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居易《紫藤》咏紫藤花诗赏析

作者:张磊    来源:原创

《紫藤花·紫藤》咏紫藤花诗鉴赏

白居易

藤花紫蒙茸,藤叶青扶疏。

谁谓好颜色,而为害有余。

下如蛇盘曲,上若绳萦纡。

可怜中间树,束缚成枯株。

柔蔓不自胜,袅袅挂空虚。

岂知缠树木,千夫力不如。

先柔后为害,有似谀佞徒。

耐著君权势,君迷不肯诛。

又如妖妇人,绸缪蛊其夫。

奇邪怀人室,夫惑不能除。

寄言邦与家,所慎在其初。

毫末不早辨,滋漫信难图。

愿以藤为戒,铭之于座隅。

白居易这首咏紫藤的诗写得别具一格。一反咏花必颂花的传统,从反面立意,别有寄托。全诗可分两部分。从开头到“岂知缠树木,千夫力不如”为第一部分,余下为第二部分,在第一部分里,诗人形象描绘紫藤花的特点和习性。写紫藤花繁盛如蒙葺,其叶也青青可观。接着笔锋一转“谁谓好颜色,而为害有余”。不再称颂紫藤花颜色之好,而是对其害处口诛笔伐。而在这声讨声中,也并非是架空行文,而是紧紧围绕藤的特点:缠绕树木来运笔,所以就描绘紫藤的植物习性来说,还是刻划得很形象生动的。“下如蛇盘曲,上若绳萦纡”以蛇、绳二字来形容藤之弯曲盘折可谓充满诗人厌恶之情。“柔蔓不能胜,袅袅挂空虚。”生动逼真。由于作者立足点是站在同情被缠绕的中间树上,所以诗人发出感慨:“先柔后为害,有似谀佞徒。”转而进入对紫藤缠树致枯这一现象解剖分析,具有鲜明的政治色彩:要君王警惕那些谀佞徒。他们在说好话、动听言辞时,君王往往听着舒服入耳,不易察觉。就象那紫藤一样柔软、附和、难以识别拒绝,天长日久,那些奸佞献媚之徒一旦得势便会致君王于死地,就象致树枯一样,到那时就悔之晚矣。那怎么办呢,就是防微杜渐,在毫末之时就要明察。并劝人以此藤为借鉴,铭之于座,时时提醒自己。咏物诗贵在有寄托,不然,就千篇一律成了植物图志了。正是人们的社会地位、政治思想各有不同,所以在赋物时才能呈现千差万别的个性色彩,体现不同的思想情怀。或赞其高洁以寄托自己愤世之志;或赞其艳丽,以抒发自己向往钦慕之意。千花百草,姿容各异。人各有志,也不能相强。正所谓智者见智,仁者见仁。紫藤花在白居易笔下就成了被讽刺的对象,是社会生活中阿谀奉迎小人形象的体现者。从咏花诗的鉴赏来说,可谓别开生面,聊备一格。人们在观赏大自然界的艳丽百花时,可以赏心悦目,如醉如痴,或赞其色,或颂其香,获得审美的愉悦的享受,如果在观赏之余,能引起一番理性思索,探讨一些生活的哲理和奥妙,甚至引起惊警和反思,不也同样是一种美的欣赏和享受。从这个意义说,应该承认白居易这首咏紫藤花诗有独到之处,其标新立异之功不可没。当然,诗中将紫藤比作妖妇人惑夫,流露了封建士大夫的歧视妇女的偏见,不足为训。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yonghua/ziteng/2019052767634.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