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经·中次十二经》译文与赏析

时间: 2020-03-08 09:01:48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中次十二经

《五藏山经传》卷五载:“此经所志,洞庭以西以东诸洞山也。”在吕调阳看来,这一卷说的主要是,洞庭湖以东以西(今湖北南部、湖南北部、江西西部)一系列的山脉。

【原文】

中次十二经洞庭山首,曰篇(1)遇之山,无草木,多黄金。

【注释】

(1)篇:或作“肩”。

【译文】

中央第十二列山系洞庭山山系的第一座山,叫篇遇山,这里不生花草树木,蕴藏着丰富的黄金。

【原文】

又东南五十里,曰云山,无草木。有桂竹(1),甚毒,伤人必死(2)。其上多黄金,其下多琈之玉。

【注释】

(1)桂竹:竹子的一种。据古人说它有四、五丈高,叶大节长,形状像甘竹而皮是红色,竹干合围有二尺粗。

(2)伤:这里作动词用,是刺的意思。

【译文】

再往东南五十里,有座云山,不生长花草树木。但有一种桂竹,毒性很强,枝叶刺到人就必定致死。山上盛产黄金,山下盛产琈玉。

【原文】

又东南一百三十里,曰龟山,其木多穀、柞、椆、椐,其上多黄金,其下多青、雄黄,多扶竹(1)。

【注释】

(1)扶竹:即邛(qióng)竹,又叫扶老竹,节杆较长,中间实心,可以制作手杖。

【译文】

再往东南一百三十里,有座龟山,这里的树木以构树、柞树、椆树、椐树最为繁茂,山上多出产黄金,山下多出产石青、雄黄,还有很多扶竹。

【原文】

又东七十里,曰丙山,多筀竹(1),多黄金、铜、铁,无木。

【注释】

(1)筀竹:就是桂竹。据古人讲,因它是生长在桂阳的竹子,所以叫做桂竹。

【译文】

再往东七十里,有座丙山,山上有茂密的桂竹,还有丰富的黄金、铜、铁,但没有树木。

【原文】

又东南五十里,曰风伯之山,其上多金玉,其下多痠(suān)石(1)、文石,多铁,其木多柳、杻、檀、楮。其东有林焉,曰莽浮之林,多美木鸟兽。

【注释】

(1)痠石:不详何样石头。

【译文】

再往东南五十里,有座风伯山,山上盛产金属矿物和玉石,山下盛产痠石和色彩斑斓的美丽石头,还盛产铁,这里的树木以柳树、杻树、檀树、构树最茂盛。在风伯山东面有一片树林,名叫莽浮林,其中有许多的优良树木和禽鸟野兽。

【原文】

又东一百五十里,曰夫夫之山,其上多黄金,其下多青、雄黄,其木多桑、楮,其草多竹、鸡鼓(1)。神于儿居之,其状人身而身(2)操两蛇,常游于江渊,出入有光。

【注释】

(1)鸡鼓:即上文所说的鸡谷草。鼓、谷二字音同而假借。

(2)身:或作“手”。

【译文】

再往东一百五十里,有座夫夫山,山上多出产黄金,山下多出产石青、雄黄,这里的树木以桑树、构树为最多,而花草以竹子、鸡谷草最为繁盛。神仙于儿就住在这座山里,形貌是人的身子,手握两条蛇,常常游荡于长江水的深渊中,出没时会发出光亮。

【原文】

又东南一百二十里,曰洞庭之山,其上多黄金,其下多银铁,其木多柤、梨、橘、櫾,其草多葌、蘪芜、芍药、芎藭(1)。帝之二女居之,是常游于江渊。澧沅之风,交潇湘之渊(2),是在九江之间,出入必以飘风暴雨。是多怪神,状如人而载蛇(3),左右手操蛇。多怪鸟。

【注释】

(1)蘪芜:即蘼芜,一种香草,可以入药。

(2)潇:水又清又深的样子。

(3)载:就是“戴”,古字相通。这里是缠绕的意思。

【译文】

再往东南一百二十里,有座山是洞庭山,山上多出产黄金,山下多出产银和铁,这里的树木以柤树、梨树、橘子树、柚子树居多,而花草以兰草、蘪芜、芍药、芎居多。天帝的两个女儿住在这座山里,她们常在长江水的深渊中游荡。从澧水和沅水吹来的清风,交会在幽清的湘水之渊中,这里正是九条江水汇合的中间,她们出入时都有暴风急雨相伴随。洞庭山中还住着很多怪神,形貌像人而身上缠绕着蛇,左右两只手也握持着蛇。这里还有许多怪鸟。

【原文】

又东南一百八十里,曰暴山(1),其木多棕、枏、荆、芑、竹、箭、、箘(jǔn)(2),其上多黄金、玉,其下多文石、铁,其兽多麋、鹿、(jǐ)(3)、就(4)。

【注释】

(1)暴山:或作“景山”。

(2)箘:一种小竹子,可以制作箭杆。

(3):一种小型鹿,仅雄性有角。

(4)就:即鹫,二字同音而假借,一种大型猛禽,属于雕鹰之类。

【译文】

再往东南一百八十里,有座暴山,这里的草木以棕树、楠木树、牡荆树、枸杞树和竹子、箭竹、竹、箘竹居多。山上多出产黄金、玉石,山下多出产彩色花纹的美丽石头和铁矿石,这里的野兽以麋鹿、鹿、麂居多,禽鸟大多是鹫鹰。

【原文】

又东南二百里,曰即公之山(1),其上多黄金,其下多琈之玉,其木多柳、杻、檀、桑。有兽焉,其状如龟,而白身赤首,名曰蛫(guǐ),是可以御火。

【注释】

(1)即公之山:或作“即山”。

【译文】

再往东南二百里,有座即公山,山上多出产黄金,山下多出产琈玉,这里的树木以柳树、杻树、檀树、桑树居多。山中生长着一种野兽,形体像一般的乌龟,长着白色身子红色头,名叫蛫,人饲养它可以防御火灾。

【原文】

又东南一百五十九里,曰尧山,其阴多黄垩,其阳多黄金,其木多荆、芑、柳、檀,其草多藷藇、(zhú)。

【译文】

再往东南一百五十九里,有座尧山,山北阴面盛产黄色垩土,山南阳面多出产黄金,这里的树木以牡荆树、枸杞树、柳树、檀树最多,而草以山药、苍术最为繁茂。

【原文】

又东南一百里,曰江浮之山,其上多银、砥砺,无草木,其兽多豕,鹿。

【译文】

再往东南一百里,有座江浮山,山上盛产银、磨石,这里没有花草树木,野兽以野猪、鹿居多。

【原文】

又东二百里,曰真陵之山,其上多黄金,其下多玉,其木多榖、柞、柳、杻,其草多荣草(1)。

【注释】

(1)荣草:草名,可以医治风痹病。

【译文】

再往东二百里,有座真陵山,山上多出产黄金,山下多出产玉石,这里的树木以构树、柞树、柳树、杻树最多,而草大多是荣草。

【原文】

又东南一百二十里,曰阳帝之山,多美铜,其木多橿、杻、檿(yǎn)、楮(1),其兽多麢麝。

【注释】

(1)檿:即山桑树,是一种野生桑树,叶尖而长,木质坚硬,可以制作弓和车辕。

【译文】

再往东南一百二十里,有座阳帝山,山上多产优质铜矿石,这里的树木大多是橿树、杻树、山桑树、楮树,野兽以羚羊和麝香鹿居多。

【原文】

又南九十里,曰柴桑之山(1),其上多银,其下多碧,多汵(jīn)石、赭,其木多柳、芑、楮、桑,其兽多麋、鹿,多白蛇、飞蛇(2)。

【注释】

(1)柴桑之山:在今江西省九江市西南部。

(2)飞蛇:即螣(téng)蛇,也作“腾蛇”。传说是能够腾云乘雾而飞行的蛇,属于龙一类。

【译文】

再往南九十里,有座柴桑山,山上盛产银,山下盛产碧玉,到处是柔软如泥的汵石和赭石,这里的树木以柳树、枸杞树、楮树、桑树居多,而野兽以麋、鹿居多,还有许多白色蛇、飞蛇。

【原文】

又东二百三十里,曰荣余之山,其上多铜,其下多银,其木多柳、芑,其虫多怪蛇、怪虫(1)。

【注释】

(1)虫:古时南方人也称蛇为虫。

【译文】

再往东二百三十里,有座荣余山,山上多出产铜矿石,山下多出产银,这里的树木大多是柳树、枸杞树,而虫类有很多怪蛇、怪虫。

【原文】

凡洞庭山之首,自篇遇之山至于荣余之山,凡十五山,二千八百里。其神状皆鸟身而龙首。其祠:毛用一雄鸡、一牝豚刏(jī)(1),糈用稌。凡夫夫之山、即公之山、尧山、阳帝之山,皆冢也,其祠:皆肆瘗(2),祈用酒,毛用少牢,婴用一吉玉。洞庭、荣余山,神也,其祠:皆肆瘗,祈酒太牢祠,婴用圭璧十五,五采惠(3)之。

【注释】

(1)刏:祭祀中割刺牲畜以使出血。

(2)肆:陈设。

(3)惠:这里是绘的意思。惠、绘二字同音而假借。

【译文】

总计洞庭山山系的首尾,自篇遇山起到荣余山止,一共十五座山,绵延二千八百里。诸山山神的形貌都是鸟的身子龙的头。祭祀山神的礼仪为:在毛物中宰杀一只公鸡、一头母猪作祭品,祀神的米用稻米。夫夫山、即公山、尧山、阳帝山,都是诸山的宗主,祭祀这几位山神的礼仪为:供奉的牲畜、玉器在陈列后埋入地下,用美酒献祭,在毛物中用猪、羊二牲作祭品,在祀神的玉器中要用吉玉。洞庭山、荣余山,是神灵之山,祭祀这二位山神的礼仪:供奉的牲畜、玉器在陈列后埋入地下,祈神用美酒及猪、牛、羊齐全的三牲献祭,玉器要用十五块玉圭和十五块玉璧,用青、黄、赤、白、黑五种色彩描绘装饰它们。

【原文】

右中经之山志,大凡百九十七山,二万一千三百七十一里。大凡天下名山五千三百七十,居地,大凡六万四千五十六里。

【译文】

以上是中央经历的所有山的记录,总共一百九十七座山,二万一千三百七十一里。总计天下名山共有五千三百七十座,分布在大地的东西南北中各方,占地共六万四千零五十六里。

【原文】

禹曰:天下名山,经五千三百七十山,六万四千五十六里,居地也。言其“五臧(zàng)”(1),盖其余小山甚众,不足记云。天地之东西二万八千里,南北二万六千里,出水之山者八千里,受水者八千里,出铜之山四百六十七,出铁之山三千六百九十。此天地之所分壤树谷也(2),戈矛之所发也,刀铩(shā)之所起也(3),能者有余,拙者不足。封于太山(4),禅(shàn)于梁父(5),七十二家,得失之数(6),皆在此内,是谓国用(7)。

【注释】

(1)五臧:臧,通“脏”,即五脏。五脏,指人的脾、肺、肾、肝、心等五种主要器官。这里用来比喻《五臧山经》中所记的重要之山,如同人的五脏六腑一样,也是天地山海之间的五脏。

(2)树:种植,栽培。谷:这里泛指农作物。

(3)铩:古代一种兵器,即铍(pī),长矛。

(4)封:古时把帝王在泰山上筑土为坛、报天之功的活动称为“封”。太山:即泰山。

(5)禅:古时把帝王在泰山南面的小山梁父山上辟场祭地、报地之德的活动称为“禅”。

(6)数:命运。

(7)据学者研究,这段话非书中原有,而是先秦人的相传之语及注释之话,后被校勘本书的人采录附加于此。因底本原有,故一仍其旧。

【译文】

大禹说:天下的名山,经历了五千三百七十座,六万四千零五十六里,这些山分布在大地东西南北中各方。把这些山记载到《五臧山经》中,原因是其余的小山太多,不值得一一记述。广阔的天地之间东西相间距共二万八千里,南北相间距共二万六千里,江河源头所在之山有八千里,江河流经之地也有八千里,出产铜矿的山有四百六十七座,出产铁矿的山有三千六百九十座。这些是天地授予人划分疆土、种植庄稼的空间,也是生产兵器、进行战争的资源,因而能力强的人富裕有余,能力差的人贫穷不足。国君在泰山上行祭天礼,在梁父山上行祭地礼,这样的王者一共有七十二家,他们成败得失的运数,都在这农业、军事的发展中流转,国家一切财用都是从这块大地取得的。

【原文】

右《五臧山经》五篇,大凡一万五千五百三字。

【译文】

以上是《五臧山经》五篇,一共有一万五千五百零三个字。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