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庭筠·新添声杨柳枝词二首》原文与赏析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温庭筠·新添声杨柳枝词二首》原文与赏析

温庭筠

一尺深红蒙曲尘,天生旧物不如新。

合欢桃核终堪恨,里许元来别有人。

井底点灯深烛伊,共郎长行莫围棋。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

此二首一作《南歌子》,皆乐府词也。清人曾益等《温飞卿诗集笺注》云: “《云溪友议》:庭筠与裴郎中諴友善,为此词,饮筵竞唱打令。”可知此二首系诗人与友人饮筵时为所唱小曲填的词。内容均属情诗。

“一尺深红蒙曲尘,天生旧物不如新。”一尺系概数,深红指裙色。曲尘本酒曲所生细菌,色微黄如尘,因以称淡黄色,此指衣色。起句言深红裙上蒙以浅黄之衣。裙与衣,深红配浅黄,红黄谐调,两相映衬,绚丽鲜明。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少女衣着,讲究色彩美,正是情移于衣的自然流露,或者说衣着之艳丽正是少女情窦初开之表象。谁愿老穿破旧衣服呢?故次句言“天生旧物不如新”。然而,就爱情而言,则不能“喜新厌旧”,而应是“日久长新”才好,否则情不专而怨恨必生。窦玄妻《古怨歌》云: “衣不如新,人不如故。”诗人这里正是以“衣不如新”反衬“人不如故”。末二句说“合欢桃核终堪恨,里许元来别有人。”桃核由两半相合而成,故曰“合欢桃核”,喻男女相结合,或可作表达爱情之信物。《烟花记》载,炀帝以合欢水果赐吴绛仙,就是适例。堪,可也。里许,即里面,许系助词。元来,即原来,元通原。“人”字当本作“仁”。诗人用谐音双关法,写桃核内有“仁”以隐喻合欢之人心中原来别有“人”。既然对方心中已别有人,故第二句曰“旧物不如新”;虽前有“合欢桃核”之约,然“终堪恨”也。这就既巧妙地讽刺了爱情上的喜新厌故者,又曲折地表达了抒情主人公对所爱者的执着追求,那“恨”字透露出一种难言的幽怨之情。面对负心人,诗人委婉地提出自己的劝戒,言有尽而意无穷,反映了甜蜜爱情生活中的另一个侧面。

再读第二首。“井底点灯深烛伊,共郎长行莫围棋。”烛,谐音双关“嘱”。长行,古博戏名。唐代李肇《国史补》下: “今之博戏,有长行最盛,其具有局有子,子有黄黑各十五,掷采之骰有二。其法生于握槊,变于双陆。”此处读作游子的“长行”,隐喻“长别”。围棋,音同“违期”。诗人仍巧用谐音双关手法,造成字面上的隐语,使读者通过联想便知言在此而意在彼。即字面上是说点灯相照,与郎共作双陆之戏,实际上是说诗中女主人公与郎长别时,曾深嘱勿过时而不归。“莫违期”是“深嘱”的具体内容,又为下文的“入骨相思”伏笔。三四句“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掷采之骰各面刻有红点,诗人巧以“红豆”喻之,十分形象。红豆即相思子,古人常用以象征爱情或相思。王维《相思》诗云: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因此,“入骨相思”既是指骰子上鲜红浑圆的红点(红豆),又是指女子的一片入骨的相思痴情。在章法上,则是对前二句“深嘱”早归“莫违期”的照应。诗中,女子“共郎长行”时“深嘱”于前,客子“违期”未归时又“入骨相思”于后,最后以“知不知”设问寄意的口吻轻轻将全诗兜住,再再表现出这位多情的闺中人亟盼游子早归的焦急心情。“知不知”三字,把女子离别之久、会合之难、相思之深之苦,乃至欲说无人都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可谓收得自然,余味不尽。而读者所感受到的正是女主人公内心深处真挚而火热的爱情。有女钟情如此,读来倍觉感人。

二诗写“合欢桃核终堪恨,里许元来别有人”,以讽喜新厌旧;写“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以骰子喻己相思之情,就既未见浓艳的词藻,又未闻有些许脂粉气。其设想新颖,别开生面,在众多的爱情诗中,使人顿觉耳目一新。大量使用谐音双关修辞法,更使诗作独标一格,别有情致。人们表达爱的情意,力避直率明白,本尚朦胧含蓄(当然不是晦涩费解),而双关隐语的运用,却能使人透过字面的意思,通过那些音同或音近的“别字”,去细细体味那双关语中底层的无尽的含蕴。这些谐音词的寓意颇深,不可囫囵读之。它蕴含着诗人人为的特定含义和感情色彩,能使语言在表达上更含蓄、委婉和饶有风趣。用于表达爱情,则言浅意深,更富有感染力。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gsdq/tsjd/20190617107639.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