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商隐《木兰》咏木兰花诗赏析

作者:张磊    来源:原创

《木兰花·木兰》咏木兰花诗鉴赏

李商隐

二月二十日,木兰开坼初。

初当新病酒,复自久离居。

愁绝更倾国,惊新闻远书。

紫丝何日障,油壁几时车?

弄粉知伤重,调红或有余。

波痕空映袜,烟态不胜裾。

桂岭含芳远,莲塘属意殊。

瑶姬与神女,长短定何如?

长安令狐楚家庭园极为繁华,而木兰花之盛更驰誉于士大夫之间。白居易就有《题令狐家木兰花》诗:“腻如玉指涂朱粉,光似金刀剪紫霞。从此时时春梦里,应添一树女郎花。”后来韦庄还写过《令狐亭绝句》,想象令狐家亭园景色:“若非天上神仙宅,须是人间将相家。想得当时好烟月,管弦吹杀后庭花。”李商隐早年受知于令狐楚,又与其子令狐绹有旧交,登门造访,咏物寓怀,写下了这首诗,寓意令狐绹。

诗的开头两句:“二月二十二,木兰开坼初。”首先点明了木兰开花之时。此处的“二月二十二”寓意令狐绹在大中三年二月二十二日正式拜中书舍人。芳草美人以比君子,这是李商隐诗作常用之法。

接下二句:“初当新病酒,复自久离居。”这是叙述自己看到木兰开花时的感受。长安早春,寒意未尽,桃未芬芳杏未红,而木兰则率先开花。你看它,枝头没有绿叶,似乎仍沉睡在清寒之中。可它那细枝上却吐出冰清玉洁的白色花朵,娇艳妩媚,十分动人。诗人初看起来似乎不大相信,是不是我刚刚酒醉,看花眼了? 头脑一冷静下来,喔! 明白了,原来是久违了,去年木兰花期过后,经历了一夏,一秋,一冬,时间是够长的了,所以才有“相望惊初见”的感觉。

五、六两句:“愁绝更倾国,惊新闻远书。”进一步写自己看花时的情绪。“倾国”一词以美人比木兰花,极言其美。汉李延年《佳人歌》中说:“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若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李商隐“才自清明志自高”无奈“生于末世运偏消”(《红楼梦》),晚唐腐败的政治,紊乱的朝政,朋党的交争,使他怀才不遇,屡受挫折,此时正当“忧谗畏讥”(范仲淹《岳阳楼记》)的“愁绝”之时,忽见木兰花开了,它那倾国倾城之色确实给诗人凄凉的心境带来一点慰藉。何况就在这惊新叹美之时,远方又另外传来令诗人兴奋的消息,旧交令孤绹拜中书舍人。这两句诗,纯用比兴,以目遇木兰倾国之色,惊叹此花之新美,引出令狐绹高升的消息,加重了色彩和气氛,透露出诗人心中的喜悦。似乎在“山重水复疑无路”之时,眼前突然“柳暗花明又一村”,出现了光明的境界。

七、八两句:“紫丝何日障,油壁几时车?”明里写木兰,暗里则含干谒之意。《世说新语》一书写王恺“作紫丝布步障,碧绫裹四十里。”言其奢华。古辞《苏小小歌》中有“妾乘油壁车,郎骑青鬃马”句。木兰花正处于娇美动人的盛时,几时用紫色丝障把它围裹起来?那富态高贵的美人又何日来此赏花呢?此联以美人比君子(令狐绹),以木兰花自比,干谒求荐之意显露出来了。

九、十两句“弄粉知伤重,调红或有余”明写木兰花之色,暗则向令狐绹陈情;宋玉《登徒子好色赋》中写东家之女的美艳时说她“若粉则太白,施朱则太赤。”此处“伤重”即太白,“有余”即太赤之意。木兰花瓣顶端白又带微绿,所以如果施粉那就不合本色,显得太白了。而其花瓣底部又略带微红,因此再施朱自然太红,也不合其本色了。它就象宋玉所说的“东家之子”一样,不能再施粉或涂朱了。诗人的本意是向令狐绹说明:自己的才华对他来说有如弄粉调红,未必有当,还要由他明鉴。

十一、十二两句:“波痕空映袜,烟态不胜裾。”写木兰花之态,实则以花自况。曹植《洛神赋》中有“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句,《三辅黄图》中又写道:“每轻风时至,飞燕殆欲随风入水,帝以翠缕结飞燕之裾。”诗人化用这些文句意在表现木兰花轻盈之态:在东风的轻轻吹拂下,木兰花那晶莹的花朵微微晃动,好似洛神女的凌波微步,它那轻盈的体态更如飞燕一般,实在娇美极了。但更深一层的意思却是自况自己才华之美,以求令狐绹予以引荐。

十三、十四两句:“桂岭含芳远,莲塘属意疏。”明里写木兰花与桂花和莲花的关系,实际上则寓意诗人自己和令狐綯的微妙关系。木兰花开得很早,二、三月便芬芳吐艳了,因此八月里才开的桂花自然“含芳远”了,诗中明以“桂岭”言地域之远,写木兰与桂花在空间上的距离,实际也包括时间上的距离。同时,木兰生在陆地,莲花长在池塘,二者处境不同,开花异时,因此自然又“属意疏”了,不过这些都是字面上的意思。实际上诗中的“桂岭”指桂州郑亚幕府,“莲塘”指令狐绹的府第。李商隐曾入桂管郑亚幕府,并被署为昭州太守。郑亚属李党,令孤绹为牛党,李商隐与李党亲近并受其重用,便使自己与令狐绹之间已有的隔阂更加深了。令狐绹从此对他更加疏远了,这是诗人心中的隐忧。

诗的最后两句:“瑶姬与神女,长短定何如?”明里写瑶姬神女各有其美,不可轩轾,暗里则是陈情表态,向令狐绚说明自己的隐衷。《集仙传》中载:“云华夫人名瑶姬,王母第二十三女,尝游东海,过巫山,授禹上清、宝文、理水三策。”宋玉《神女赋》中写神女“秾不短,纤不长。”瑶姬神女各标风韵,“纤秾得衷,修短合度”(曹植《洛神赋》),何者为优呢?诗人没有回答。其实这是诗人借此自陈对牛李党争的态度:既不愿卷入其中,更不愿妄断两方之长短是非。这两句诗与前面“桂岭”句和“莲塘”句紧密相连,前者表明自己心里的苦闷和忧思,后者是进一步申诉自己对党争的态度,以求令狐绹谅解。

这首诗的突出特点在于借物寓意,微妙婉约,蕴藉含蓄。朱长孺在《李义山诗集序》中说:“古人之不得志于君臣朋友者,往往寄遥情于婉娈,结深怨于蹇修,以序其忠愤无聊,缠绵宕往之致。”李商隐此诗正以此见长。所以周振甫先生说:“这首咏物诗,借物寓意,句句写木兰花,又句句有含意,不黏不脱,不黏是不黏着在物上,有寓意;不脱是不脱离物。”(《李商隐选集》)。这个评论是切中肯綮的。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yonghua/mulanhua/2019052767356.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