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祁《落花二首(其一)》咏杂花落花惜花诗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杂花落花惜花·落花二首(其一)》咏杂花落花惜花诗鉴赏

宋祁

坠素翻红各自伤,青楼烟雨忍相忘。

将飞更作回风舞,已落犹成半面妆。

沧海客归珠迸泪,章台人去骨遗香。

可能无意传双蝶,尽付芳心与蜜房。

此为著名的“红杏枝头春意闹尚书”宋祁的少年成名之作。诗人二十四岁时,与其兄庠游安州(今湖北安陆),以诗文干谒知州夏竦,即席同赋“落花”诗,宋祁此作深得夏知州佳赏,因而获誉文坛。

“坠素翻红各自伤”,以“红”、“素”形容花之容色;以“坠”、“翻”形容花之落状;以“各自伤”形容花之神情。那有红似白,五颜六色的鲜花,美丽动人,象征着娇艳美妙的青春女郎。她们装点春天,为人间带来无限生机和美的意绪。但红颜薄命,好景不长,一朝春尽,她们纷纷飘零凋落,怎能不愁怅悲伤!起句入手摛题,落花的容色情状尽在七字之中,确是妙笔摄魂。

“青楼烟雨忍相忘”,“青楼”为美女所居之地。“烟雨”指烟雨迷濛的阳春美景。“忍相忘”是怎忍相忘,不能忘之意。是的,花虽飘落,但昔日的繁华快乐怎能忘怀!那烟花三月的青楼美境,将永远留下美的纪念。落花怀着美好的回忆,依依不舍地飘落了,但她那爱美之心绝无改变,爱美本性坚定难移。请看她:“将飞更作回风舞,已落犹成半面妆”。此联进一步描绘落花的姿容。她虽已飘在空中,但还要迎风翩翩起舞,以显示其优美姿态;虽已着地,尚一面可供人欣赏,因而她又化成南朝徐妃那样的“半面”美人妆。此联是传颂不息的名句,深受历代诗家之赏爱。妙处在于不仅细微地刻画了落花的优美姿态和奇美容颜,而且以“更作”、“犹成”等虚语写出了落花挚着的爱美精魂,确是传神写照,警策动人的“诗眼” 。

“沧海客归珠迸泪”,是对落花的悼惜和叹惋。据《博物志》所传,南海中有鲛人(即西洋所谓美人鱼),落泪成珠,是个悲美形象。此句意为,花之凋残,万类伤悲,鲛人亦为之迸发出珍珠之泪,何况人乎!惜花之情,到此已极。

“章台人去骨遗香”,以比拟手法盛赞落花之芳菲节操。“章台人”指唐诗人韩翃之妾柳氏。其人极美而有卓识,对韩之爱忠贞不渝,翃赠其诗,喻之为“章台柳”,后世遂以“章台柳”喻美女(或喻妓女)。此句意为,柳氏虽亡,却万古留芳。以此比喻花虽委地,但芳香品质永存人间。极赞落花的品格。

尾联歌颂落花高尚纯洁的志趣。花为美的化身,虽落亦不以轻狂一时的粉蝶为伍,只愿把一片芳心尽付予辛勤的蜜蜂,任其在蜂房之中酿造生活的甜蜜,造福于人。卒章显志,表现了诗人高尚志节。

咏物之作贵在不粘不脱,诗人深得此中三味。通篇以比拟的艺术手法,把落花塑造成为姿容美妙,热爱生活,品格芳菲,志趣高尚的美人。既绘形绘色把落花写得尽态极妍,又摄魂取韵赋予落花以人情美,达到了亦花亦人,花人一体之化境。

诗中使典用事,檃括前人诗句恰切自然,不见斧痕。 如以“坠”字形容花落,显然受杜牧的“落花犹似坠楼人”(《金谷园》)诗句启示,其中隐含绿珠之典。至如鲛人、柳氏、徐妃等典故皆具女性阴柔美意象,用于诗中与落花极为和谐恰切。再如“将飞更作回风舞”,是从李贺诗句“落花起作回风舞”(《残丝曲》)演化而成;“已落犹成半面妆”,似受李商隐“只见徐妃半面妆”(《南朝》)诗句启示;“沧海客归珠迸泪”,又是从“沧海月明珠有泪”(李商隐《锦瑟》)演化而来。这些诗句,虽然用事,又有前人诗句为鉴,但在诗中毫不生涩,如同己出,极为自然,可见诗笔高妙。

此诗对仗工稳,除首联外,其余三联皆对,并不显得板滞。其平仄应律,音韵谐美,是一首耐人吟咏的七律佳篇。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yonghua/xihua/2019052767562.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栏目导航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