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陇西行(其二)·唐·陈陶》原文与赏析

时间: 2019-05-09 12:30:22    作者:张磊    来源:原创

唐·陈陶

誓扫匈奴不顾身, 五千貂锦丧胡尘。

可怜无定河边骨, 犹是春闺梦里人。

《陇西行》是乐府旧题,属《相和歌·瑟调曲》,以写边塞战争为内容。陈陶采用这一旧题一共写了四首,这是第二首。他也从边塞战争取材,却另辟蹊径,以反映唐代长期的边塞战争给人民造成的苦难为主题。

“誓扫匈奴不顾身”,写战士高昂的士气和献身精神。“誓扫”概括了同仇敌忾、英勇杀敌的战斗意志,“不顾身”表现了慷慨悲壮、不惜牺牲的气概。“貂锦”指羽林军的服装貂裘锦衣,这里代指装备精良,“貂锦”有“五千”之多,自然是精锐部队。“五千貂锦丧胡尘”,精锐部队有这样多的人战死,足见伤亡惨重,而战斗的激烈也就可以想见了。这首二句写出陇西(甘宁二省的陇山之西)边塞的激烈战斗,五千忠勇战士悲壮地战死沙场,诗人以精炼概括的语言,给人以深刻的印象。不过,这两句还只是铺垫,后两句“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才是揭示主题之所在。无定河,为黄河中游支流,在陕北,是唐代边塞战地。春闺,即春季青年妇女的卧室。无定河边骨,是那些战死者累累枯骨,春闺梦里人,是那些充满恼人的相思的春夜闺房里少妇们梦中的丈夫。河边骨是实,梦里人是虚,“犹是”二字把现实与梦境这二者联结起来,以强烈的对照,起到震撼人心的艺术效果。杜甫《兵车行》有“君不见青海头,古来白骨无人收”句,而这首诗的用意则更上一层:无定河边,战死者的白骨蔽野,而那散乱狼藉的累累枯骨,还正是少妇们梦魂缭绕的亲人,她们在梦中还正盼望与归来的征人团圆呢。此情此景之前的“可怜”二字,极富感情色彩,蕴含着无限的感慨和同情。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