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玉燕《临江仙茉莉》咏茉莉花诗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茉莉花·临江仙茉莉》咏茉莉花诗鉴赏

田玉燕

珠蕊细飘兰麝,绿阴点,缀春冰。小阑干外晚凉生。含娇无语,清绝最宜人。素贞惯笼新月,幽姿不受纤尘。残妆折取两三茎。水晶帘卷,香满绛纱轻。

茉莉绿叶素花,香气浓烈,最为妇女喜爱。本词即以女性特有的细腻笔触,生动地抒写了作者对茉莉的倾心与依恋。

上半阕吟咏园中的茉莉,重在写对于茉莉的倾心。“珠蕊细飘兰麝”,写茉莉香气之浓。“珠蕊”,状写茉莉花的细碎;“细飘兰麝”,喻写茉莉散发清香之浓烈。兰,香草;麝,麝香:“兰麝”,香气的代称。“绿阴点缀春冰”,状写茉莉绿叶掩映素花之娇美。“春冰”之喻,一取其素白之色,二取其细碎之形。读此二句,茉莉花形花色花香早已令人如睹如嗅。“小阑干外晚凉生。含娇无语,清绝最宜人。“意谓傍晚时分,斜倚栏干观赏茉莉,尤其令人喜爱。“含娇无语”,以人拟花,更增其妩媚;“清绝最宜人”,直吐感受,更醒人耳目。

下半阕吟咏茉莉的折枝,重在写对于茉莉的依恋。“素贞惯笼新月,幽姿不受纤尘。”承上半阕“清绝”之评语,着力刻划茉莉的清秀绝俗、素雅芳洁。茉莉花朵本不大,又只是素淡的白色,说不上娇艳丰美,但恰如月下披着轻纱的淡妆美女,更显得格高骨秀、脱逸俗尘。词作特别强调其“素贞”与“幽姿”,正与当时既视女子为柔弱之体,又要求女子有贞烈之性的习俗契合,茉莉的芳洁秀美,不妨看作词人的自我写照,词作中也确有自许之意。正因如此,词人对茉莉深致厚爱。不但在其盛开时流连观赏,“晚凉生”时还往“小阑干外”注目,在其将萎时更是依依难舍。“残妆折取两三茎。水晶帘卷,香满绛纱轻。”意谓折取茉莉的残枝后,还要卷起帘幕,让香气薰染衾帐。言外之意是说,自己在睡梦之中,也要呼吸茉莉的浓香。词人对茉莉的喜爱,几乎近于痴情。“残妆”,即将凋残萎落的花朵。

此词并未渲染铺排,只是平实写来,却颇耐品读。这不仅在于对茉莉的状写细腻真切,更在于实际是以花喻人,含有比拟自身的立意,故读来韵雅情挚,婉曲深细。词语之雅洁准确,也显出工力的纯熟。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咏花诗 > 茉莉花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