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贺铸《古捣练子·杵声齐》原文、翻译及赏析

时间: 2019-03-26 17:21:20    作者:张磊    来源:原创

(宋)贺铸

古捣练子·杵声齐

砧面莹,杵声齐。捣就征衣泪墨题。寄到玉关应万里,戍人犹在玉关西。

 

这首小令是贺铸《古捣练子》六首的第三首。词意与词牌名称一致,并以词的第二句为题。贺铸是宋孝惠皇后的族孙,娶宗室赵克彰之女,授右班殿直。这首词当写于宋神宗赵顼熙宁年间,作者在京师时。

一读这首词,就使我们很自然地联想到李白《子夜吴歌》中“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的情景。秋末换季,冬天即将到来。出征将士家中的妇女,首先想到的是远征在玉门关外的征夫,为他们赶制御寒的征衣。古代妇女制棉衣,要把布帛放在砧上,用木杵捶击,捣后便于缝制。

词的开头,先写捣衣场面:“砧面莹,杵声齐。”妇女们将布或帛铺在洁白光滑的石片上,用木槌均匀而有节奏地逐次捶击镶上棉花的布(帛)的边缘。千家万户,汇成一股巨大的声浪,此起彼伏,连绵不断。一个“齐”字,就写出了“万户捣衣声”的情景。这就表明了出征将士之多,为征夫赶制棉衣的妇女之众。

次写封寄征衣的情形:“捣就征衣泪墨题。”捣衣的过程,也就是缝衣的过程。一边捣击布帛裁就的边缘,一边就缝制;因而“捣就”也是“缝成”了。这里写的只是千家万户中的一员,她满含泪水,磨墨写信,握管题封。泪水涟涟,墨迹斑斑,字里行间,已经弄不清这是泪水还是墨水了。“泪墨题”三字,既写出了人物的形象和行动,也深刻地表现了远寄征衣的妇女的悲痛欲绝的心情。

最后写寄征衣妇女对征夫的想念:“寄到玉关应万里,戍人犹在玉关西。”深闺妇女,不识京师距玉门关途程远近,更不知驿传征衣时日的多少。她估计“应”有万里之遥吧。以日行二百里计算,也怕要四五十天才能送到玉关吧,何况征夫还在玉门关西边呢!她一想关外比京师冷得更早,也可能知道“胡天八月即飞雪”哟!这样一来,征衣到时,征夫不是已冻坏了吗?他还能不能收到征衣呢?

这首小令,写北宋时汴京出征将士家中妇女捣衣、封寄征衣和怀念征夫的心情,反映了人民对和平安定生活的渴望,表现了作者对国事的忧心。词的内容与李白诗《子夜吴歌》(其三)基本相同,但写得更具体:有总体的描写,有个别人物的描写,并具体写了从捣衣到封寄的过程,俨如一幅“捣衣图”。这是贺词的创造和发展,因而有独具的特色。贺铸虽出身于贵族,但因使酒尚侠,个性耿直,不肯谄媚权贵,以致一直没有得到高官。他的词,以写“艳情”、“闲愁”著称,但从这首小令看出他还有着深沉的忧国忧民之情。可见,他并不只是一个“善于练字面”的词手(见张炎《词源》),王国维认为“北宋名家以方回为最次”。这种评价,是不够公允的。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