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亮吉《鸡冠》咏鸡冠花诗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鸡冠花·鸡冠》咏鸡冠花诗鉴赏

洪亮吉

尔亦知时者,忘言得久安。

未应怜铩羽,空自揭高冠。

秋实宁同味,幽花不并看。

刘琨思起舞,倾耳听无端。

这是一首歌咏鸡冠花的五言律诗。起首一句便有深意。“尔亦知时者,忘言得久安。”意识鸡冠花你是知道时间的,这里将鸡冠花比作鸡。知时,语含双关。既指时间,又指时务、时势。“忘言”是说既是鸡当鸣叫,而鸡冠花不鸣叫,故称其忘言。得久安,是得以长久平安之意。第二联“未应怜铩羽,空自揭高冠”一语是说不应怜惜自己翅膀,铩(sha杀)羽即伤害翅膀,又空戴一顶高冠。鸡冠花形同鸡冠,而花枝相对显得狭小“秋实宁同味,幽花不并看”意思是能有同味的秋实可供饮啄,幽暗的花不曾相并一看。写鸡冠花本身是花,秋实是何本亦难断,从鸡角度说当求同味之秋实,无奈同味秋实难求;从花角度说,鸡冠花鲜艳夺目,幽暗之花自当不屑一顾。写鸡冠花的孤傲之态。结末一联:“刘琨思起舞,侧耳听无端”用刘琨闻鸡起舞典故。据《晋书·祖逖传》载,刘琨和祖逖常互相勉励,共图大业,半夜听到鸡鸣,便起床舞剑,以示愤发图强。这里意思指刘琨,或类似刘琨那样有为之士想闻鸡起舞,但细听鸡冠花却寂然无声。洪亮吉这首咏鸡冠花的诗对鸡冠花持态度似有微词,从第一句便可见端倪。以忘言而求久安,空揭高冠,而对刘琨一类壮士也无惊警之用,总之,作者是紧紧抓住鸡冠花似鸡冠,但却无声或不能出声这点引申生发,使鸡冠花形象鲜明可见。

洪亮吉(1746—1809)清代较著名经学家、文学家。字君直,一字稚存,号北江,江苏阳湖(今江苏武进)人,乾隆进士,授编修。嘉庆时,因批评朝政,遣戍伊犁。不久赦还。改号更生居士。著作有《更生斋集》。他写的这首诗与同题之作比较来看,自有其特点,那就是对鸡冠花的抑揄口吻。同是说鸡冠花寂然无声,清张劭《鸡冠花》云:“可知不羡云中响,嘿伴山窗作守雌。”同时形容鸡冠花顶冠高高,张劭诗中说:“幽人侧帽对谈时”。可见,对同一种花同一特点,由于作者自己感情差异,或褒或贬,自不相同。而作者感情差异,又是由于作者各自经历、地位不同所致,正是这些千差万别才造成了咏花诗的万别千差。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咏花诗 > 鸡冠花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