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真娘墓》原文与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6-17 20:48:48

《白居易·真娘墓》原文与赏析

白居易

真娘墓,虎丘道。

不识真娘镜中面,唯见真娘墙头草。

霜摧桃李风折莲,真娘死时犹少年。

脂肤荑手不牢固,世间尤物难留连。

难留连,易销歇,塞北花,江南雪。

白居易的一生中,十分关心妇女的命运,曾经写过不少的诗作,从多方面反映在封建社会压迫下妇女们的不幸遭遇,其中包括那些沦为歌妓的少女们,对她们的悲惨命运寄予了深切的同情。《真娘墓》就是其中脍炙人口的一首。

真娘是唐代苏州的著名歌妓。相传她本是一个姓胡的良家少女,父母死后,孤苦伶仃,被骗堕入青楼,以容貌姣美、擅长歌舞而成为名噪一时的吴地佳丽。但她人品高洁,守身为玉,立志不受侮辱,为反抗鸨母的压迫而投缳自尽,身葬虎丘,墓在剑池之西的虎丘寺侧。白居易在敬宗宝历元年出任苏州刺史时,在一年多的任期内,曾十二度游历虎丘,并重开虎丘寺路,种植桃李莲荷二千余株。他就是在这个时期凭吊真娘墓时,怀着无限惋惜之情写下了此诗。

“真娘墓,虎丘道。不识真娘镜中面,唯见真娘墙头草。”意思是说,真娘的墓地就坐落在这著名的虎丘路侧,当我来到真娘墓前凭吊的时候,“凝脂化为泥,铅黛亦何有” (白居易《青塚》),她那美丽的容颜再也见不到了,所见到的是“薝葡林中黄土堆” (刘禹锡《和乐天题真娘墓》),一座孤坟、荒草丛生而已。这里的“墙头”是坟墙上面的意思。这四句在对真娘墓坐落之地和凭吊时所见的铺写中,已流露出诗人对这位被封建社会吞噬的薄命红颜的无限怜惜之情。

“霜摧桃李风折莲,真娘死时犹少年。脂肤荑手不牢固,世间尤物难留连”。这位平生对世间上一切美好事物无限怜爱的诗人,见到梅花的衰落、牡丹的枯萎、桃李的飘零、荷花的枯败都要感伤哀叹,对那些美丽纯洁的女性受到蹂躏、摧残更是痛心疾首。在白居易的诗集里,昭君的青塚、苏小小墓、燕子楼、馆娃宫,都留下了深情凭吊追悼的诗篇,对“芙蓉花腮柳叶眼”的苏简简夭折,诗人就曾发出“二月繁霜杀桃李”、“大都好物不牢固,彩云易散玻璃脆”的哀吟。所以当诗人来到真娘墓前,面对一抔黄土、坟头的荒草、想到当年容颜如玉的真娘,为了保持冰晶玉洁的少女之身而投缳自尽的时候,正是青春烂熳之时、就象那初开的桃花、李花和莲花遭到残暴的霜雪风雨摧残零落一样,这是多么地令人痛惜呵!那手指象茅草的嫩芽、肌肤象凝冻的脂膏似的姣美的少女,怎经受得起霜刀雪剑的摧残呢?世间上一切美好的事物为什么总是难以久留,造物主既然把那些美好的事物奉献给人类,为什么不让她留连在世而总是过早地把她毁灭呢?“尤物”:特出的事物,多指美丽的女性。诗写到这里,诗人意犹未尽,心潮难平,他被真娘的悲惨命运和坚贞不屈的性格深深地激动着。在真娘的墓前来回地徘徊着,反复地咏叹着。接着又写道:“难留连、易销歇。塞北花,江南雪”。是呵,世间上的一切美好的事物总是象那塞北的花、江南的雪那样来如春梦、去似朝云,瞬间即逝,难以久留,天道是多么的不公,人世是多么的不平呵!诗写到这里。戛然而止,余意不尽,扣人心扉。这四句,不是诗意的简单重复,而是诗人感情的强化和升华,心潮难平的写真。高步瀛《唐宋诗举要》批云:“迳住,笔力高绝”。这四句正是“高绝”有力之笔。

这首诗的高明之处,表现在诗人对真娘的美丽容颜、对她的无限惋惜和同情,对丑恶势力的无情鞭挞。对美好事物的怜爱,不从正面着笔,而是采用博喻的手法,用初开的桃花、李花、荷花比喻真娘的锦瑟年华,用“手如柔荑,肤如凝脂”比喻真娘的姣美,用“塞北花、江南雪”比喻真娘生命的短暂,再用“风”、“霜”比喻那些专以摧残美好事物为能事的邪恶势力。通过这一系列的形象比喻,使全诗对比鲜明,意象生动,意境深远,具有含蓄深致的特色。节奏,是诗人生命节律的外化。全诗采用三字句与七字句交错的形式,不仅使诗的外形构筑兼有整饰的错综之美,更重要的是增强了诗的节奏,在参差错落的音节和诗行里跳动着诗人痛苦、悲愤、惋惜、感伤的强烈脉搏,增强了全诗的艺术感染力。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唐诗经典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