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答元珍·欧阳修》原文与赏析

时间: 2019-05-05 01:17:40    作者:张磊    来源:原创

欧阳修

 

春风疑不到天涯,二月山城未见花。

残雪压枝犹有桔,冻雷惊笋欲抽芽。

夜闻归雁生乡思,病入新年感物华。

曾是洛城花下客,野芳虽晚不须嗟。

 

宋仁宗景祐三年(1036)五月,力主改革的范仲淹因“讥切时弊”,被罢免了权知开封府的官职,出知饶州。当时担任馆阁校勘的欧阳修,写信给谏官高若讷,认为仲淹以无罪逐,不能辨,犹能以面目见士大夫,出入朝中称谏官,是足下不复知人间有羞耻事尔!这就是有名的《与高司谏书》。欧阳修因此遂被贬为峡州夷陵(今湖北宜昌)令。夷陵是位于荒山大江边的山城,“青山四顾乱无涯,鸡犬萧条数百家”(《寄梅圣俞》)。欧阳修在此写了不少当地风土人情的诗,在风俗史上颇有价值。这首《戏答元珍》作于第二年的早春。这年夷陵春寒久雨,花开得迟。所以开头从入春无花说明自己犹如身在天涯,是春风不到的地方。长江中游的宜昌,当然说不上是“天涯”,欧阳修无非借此表明遭到远谪,含义是双关的。

欧阳修

 

此诗还工于起笔,首句设疑,次句作答,结合得很自然。欧阳修对这种写法,自己也很欣赏。他在《笔说·峡州诗说》解释这两句说:“若无下句,则上句何堪?既见下句,则上句颇工。文意难评,盖如此也。”三、四两句抓住了当地的天时风物特点,写出了山城之春的寂寞与荒寒。“残雪压枝犹有桔”,说“残雪”,说“犹有桔”,都是去冬之遗留,说明冬寒未退。“冻雷惊笋欲抽芽”则是今春之萌动,说明春气已临。但雷声不是平常的春雷,特别指出是“冻雷”。春笋尚没有破土,仅在地下暗暗滋生,它们都被山城的寒意所盖住了。这正是三峡附近一带冷暖空气交换期乍暖还寒的气候。这种冬春交错的节候风光,本来是难以着笔的。用律诗工整的对句来写,就更不容易。因此这一联常受到称赏。五、六两句,正面抒写自己的迁谪之感。“夜闻归雁生乡思”,包括思乡和怀京两层意思。因为归雁是北上的,而欧阳修的家乡是在江西庐陵,还在夷陵之南呢!“病入新年感物华”,欧阳修这年才三十一岁,只是因迁谪而深感年华流逝。最后两句,则故作宽解之语。欧阳修曾在洛阳任西京留守推官。他在《洛阳牡丹记》中说:“洛阳之俗,大抵好花。春时城中无贵贱皆插花,虽负担者亦然。花开时,士庶竞为游遨。”这两句是说,他已见过洛阳花时牡丹之盛,夷陵的山野之花虽然开得晚,也不值得叹惜了。这是“戏答”丁宝臣(字元珍)来诗中花时久雨的伤感,也是宽慰自己伤时不遇的怨思。这种怨思实际贯穿全诗,但淡而无痕,写得很巧妙。

《西清诗话》云:欧公语人曰:“某在三峡赋诗云:‘春风疑不到天涯,二月山城未见花。’若无下句,则上句不见佳处。并读之,便觉精神顿出。文意难评如此,要当着意评味之耳。”(蔡正孙《诗林广记》后集卷一引)

此夷陵作,欧公自谓得意。盖“春风疑不到天涯”一句,未见其妙,若可惊异;第二句云“二月山城未见花”,即先问后答,明言其所谓也。以后句句有味。(方回《瀛奎律髓》卷四)

陆贻典:句法相生,对偶流动,欧公得意作也。查慎行:起句得松快。纪昀:起得超妙。不减柳州。许印芳:“花”字、“不”字俱复。起句妙在倒装,若从未见花说起,便是凡笔。(《瀛奎律髓汇评》上)

结韵用高一层意自慰。又《黄溪夜泊》结韵云:“行见江山且吟咏,不因迁谪岂能来?”亦是。(陈衍《宋诗精华录》卷一)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