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张煌言《舟次三山》宁波北仑华岩寺诗词赏析

作者:张磊    来源:原创

明·张煌言《舟次三山》宁波北仑华岩寺诗词赏析

明·张煌言

每拥麾幢欲泪潸[2],萍踪无奈又三山。

才非命世空沈族[3],事尚因人亦强颜[4]

猿鹤秋深悲别岫[5],鱼龙夜舞泣间关[6]

途穷未就行藏计[7],华发朝来已半斑。

注释 [1] 舟次: 行舟途中停留。[2] 麾幢: 军队的旗帜。[3] 命世: 亦作名世。有于世之人。沈族: (不受清朝统治) 仍保持大明汉族的生活方式和传统。沈: 潜伏; 隐藏。[4] 强颜: 厚颜。[5] 别岫: 拗险的峰峦。[6] 鱼龙: 古人认为水中常有鱼和龙在兴风作浪。间关: 艰险的境地。[7] 行藏: 《论语·述而》 : “用之则行,舍之则藏。”后指出处或行止。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cssc/zhejiang/20200305266048.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