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德裕·岭外守岁》原文与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6-17 20:46:07

《李德裕·岭外守岁》原文与赏析

李德裕

冬逐更筹尽,春随斗柄回。

寒暄一夜隔,客鬓两年催。

唐宣宗大中二年(848)九月,李德裕由潮州(治所在今广东潮安县)司马再贬为崖州(治所在今海南琼山县东南) 司户参军,于次年正月到达贬所。此诗就是大中二年除夕在赴崖州途中守岁之作。

诗写岭外守岁的凄苦心境。守岁风俗,在我国由来已久。晋代周处《风土记》云: “蜀之风俗,晚岁相与餽问,谓之餽岁;酒食相邀,谓之别岁;至除夕达旦不眠,谓之守岁。”在唐代,这个风俗非常盛行,《全唐诗》所载唐太宗写守岁的诗,就多达三首。

此诗在结构上是四句两联法,一二同三四两两对仗,各为一联。诗的首联写冬尽春回。“更筹”也称“更签”,是古代夜间计时报更的竹签。《陈书·世祖纪》: “每鸡人(宫中报告时间的卫士)伺漏(壶漏,古代计时之具),传更签于殿中,乃敕送使者必投签于阶石之上, 令鎗然有声,云吾虽眠,亦令惊觉也。” “斗柄”,北斗星的柄,它随着春夏秋冬季节的不同,分别指向东西南北方向。除夕之夜指向正北,一交元日,即偏向东方。两句是说,严冬随着更筹而尽,春天跟着斗柄东转而回到人间。此即唐太宗《于太原召侍臣赐宴守岁》诗“一夕变冬春”之意。这是从除夕之夜在季节转换上的特点,写作者守候年岁更换的情景。

次联用寒暄的变化反衬客鬓的改变。 “暄”是温暖之意。 冬天是寒冷的季节,春天是温暖的季节。除夕之夜,跨着两个季节,子时(夜里十一时至凌晨一时) 之前属冬,交子时以后属春,所以说“寒暄一夜隔”。由冬入春,由寒变暖,万物发生,本来是令人欢欣鼓舞的事,但作者由于远贬外地,他乡作客,心境反而因此变得更加凄凉,鬓边的白发也变得更多了。除夕之夜,岁跨两年。特写“两年催”,是在加重写出岁月催人变老。“一夜”、“两年”又通过时间上的巨大差别形成的强烈对比,加重表现了岁月催人的诗意。守岁本来应是全家在家中团聚之时; 眼见周围的人家在家团聚,送旧迎新,作者却远谪南荒,乡关路邈,翘首北望,若何为情!此刻牛党当政,不仅作者个人遭到诬陷打击,国家的前途也令人担忧。《唐摭言》载有“八百孤寒齐下泪,一时南望李崖州(即德裕)”之句,可见人们对李德裕叠遭贬谪的深切同情,对牛党当权者迫害有功之臣的强烈不满。身世之感,乡关之思,以及对国家前途的忧虑,往日在家中、在京中守岁的美好情景,今日在贬所客居的凄凉景象,这一切一切,真有千万种情思,一齐涌上心头。读者试想末尾五字,该有多么丰富的含蕴。

此诗在构思上全从除夕之夜在时间、季节转换上的这个特点出发,艺术表现上则用对比手法: 诗的前三句,都是在反衬末尾一句;正是有了前边三句的有力衬托,末尾一句的诗意才表现得更加突出和深刻,更具有感人的力量。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唐诗经典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