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秉镫《水仙》咏水仙诗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水仙·水仙》咏水仙诗鉴赏

钱秉镫

千叶殊浓艳,吾怜六瓣单。

香中称淡妙,花里最清寒。

白映湘妃佩,黄加道士冠。

常防酒气逼,不敢醉时看。

钱秉镫所咏水仙是千叶水仙花。宋人杨万里在《千叶水仙花序》中说:“世以水仙为金盏银台,盖单叶者,其中真有一酒盏,深黄而金色。至千叶水仙,其中花片卷皱,密蹙一片之中,下轻黄而上淡白,如染一截者,与酒杯之状殊不相似,安得以旧日俗名辱之?要之,单叶者当命以旧名,而千叶者乃真水仙云。”钱诗“千叶殊浓艳,吾怜六瓣单。”一句,说的是特别喜爱千叶水仙的花形及花色,其花形有六尖,其花色又特别重。“香中称淡妙,花里最清寒”是就水仙花的芳香来说,是清淡美好,香味自来有多处可得,植物中花的芳香,动物中麝香,等等不一,单从香这一点来比较,水仙花之香是淡而妙,别有韵味的,它不以浓烈著称,而以淡妙见长。再就花的颜色来说,它不及其它花那样绚丽多彩,鲜艳夺目。比不上红牡丹、黄牡丹,也比不上红玫瑰、蔷薇,也比不上菊黄,确实是花中的清贫寒蹇者,但这清寒之中却显示着水仙的高雅神韵,其又有雅蒜之称,名不虚传。接着诗人以“白映湘妃佩,黄加道士冠。”两句来形容水仙白色花瓣如同湘妃的佩玉。黄色部分有如道士黄冠。最后说自己喜爱水仙,以致“常防酒气逼,不敢醉时看。”充分表现了作者一片惜水仙花爱水仙花的痴情。

以“黄加道士冠”来写水仙的还有宋人朱熹《水仙花赋》中所云:“黄冠表独立,淡然水仙装。”明代梁辰鱼《水仙花》中所云:“瑶坛夜静黄冠湿,小洞春深玉佩凉。”而将水仙比作凌波仙子下凡而来,更比比皆是。“天仙不行地,且借水为名”(杨万里《水仙花》)“玉貌盈盈翠带轻,凌波微步不生尘。风流谁是陈思客,想象当年洛水人。”(明·杜大中《水仙》)。不过,钱诗所咏并未采用这种通体比喻方法,而仅以湘妃玉佩、道士黄冠来形容其白、其黄,但这也足以使人由小及大由局部到整体,由玉佩想及湘妃的高雅,由黄冠想到道士的脱俗,从而想象到水仙花的美好形象。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咏花诗 > 水仙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