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君·战国·屈原》原文与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09 12:29:15

战国·屈原

君不行兮夷犹,蹇谁留兮中洲?美要眇兮宜修,沛吾乘兮桂舟。令沅湘兮无波,使江水兮安流。望夫君兮未来,吹参差兮谁思?

驾飞龙兮北征,邅吾道兮洞庭。薜荔柏兮蕙绸,荪桡兮兰旌。望涔阳兮极浦,横大江兮扬灵。扬灵兮未极,女婵媛兮为余太息。横流涕兮潺湲,隐思君兮悱恻。

桂棹兮兰枻,斲冰兮积雪。采薜荔兮水中,搴芙蓉兮木末。心不同兮媒劳,恩不甚兮轻绝!石濑兮浅浅,飞龙兮翩翩。交不忠兮怨长,期不信兮告余以不闲。

鼌骋骛兮江皋,夕弭节兮北渚。鸟次兮屋上,水周兮堂下。捐余玦兮江中,遗余佩兮醴浦;采芳洲兮杜若,将以遗兮下女。时不可兮再得,聊逍遥兮容与!

〔要眇〕美好的样子。〔宜修〕修饰得恰到好处。〔沛〕顺流而下。〔飞龙〕飞快的龙船〔邅〕迂回、绕行。〔柏〕同“箔”,帘子。〔蕙〕和下句“荪”、“兰”、“杜若”,皆香草名。〔绸〕同“周”,缠束。〔旌〕旗杆顶端的饰物。〔涔阳〕地名,在洞庭湖与长江之间。〔浦〕遥远的山边。〔扬灵〕显扬精诚。〔女〕侍女。〔婵媛〕由于内心的关切而表现出一忧伤的样子。〔隐〕痛苦。〔石濑〕多石的浅滩。〔骋骛〕奔驰。〔江皋〕江边。〔弭节〕慢慢地停下来。〔渚〕小洲。

湘水是湖南省的主要河流之一。它紧靠洞庭湖,烟波浩渺,气象万千,能引起人们种种浪漫主义的想象。《湘君》就是屈原根据楚国沅、湘一带的民间祭歌为素材加工创作而成的一套组诗《九歌》中的一篇,祭祀的是湘水之神。它和另一首《湘夫人》乃是姊妹篇。至于这一对湘水之神究竟指谁?历来颇有分歧。过去多认为湘君指舜,湘夫人指舜之二妃娥皇、女英。据说舜帝南巡,死葬苍梧,二妃追至南方,殁于江、湘之间,成为湘水之神。但也有人认为这是一对湘水的配偶神,与舜及二妃的悲欢离合故事无关,这里我们就不去深究了。就诗的内容而论,它表面上是写神灵爱情生活中的遭遇与追求,实质上是反映人间恋爱生活上的悲欢而已。诗中表现一对神灵在思恋过程中所产生的种种感情变化,由于深厚真挚的爱所产生的追求、幻想和哀怨。

全诗是以湘夫人的口气表现对湘君的怀恋,表现这位湘水女神对爱情的大胆追求。女主人公一上场就表现对湘君的思念:“君不行兮夷犹,蹇谁留兮中洲。”湘君你犹豫不前为了哪桩,是谁把你留在洲中使我怀想?一开始在读者面前就出现一个含情脉脉的女性形象。接着她进行一番必要的梳妆打扮后,驾起桂木做的船去寻找湘君,但事与愿违,在失望的情绪支配下,她吹起参差不齐的排箫,以寄托自己的哀怨心情。她甚至怀疑湘君已经变心:“心不同兮媒劳,恩不甚兮轻绝。”湘夫人把湘君变心,归之为缺乏深厚的爱情基础,媒人虽然费了劲,也无济于事。随着失望情绪的增强,她又怀疑湘君是有意躲开她:“交不忠兮怨长,期不信兮告余以不闲”,找到这样一个对象,今后只好处在痛苦之中了,这就是湘夫人在绝望中得出的结论。在高度怨恨心绪的支配下,她“捐余玦兮江中,遗余佩兮醴浦”,把玉环抛到江里,把玉佩丢在醴水旁,这些都是过去定情的信物,如今抛弃,乃表示决绝之意。“时不可兮再得,聊逍遥兮容与。”美好的时辰一去不复返,我只好暂且自由自在地度过时光。这样的尾声,给人们以余音绕梁,不绝于耳之感。

我们读这首诗,可以想象当年在巫风极盛的楚国民间祭神的场面:一群年轻美丽的女巫,伴随着美妙的乐曲,摹仿水上行舟动作,载歌载舞,一定非常动人。

诗中湘夫人的性格发展是很有层次的。她既敢于热烈地追求幸福,也敢于大胆地埋怨,甚至作出绝望的举动,这些都是由于一股强烈的爱所迸发出来的感情的火花。其次,比兴手法的巧妙运用,更使湘夫人的性格得到完满的表现。“采薜荔兮水中,搴芙蓉兮木末。”这“薜荔”乃是山上生长的草,却向水中去采;“芙蓉”即荷花,长在水中,却偏要上树去攀摘,当然是不可能的,它有力地衬托出湘夫人行动的徒劳无功。此外,诗中还恰当地运用景物描写为表达女主人公的心情服务,如“桂棹兮兰枻,斲冰兮积雪”,用桂木做的长桨,木兰做的短桨,砍破象层冰积雪的水花,将清澄的江水比喻为冰,将用船桨划水掀起的浪花比喻为积雪,固然是一种新奇的构思,但主要还是用一个“斲”字表现湘夫人破浪前进,希望早日寻到湘君的急切心情。当一天奔波劳碌,无功而返时,迎接湘夫人的是“鸟次兮屋上,水周兮堂下”,一派荒凉孤寂的景象,不正好衬托出湘夫人的无比怅惘之情么?

《湘君》就是以它的浪漫主义色彩,哀惋的情调,自然的节奏,引起了广大读者的共鸣,对后代文人作品产生深远的影响。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情诗恋歌诗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