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白·扶风豪士歌》原文与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李白·扶风豪士歌》原文与赏析

李白



洛阳三月飞胡沙,洛阳城中人怨嗟。

天津流水波赤血,白骨相撑如乱麻。

我亦东奔向吴国,浮云四塞道路赊。

东方日出啼早鸦,城门人开扫落花;

梧桐杨柳拂金井,来醉扶风豪士家。

扶风豪士天下奇,意气相倾山可移;

作人不倚将军势,饮酒岂顾尚书期。

雕盘绮食会众客,吴歌赵舞香风吹。

原尝春陵六国时,开心写意君所知。

堂中各有三千士,明日报恩知是谁?

抚长剑,一扬眉,清水白石何离离。

脱吾帽,向君笑;饮君酒,为君吟:

张良未逐赤松去,桥边黄石知我心。



这首诗,是诗人在安中之乱爆发后第二年的春天奔往吴地,在一位被称作“扶风豪士”的人家里做客时即席写成。诗写得天然爽利,豪俊动人。但是,真要读懂它,却有不少障碍。首先遇到的一个问题,就是“扶风豪士”为何许人。

关于“扶风豪士”的考证虽然缺乏很坚实的材料,但李白在《溧阳濑水贞义女碑铭序》中提到过溧阳“主簿扶风窦嘉宾”,所谓“扶风豪士”很可能就是这位籍贯扶风的溧阳县主簿(此说见何静《“扶风豪士”是谁》一文,载《唐代文学论丛》总第2期)。他名叫嘉宾,大约性情豪爽而好客,因此,李白称他为“豪士”。李白一生走到处常常受到地方官的款待,他“来醉扶风豪士家”也就不足为怪了。

诗一开始,直写时事: “洛阳三月飞胡沙,洛阳城中人怨嗟。天津流水波赤血,白骨相撑如乱麻。”这一年的正月,安禄山在洛阳称“大燕皇帝”,洛阳成了叛军的政治中心。暮春三月,江南正是莺飞草长时节,洛阳却天昏地暗,胡尘飞扬。洛城西南的天津桥下血流成河,洛城的郊野白骨如山,这是何等怵目惊心的悲惨景象!

在这国难当头的时刻,李白采取了什么具体行动呢? “我亦东奔向吴国,浮云四塞道路赊”,他向着东方奔亡了。如何看待李白的东奔,是我们遇到的第二个问题。

这须找一点旁证。李白在同一时期所作《经乱后将避地剡中留赠崔宣城》诗中写道: “我垂北溟翼,且学南山豹。”看来,他是打算静息伏处,以待时机。在同期所作《猛虎行》诗中他又写道: “张良未遇韩信贫,刘项存亡在两臣。暂到下邳受兵略,来投漂母作主人。”他以不得志时的张良、韩信自比,看来是企望有所作为的。其东奔说不定正是要寻找报国的门径。而“浮云四塞道路赊”一句,不正表现了出路难觅时那种迷惘心情吗?

就在这时,李白遇到了“扶风豪士”,“东方日出啼早鸦”以下十句,铺陈在豪士家饮宴的场景。如何看待这段描写,是我们遇到的第三个问题。清人毛稚黄说: “方叙东奔,忽著‘东方日出’二语,奇宕入妙。” (《诗辨坻》)奇宕,就是叙事过程的跳跃和描写场景的转换。经这一宕,转出一个明媚华美的境界,诗人好整以暇地铺写了一大段。其实这是闲中着色:四句赞美环境,四句赞美主人,两句赞美盛筵。这些诗句并不意味着李白置国家于不顾而寻求个人安乐,而不过是即事即景的一段应酬之辞罢了。从章法上说,有了这段穿插,便觉忙里偷闲,疾徐有致,变幻层出。

李白并没有在酣乐中沉醉。铺叙过后,转入抒情,诗人渐次敞开了心胸: “原尝春陵六国时,开心写意君所知。堂中各有三千士,明日报恩知是谁?”这里举出战国四公子,主要用意已不是以之赞美主人,而是欲以引发下面的自我抒怀。在战国那个动乱的时代,赵国的平原君、齐国的孟尝君、楚国的春申君、魏国的信陵君各自养了数千门客,其中不乏杰出人物,如李白曾经热情赞美过的朱亥、侯嬴二壮士,就出于信陵君门下。他们重义气,轻死生,以大智大勇协助信陵君成就了却秦救赵的奇勋,千秋万代,为人传诵。如今又赶上了动乱的时代,李白很想效法他们的榜样,施展才能,报效国家(后来的应召入永王军幕,就是他行动的明证)。眼前这位扶风豪士虽然不能给李白提供立功报国的现实机会,但他“开心写意”以待李白,使李白顿生知遇之感,禁不住要将胸中事一吐为快。“明日报恩知是谁”一句极为自负,意谓我今天受了你的款待,明日定要干出一番事情来教你瞧瞧!诗人故意用了反诘语气,将下文逗起:

“抚长剑,一扬眉,清水白石何离离!脱吾帽,向君笑;饮君洒,为君吟:张良未逐赤松去,桥边黄石知我心。”末段自明心迹,神采飞动,一片真诚。南朝陈代诗人江晖有句: “恐君不见信,抚剑一扬眉。” (《雨雪曲》)古乐府《艳歌行》有句: “语卿且勿眄,水清石自见。”李白化用其语,以“三三七”的句法出之,如金石掷地,铿然有声。“清水白石”比喻心地光明,“脱吾帽”四句益发烂漫,活画出诗人率真的天性。而后,以张良为喻,张良怀抱着向强秦复仇的志向,在沂水桥上遇见黄石公,接受了《太公兵法》一编。后来,他辅佐汉高祖刘邦,立下了不世之功。天下大定后,他不留恋富贵,自请引退,跟着赤松子去学仙。李白把张良的事迹倒转过来,说“张良未逐赤松去,桥边黄石知我心”。如何理解这两句诗,是我们遇到的又一个问题。有人说这是李白在表白自己一贯的功成身退的理想。这种看法并不错,但没有将此处诗意讲透。这两句的真正含意是:我之所以没有象张良那样随赤松子而去,是因为功业未成,故身不能退;特别是国难当前,我更得报效于国家。耿耿此心,黄石公可以明鉴。扶风豪士在席间一定说了许多赞许李白的才能抱负、鼓励他建功立业的话,李白深受感动,便披肝沥胆地做了这一番表白。

读《扶风豪士歌》,使我们悟出李白七言歌行的一条规律:这类自由挥洒、不暇整饬的诗篇,诗人的思想往往只包含在某些片断和句子中。我们读诗,必须抓住关键,以驾驭全篇。《扶风豪士歌》以系念时事发端,以许国明志收束,这正是诗的本旨所在。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唐诗经典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