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眘虚·暮秋扬子江寄孟浩然》原文与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刘眘虚·暮秋扬子江寄孟浩然》原文与赏析

刘眘虚

木叶纷纷下,东南日烟霜。

林山相晚暮,天海空青苍。

暝色况复久,秋声亦何长!

孤舟兼微月,独夜仍越乡。

寒笛对京口,故人在襄阳。

咏思劳今夕,江汉遥相望。

这是一首五言古诗。作者生动地描写了越中扬子江(即长江)暮秋的景色,表现了滞留异乡的客愁和对故人孟浩然的深切思念,风调伤婉清雅,感情真挚动人。

从题目看,这首诗是“以诗代书”。诗人从京口(故城在今江苏镇江市) 附近扬子江暮秋时节的肃杀景象缓缓写起,从迷茫的景色中引出独居越乡的客愁,进而怀想起远在湖北襄阳的友人孟浩然。全诗在结构上层层引进,步步深入,读来如友人晤谈,娓娓情深。

全诗大致可以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从开始的“木叶纷纷下”到“独夜仍越乡”,共八句,写秋江暮景和月夜客思。统观全诗,作者似在与京口遥遥相对的靠扬州那面的长江北岸,他独自一人,临江而望,只见经霜后的树叶纷纷下落 “木叶纷纷下,东南日烟霜”两句,是采用因果倒装的手法。因为东南地势低湿,暮秋时节雾多霜大,所以树木的叶子纷纷脱落。这里逆笔取势,有力地突出了“木叶纷纷下”这一具有特定含义的秋景,一下子给读者以黯然伤怀的感觉,并融贯全篇。“木叶纷纷下”是从屈原《九歌·湘夫人》中化来: “嫋嫋兮秋风,洞庭波兮木叶下。”作者在“木叶下”三字中嵌以“纷纷”二字,突出了落叶之多,这正与题目中接近初冬的“暮秋”节候相吻合,下字生动、准确而又巧妙。开始两句看似毫不费力,随意写来,然而其中却蕴藏着诗人的意匠。接着作者看到,“林山相晚暮,天海空青苍”。傍晚时分,长江两岸林山相依,暮色苍茫;而江天相接,一片青苍。两句中,“相”字使林山与暮色融合无间,显得暮色广阔无边;“空”字,又生动地写出了在余光映照中,江上的空明景像。两岸与江中,迷茫与空明,组成了一幅极其形象的秋江暮景图。

如果说,前四句作者只是在不动声色地客观写景,通过景语来暗示情绪,那么,到后四句,作者则是把情、景交织在一起来表现,让感情逐渐外露出来。“暝色况复久,秋声亦何长!”作者临江眺望已久,暮色愈加浓重,只听得江上凄紧的秋风和澎湃的水声,浩大而又苍凉。“瞑色”与“秋声”,从视觉和听觉两个方面使人产生愁绪,而“况复久”、“亦何长”的反复感叹,更说明了这种愁绪的沉重,诗人的情感直接表露了出来。“孤舟兼微月,独夜仍越乡。”眺望了很久,才看见月亮从江上升起,水面漂浮着一叶孤舟,此时更激起了作客越乡(此是对东南地区的泛指) 的孤苦之愁。“微月”,写出月光在江雾笼罩中,一片朦胧的景象,与孤舟相映,把羁旅之思表达得更为强烈; 而下句中的“仍”字,说明作者滞留已久,独夜乡愁,难以忍耐,又进了一步,下字特为精切。这四句情景交融,在前四句的基础上又深入一层,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作者感情的逐步变化,为下文勾起无限的故人之思,作了充分的铺垫和酝酿。

第二部分是最后四句,写对襄阳故人孟浩然的深切思念,它是前八句情、景的必然深化,也是全诗的归趣所在。这四句,作者不断变换角度和手法,把思友之情,写得淋漓尽致。“寒笛对京口,故人在襄阳。”作者临江而望已久,由乡愁而引出思友之念,于是他在月下吹起笛子,来抒发对故人思念的情怀,然而这笛声恐怕只有长江对岸的京口听得到,那关山万里、远在湖北襄阳的友人孟浩然怎么可得而闻呢?这两句是从自己方面着笔,来写对襄阳故人的思念。“寒笛”二字,不仅表示夜深天冷,也表明笛声凄咽,其思念故人的愁绪,已见诸言外。同时,作者以京口之近,来反衬襄阳之远,笛声难达,情思难传,思念之中,也透露出怅惘之情。最后两句,“咏思劳今夕,江汉遥相望”,又换了一个角度,从孟浩然对自己的思念着笔,来表现江、汉两地的情思相牵。作者想象,孟浩然今晚也在思念自己,正在不辞劳苦地吟诗,以表达久别后的怀念之情,那分处汉水(襄阳在汉水之侧) 和长江两地的友人,都在彼此遥望啊! “咏思劳今夕”,表明了孟浩然的诗人身份,而以写诗来表达相思还透露出文人风雅,特别是一个“劳”字,更体现出孟浩然对自己的思念之切。这是翻进一层的写法,通过写对方对自己的思念,而进一步表现出自己对对方的强烈感情,从而表现出双方的深情厚谊,诗情婉曲而深厚。“遥相望”三字,还留下了悠远的余味,诗人好象在说,我们不知何时才能再见面啊! 结句如袅袅余音,留下了无尽的情思。全诗从写景开始,到情、景交织,再到抒发怀人之情,层层深化而又联系自然,从容不迫而又变化多姿,充分体现了诗人的艺术技巧。

此诗是“以诗代书”,它如同一篇文笔优美、感情真挚的短札,读来引人入胜。但是,它比短札还多了一层诗歌所特有的诗情美和声情美。诗为五古,在平仄安排上本可随便,但其中如“孤舟兼微月,独夜仍越乡” (平平平仄仄,仄仄仄仄平)、“寒笛对京口,故人在襄阳” (平仄仄平仄,仄平仄平平)等,却与律句较为接近,大致对仗,显得音调和谐。全诗一韵到底,读来自然流畅;前五韵为平声,而最后一韵却用仄声,平仄相间,流畅中也有变化。古诗句法本重散行,但从“林山相晚暮”到“故人在襄阳”八句,每两句在文字上都大致对偶,初看好象排律,作古诗而又给人以整饬和谨严感,这或许是作者的一种探索。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唐诗经典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