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说·幽州夜饮》原文与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6-17 20:54:14

《张说·幽州夜饮》原文与赏析

张说

凉风吹夜雨,萧瑟动寒林。

正有高堂宴,能忘迟暮心?

军中宜剑舞,塞上重笳音。

不作边城将,谁知恩遇深!

据《新唐书·张说传》:开元初,张说为中书令,因与姚元崇不和,罢为相州刺史、河北道按察使,坐累徙岳州。后以右羽林将军检校幽州都督。都督府设在幽州范阳郡,即今河北蓟县。这首诗就是他在幽州都督府所作。诗中描写了边城夜宴的情景,颇具凄婉悲壮之情,也曲折流露出诗人对遣赴边地的不满。

全诗紧扣题目,以“夜饮”二字为中心,逐步展开写景和抒情。开始二句描写“夜饮”环境,制造气氛。“凉风吹夜雨,萧瑟动寒林”。这正是秋深风凉之时,在幽州边城的夜晚,风雨交加,吹动树林,只听得一片凄凉动人的萧瑟之声。这一切,形象地写出了边地之夜的荒寒景象。第二句还暗用了宋玉《九辩》中的诗意: “悲哉秋之为气也,萧瑟兮草木摇落而变衰!”进一步加重了诗句中悲伤的色彩。在这样的环境中,作者悲愁的心绪,已经见于言外。而这“夜饮”,显然正是为了要驱走这恶劣环境带来的悲苦,浇平胸中的块垒。宴会还没有开始,从极意渲染、暗示中,已经给“夜饮”蒙上了一层愁苦的阴影。

第二联紧接一、二句,进入“夜饮”,抒发作者的感叹: “正有高堂宴,能忘迟暮心?” “正”字接转巧妙,它紧承首联对环境的描写,同时也自然地转入到宴会。诗人说,正是在这风雨寒冷的夜晚,我们在高敞的厅堂中排开了夜饮的筵宴,这似乎应当值得高兴,但在这样的环境中,我又怎能忘怀自己的衰老和内心的悲伤呢? “能忘”句以问句出之,把诗人内心的郁勃之气曲折地表露了出来。而且,这种迟暮衰老之感,在边地竟是那样强烈,盘据胸次;挥之不去,即使是面对这样的“夜饮”,也排遣不开啊!诗人内心的悲苦之深,已经不言而喻。诗中还化用了屈原《离骚》句意: “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 把诗人心意表达得更加婉曲、深沉。

如果说第一、二联的诗意极为低沉、悲抑,诗人一直在痛苦中徘徊的话,那么,到第三联,随着宴会开始,并逐渐进行到高潮的时候,诗人的情绪也随之昂奋起来,诗情也有了亮色: “军中宜剑舞,塞上重笳音。”这虽是在荒寒之地,但毕竟是在军事中心的都督府,宴会之间,军士们舞起剑来,那矫健刚劲的舞姿,慷慨雄伟的气魄,也叫诗人为之感奋。《史记·项羽本纪》中项庄说: “军中无以为乐,请以剑舞。”舞剑是为了助兴,增加席间的欢乐气氛。一个“宜”字,曲曲传出诗人对剑舞的欣赏,似乎在点头赞叹。但接着吹奏起胡笳时,那呜呜的声音,使席间短暂的欢乐顿然消失,而充满着一片悲凉的情调,诗人的心情也随之沉重起来。一个“重”字,表现出塞上本来就多悲凉之意,这与诗人的远戍之苦、迟暮之感,融合在一起,成为心灵上的沉重的负担,诗情在稍稍有了亮色之后,又忽然黯淡起来。这一联在豪壮中寓悲凉,在跌宕起伏中显露出诗人难以平息的滚滚思潮,直至逼出最后一联。

“不作边城将,谁知恩遇深!”这一结尾颇有些出人意外。照一般常情,这里似应该接着抒发乡思离情或远戍悲苦,与前面的诗意相一致。但这十个字却好象铿锵有声,似乎将上面的愁苦一扫而光,转而感激皇上派遣的深恩,以在边城作将为乐、为荣。沈德潜在《唐诗别裁集》中就评论说: “此种结,后唯老杜有之,远臣宜作是想。”他真以为诗人是在感谢皇恩浩荡,还号召以后的边将要向诗人学习呢! 其实,这完全是误解。其原因,一是沈德潜提倡“温柔敦厚”的诗教,有一种先入为主之见;二是深入玩味不够,将诗意看得过于平实了。我们只要深入分析,结合他当时不得已而到边地的情况,联系诗歌前三联的悲伤愁苦情绪,就不难看出,这最后一联完全是由上面逼出来的愤激之语,他把对朝廷的满腹牢骚,隐藏在这看似感激而实含怨望的十字之中,象河水决堤似地喷涌而出,表现了思想上的强烈愤慨和深沉的痛苦。清人姚範就看出了这一点,他评论说: “托意深婉。” (《唐宋诗举要》引)这一联的确托意遥深、措语婉曲,可谓“得骚人之绪”,寄寓着作者悲愤的感慨,它与首联的悲苦的边塞荒寒之景,恰成对照,相得益彰。全诗以景起,以情结,首尾照应,耐人咀嚼。

诗歌在语言上刚健质朴,虽是写景之语,也决无华丽之辞,与边塞情调极为相称。遣词用字也十分精切,例如“吹”、“动”、“宜”、“重”这些字,看似一任自然,实际经过认真锤炼,用得恰到好处,对写景、抒情起了很好的作用。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唐诗经典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