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鹧鸪天 赏荷·金·蔡松年》原文与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05-09 12:39:41

金·蔡松年

秀樾横塘十里香,水花晚色静年芳。胭脂雪瘦薰沉水,翡翠盘高走夜光。

山黛远,月波长,暮云秋影蘸潇湘。醉魂应逐凌波梦,吩咐西风此夜凉。

蔡松年是跟吴激齐名的词家,元好问称他们的作品为“吴蔡体”。这首赏荷词雅洁幽美,极富盛名。

上片从正面写荷。“秀樾横塘十里香,水花晚色静年芳。”这是鸟瞰图,从总体写荷塘秀色。江南横塘,绿树环抱,池水澄碧,茂盛的荷,绿叶翠盖,清香醉人,微风轻吹,香飘十里。远远望去,那夕阳余晖中,芙蓉朵朵,似文静的少女,没有声响,文雅安详,清气袭人,婀娜多姿。荷塘简直成了自然美的渊薮,色、香、味、形,一应俱全,绕着它漫步,可以度过最美好的时光。“胭脂雪瘦薰沉水,翡翠盘高走夜光。”这过片是特写镜头。看,这枝刚出水的花朵,顶端红似胭脂,下半洁如白雪,它虽然娇嫩瘦削,却喷发出比沉水香更馥郁的香味;再看那枝亭亭玉立的荷叶,象翡翠雕成的盘子,微风过处,几滴水珠似水银在盘中滚动,象夜光珠一样晶莹闪光。上片将荷塘、荷花、荷叶写得清虚骚雅,给人美的感受。

下片从侧面写荷的神韵。“山黛远,月波长,暮云秋影蘸潇湘。”换头先拉开镜头,扩大词境。举首远望山色,只见远山象青翠的眉黛;低眉见月影在湖心荡漾,随波流动。诗人由此而“精鹜八极,心游万仞”,想到远方的潇水、湘水,那里传说是荷的故乡,此刻一定也是暮云飞散,皓月东升,照得万顷翠荷倩影绰绰,波光粼粼,秋意醉人。歇拍,“醉魂应逐凌波梦,吩咐西风此夜凉。”此情此景令人欲仙欲死。词人认为高洁的荷、赏荷的人应当追逐宓妃的梦。曹植在《洛神赋》中写“凌波微步,罗袜生尘”,荷是当之无愧的。曹植还直接点明,洛神“灼若芙蓉出渌波,秾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既然洛神可以比成荷花,那末荷花当然也就是洛神了。不过,应当吩咐西风,莫使良宵冰凉而大煞风景。表面看是爱惜荷花,实质有所寄托,这里面可能包孕着一个爱情故事,或者寓有对君主的思慕,就不详述了。下片纵笔抒怀,扣紧荷而有很深的寄托,加深了词旨。

这首词不但细腻地描写了荷的形貌、色彩与清香,而且通过山光水色、暮云秋月的衬托,使荷的意态更生动,形象更逼真,表现了荷的奕奕神采。写荷正在于写人,一方面显示自己高洁的志趣,另一方面有对意中人的深切怀念。

此词写荷扣得紧、放得开,描写细致贴切,词境逐步开拓,想象奇远高妙,寄寓不露筋节。文笔雅洁,骨重神寒。最可借鉴的是追求高标的气韵。宋梅尧臣说:“状难写之景如在目前,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清方东树说:“读古人诗,须观其气韵。气者,气味也。韵者,态度风致也。如对名花,其可爱处,必在形色之外。气韵分雅俗,意象分大小高下,笔势分强弱,而古人妙处十得六七矣。”对照看来,蔡松年写荷,由于对之观察深刻,所以写得生意盎然,由于能超脱表象,所以写得洒脱,将对象所蕴含的深远意义挖出,风格标韵都给人以一种超越世俗的美感。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诗歌大全 > 风花雪月诗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