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佺期《杂诗》五言律诗原文|翻译|赏析|注释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29 21:31:58

唐诗经典·沈佺期《杂诗》五言律诗原文|翻译|赏析|注释

沈佺期

闻道黄龙戍,频年不解兵。可怜闺里月,长在汉家营。少妇今春意,良人昨夜情。谁能将旗鼓,一为取龙城

【作者小传】

沈佺期(656—715),字云卿,相州内黄(今属河南)人。上元二年(675)进士及第,任协律郎。曾与修《三教珠英》。历通事舍人、考功员外郎、给事中,坐贿入狱,旋获释。神龙元年(705),坐谄附张易之而流驩州,次年赦归,为台州录事参军,历起居郎兼修文馆直学士、中书舍人,终太子少詹事。两《唐书》有传。与宋之问齐名,并称“沈宋”。其诗多应制之作,流驩州期间诸作感情凄惋。长于律诗,格律谨严精密,对五律、尤其是对七律定型作用甚大。有《沈佺期集》。

【解题】

此诗当为早年作品,具体作年不详。所谓杂诗,《文选》云:“不拘流例,遇物即言,故谓杂也。”此诗以闺情体写边塞题材,以闺中少妇为主,也写塞上征人,两人在两地相思望月之情。结尾提出盼良将以靖边的愿望,委婉讽怨,亦有积极意义,思理宽远,意脉圆转。《乐府诗集》曾截前四句入《近代曲辞·伊州》,可知当时曾播于管弦。

【注释】

①黄龙戍:唐时派兵防戍的东北要塞,在今辽宁朝阳一带。

②频年:连年。解兵:撤兵,罢兵。③二句用谢庄《月赋》“隔千里兮共明月”之意。意谓闺中和营地同在一轮明月照耀之下,少妇在闺中思夫之情,可随月光而传到征夫心中,征夫也感到昔日与妻子闺中赏玩的月,长在营地照着他,所以都觉得月之可爱。可怜:可爱。汉家,借指唐朝。④二句进一步写两地长期相思。今春指此刻相思,昨夜指别离开始的相思,互文见义,表示年年、夜夜相思的情意。良人:丈夫。⑤二句意谓希望有人能统帅军队,一举破敌,使征夫和少妇早日团聚。将(jiang):统率。旗鼓:代指军队。一:加强语气的助词。龙城:见前杨炯《从军行》注。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唐诗经典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