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天·金·刘著》原文与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09 12:29:31

金·刘著

雪照山城玉指寒,一声羌管怨楼闲。江南几度梅花发,人在天涯鬓已斑。

星点点,月团团,倒流河汉入杯盘。翰林风月三千首,寄与吴姬忍泪看。

刘著是由北宋入金的词人,与吴激友情甚笃。他本是宋朝进士,入金长期担任州官、县官,六十多岁才成为翰林修撰,后又出守武遂(今山西垣曲东南),终于忻州刺史。他本是舒州皖城(今安徽潜山县北)人。这首词是他在北方寄怀所爱的作品,是恋情词。

起拍,“雪照山城玉指寒,一声羌管怨楼闲。”回忆当年交游情景。作者对这位江南歌姬十分敬重,出场即安排了一个极美的环境。大雪初霁,洁白的雪光映亮天地,在山城楼上,她出场了。她轻舒纤纤十指,吹奏笛子,乐曲高亢嘹亮,传出一股哀怨之情,象是从她的心泉深处淌出来的。这位歌女的身世与处境有令人同情之处。她虽然身陷泥淖,却独立不群,风骨高标。正与那个时代的文人相通,所以作者对这位风姿绰约、神采照人的吴姬十分理解。他们的相知也就是很自然的事了。填此词时,虽过去了很多年,她的形象依然铭刻于作者心上。过拍,“江南几度梅花发,人在天涯鬓已斑。”不说分离多年,只说梅开几度、鬓斑人老,委婉含蓄。前行承上赞美“伊人”有梅之高洁风韵,可惜现在韶华已逝,时不再来;后行写自己无限的悔恨,官宦匆匆,远离故乡,时节如流,老之将至,两鬓苍苍,已成二毛先生了。合起来就蕴含着双方的苦苦相思,成为抒情名句。上片着重写回忆,写久远的相思之苦。

下片写眼前景,排解苦恋之情。换头,“星点点,月团团,倒流河汉入杯盘。”幽静的月夜,作者在黄土高原的西北边陲,眺望远在故乡的情人。所谓伊人,在天一方,一丝倩影也无,只见碧空万里,秋高气爽,繁星点点,它们露着笑脸,眨着神秘的眼,一点也不理解人的情愫。作者含着泪水,露天痛饮,借酒浇愁,而这愁比海宽、象山高、似江深,一般的酒是无法冲刷掉的,词人无法,只得请天河中的琼浆玉液统统注入自己的杯盘,虽说是大胆夸张,只怕还是借酒浇愁愁更愁吧!这三行于幽静中藏着作者岩浆般奔涌冲突的激情。歇拍,“翰林风月三千首,寄与吴姬忍泪看。”不说苦苦思念她,却叫她忍泪看诗,从客位、从对方写出自己火辣辣的恋情。

这首寄给情人的词,可谓一往情深,感情热烈、深沉、真挚,而又有无限幽怨,乃抒情名篇。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情诗恋歌诗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