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鹄《金钱花》咏金钱花诗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金钱花·金钱花》咏金钱花诗鉴赏

来鹄

也无棱郭也无神,露洗还同铸出新。

青帝若教花里用,牡丹应是得钱人。

来鹄,豫章(今江西南昌)人。咸通中举进士不第。诗思清丽。余者不详。这首咏金钱花诗第一句“也无棱郭也无神,露洗还同铸出新。”意思是说金钱花并无轮廓,即铜钱的图形外框。据《后汉书·董卓传》:“钱无轮郭文章,不便人用。”但经露洗还同刚刚铸出的一样,第二句“青帝若教花里用,牡丹应是得钱人。”意思是司春之神青帝若是允许金钱花在花里流通使用,那么花中之王富贵牡丹便是得钱人。写金钱花在金钱二字上落笔,说的是在花的世界中不可能发生的事,实际是影射人间,凡是称为钱,总是被富贵权势所攫取,诗人不平之气还是很明显的,这同罗隐《金钱花》所说的“若教此物堪收贮,应被豪门尽劚将。”意思相同。

耒鹄在全唐诗中共二十九首诗,涉及到花的诗共有四首。他还有惜花诗一首:“东风渐急夕阳斜,一树夭桃数日花。为惜红芳今夜里,不知和月落谁家。”他的《梅花》诗说:“枝枝绮槛照池水,粉薄香残恨不胜。占得早芳何所利,与他霜雪助威棱。”他的《卖花谣》说:“紫艳红苞价不同,匝街罗列起香风。无言无语呈颜色,知落谁家池馆中。”可见他对花的感情还是比较深厚的。他在这首诗里所流露出来的愤激不平之气是显而易见的,他有一首咏《蚕妇》说:“晓夕采桑多苦辛,好花时节不闲身。若教解爱繁华事,冻杀黄金屋里人”。指出正是有蚕妇朝夕辛苦不得闲,才有黄金屋中富贵人的荣华富贵。他的这种爱憎分明的情感也是很清楚的。从他所留诗篇中可以看出,他一生不得意,愤世嫉俗之情随处可见。晚唐社会诸种矛盾加剧,动乱不已,他不能无动于衷。发诸吟咏,借物抒怀,诗思清丽。单就这首咏金钱花而言,与其他人的咏金钱花比较,也有他自己特点。罗隐、皮日休所作,相比之下就以质直明快见长,特别是罗隐的结句,怒斥之声铮铮作响,而来鹄之作,构思就较新颖。以花境喻人境,给人蕴藉之感。当然,应该说,在金钱花的“金钱”借题发挥上作文章,表现了晚唐动乱时代中知识分子愤愤不平之气是这几首诗的共通点,还是没有疑问的。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咏花诗 > 金钱花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