莫笑翟公门有雀〔7〕

世人半似沐冠猴〔8〕

注释

〔1〕翻云覆雨,喻反复无常,玩弄手段。杜甫《贫交行》:“翻手作云复手雨,纷纷轻薄何须数!”

〔2〕杜老,杜甫(712—770),字子美,唐代大诗人。先世由原籍襄阳(今属湖北)迁居巩县(今属河南)。自幼好学,有政治抱负,写过许多优秀诗篇,反映民间疾苦,人称“诗史”。作者少年时代受杜诗影响,在炼字、铸句上尤见功力。

〔3〕贾祸,自取祸患。《左传·定公六年》:“以杨楯贾祸,弗可为也已。”

〔4〕遭尤,遭受怨尤,容易得罪人。

〔5〕嘤嘤,鸟鸣声,喻人之求友。《诗·小雅·伐木》:“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嘤其鸣也,求其友声。”

〔6〕负,愧也。非常惭愧。《后汉书·张步传》:“步曰:‘负负不可言者。’”李贤注:“负,愧也。再言之,愧之甚。”

〔7〕翟公,《诗稿》作“瞿公”,据原稿校改。门有雀,即门可罗雀,形容门庭冷落。《史记·汲郑列传》:“夫以汲、郑之贤,有势则宾客十倍,无势则否,况众人乎!下邽翟公有言,始翟公为廷尉,宾客阗门,及废,门外可设雀罗。翟公复为廷尉,宾客欲往,翟公乃大署其门曰:‘一死一生,乃知交情。一贫一富,乃知交态。一贵一贱,交情乃见。’汲、郑亦云,悲夫!”

〔8〕半似,《诗稿》正文作“半是”,书后附表勘误。沐冠猴,沐猴戴帽,比喻虚有仪表、趋炎附势之徒。《史记·项羽本纪》:“人言楚人沐猴而冠耳,果然。”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集 > 郭沫若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