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贺·北中寒》原文与赏析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李贺·北中寒》原文与赏析

李贺

一方黑照三方紫,黄河冰合鱼龙死。

三尺木皮断文理,百石强车上河水。

霜花草上大如钱,挥刀不入迷濛天。

争瀯海水飞凌喧, 山瀑无声玉虹悬。

此诗写北国的奇寒。诗题的“北中”即北地,北国。王勃诗云“人今已厌南中苦,鸿雁那从北地来。”(《九日登高》)“南中”与“北地”对举,亦即南地,南方。本诗中句子容易使读者联想到另一些诗人的奇句,如岑参的“马毛带雪汗气蒸,五花连钱旋作冰”,李白的“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等等,但那些杰作都不是风景诗,而是以人事活动为主体,严寒气候与景色只是诗中背景。而《北中寒》则把北国风光本身作为审美观照的对象,又加入异常活跃的想象,从而写成了富有奇采的风景诗。

谋篇布局,在散乱中见经营,是这首诗的一个显著特点。

全诗没有情节贯穿,甚至也没有时间流程,全由片断的景色联缀而成,如“一句一绝”者,即每句诗都展示一种景观,共同体现着“北中寒”。然而诗人也有意匠经营。首先,诗第一句就是大的笼罩:“一方黑照三方紫。”写出北中天色晦暗,竟映带得其余各方成了紫色。诗人所本为《周礼注》 “北方以立冬,谓黑帝之精。”《金丹清真元奥》: “太阳南明,太阴北黑。”但在表现上更具象化,“黑”、“紫”的浓重色调,给人以神秘而威压之感。“照”本用于光明(普照),这里用于晦暗(笼罩),更增添了上述感觉。在全诗写景中,首句有确定基调的作用。也就是提纲挈领。以下各句,虽说没有明显的逻辑联系,然而除“三尺木皮断文理”外,都是写天地间水文变幻所构成的种种不同奇观,而这正是严寒统治的世界的特点。这些景观次第是:冰封的黄河及河上的行车、钱大的霜花、浓重的雾幔、浮冰充斥的海洋、冻结了的飞瀑等等,既真实,又揉合了诗人奇特的想象,从而把读者带进了一个奇异的冰雪世界,那里天是黑的、地是亮的,宛如一座神秘的水晶王国……,你会感到寒冷,更会感到超出寒冷百倍的惊讶和愉快。这首诗,就像是李贺从他那古破锦囊中掏出些零金碎玉般的断句,随便凑合而成的。然而,它们一经组合,便天衣无缝了。

遣词设喻,于无理处得奇趣,是这首诗的另一个显著特点。

如果我们拘泥于常识,自然常识和语法常识,那么就会对《北中寒》的诗句逐一加以“订正”:黄河冰合时,应是鱼龙潜底。说“鱼龙死”,岂有此理?《汉书》谓“胡貉之地,阴积之处,木皮三寸”,不是“三尺”。是“百石重车”,不是“强车”;是“上河冰”,不是“上河水”。迷雾可说挥刀难破,不是“不入”。如此等等。然而所有这些无论从事理上还是措辞上对常规的违反,都包含着独创的匠心,都是出奇制胜。“鱼龙死”意味着河水全体冻结,注重表现异乎寻常的严寒,无理而有趣。“百石强车上河水”的“水”即是“冰”,但用“水”字则取得了一种令人惊异的效果。“抽刀断水水更流”虽更近乎常理,而“挥刀不入迷濛天”则别有神奇之感,可见那北国之雾异常的稠密。虹本有七彩,而“玉虹”的铸辞,更强调冻瀑的透明,而透明中亦能折射出不同的色光。给读者以十分新异的语感。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gsdq/tsjd/20190617107546.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