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元干《念奴娇丁卯上巳,燕集叶尚书蕊香堂赏海棠,即席赋之》咏海棠诗赏析

作者:张磊    来源:原创

《海棠·念奴娇丁卯上巳,燕集叶尚书蕊香堂赏海棠,即席赋之》咏海棠诗鉴赏

张元干

蕊香深处,逢上巳、生怕花飞红雨。万点胭脂遮翠袖,谁识黄昏凝伫? 烧烛呈妆,传杯绕槛,莫放春归去。垂丝无语,见人浑似羞妒。修禊当日兰亭,群贤弦管里,英姿如许。宝靥罗衣,应未有、许多阳台神女。气涌三山,醉听五鼓,休更分今古。壶中天地,大家著意留住。

上巳,古时指阴历三月上旬的巳日,魏晋后改为三月三日。按古代习俗,官民都要于这一天去水边洗浴,以洁身去病,名为“修禊”。在上巳“修禊”的活动中,以东晋王羲之与友人于绍兴兰亭的雅集最著名,故后世文人常于上巳日相聚宴饮,本词即在这样的一次宴会上“即席赋之”。丁卯,指绍兴十七年(1147);叶尚书,指叶梦得,他曾任户部尚书,当时已退居吴兴(今湖州)。本词所咏的宴会主要活动内容是观赏海棠,故上下片分咏所赏之花与赏花之人。

上片一开篇便紧扣上巳这一特定时节和“赏海棠”这一特定目标,咏写对海棠花的依恋顾惜。“蕊香深处,逢上巳、生怕花飞红雨。”意谓此时花事虽很繁盛,毕竟巳值暮春,恐怕好花并不能开长久了。“万点胭脂遮翠袖,谁识黄昏凝伫?”意谓尽管花期将过,但很少有痴心人能懂得惜花,直待黄昏时分还肯依旧伫足凝视。“烧烛呈妆,传杯绕槛,莫放春归去。”意谓今夜我等且做痴心人,点亮蜡烛使海棠花尽呈艳姿,以饮酒赏花的豪举,多留得几分春光。“垂丝无语,见人浑似羞妒。”意谓人固有情,花也有意,娇羞的花姿,仿佛在酬答赏花的疾心人。“垂丝”指海棠的枝条。海棠品种很多,江南最著名的是“垂丝海棠”,系与樱桃树嫁接而成,最为娇媚。陈思《海棠谱》云:“今江浙间,别有一种柔枝长蒂,颜色浅红,垂英向下如日蔫者,谓之‘垂丝海棠’”。词中所写点烛赏花的情境,化用了苏轼《海棠》诗意:“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词人如此赏花心切,实出于惟恐春归的眷恋之情。

下片紧扣上巳日“修禊”的习俗和“燕(通宴)集叶尚书蕊香堂”的情事,转入对赏花之人的咏写。“修禊当日兰亭,群贤弦管里,英姿如许。”意谓今日众宾客仿效“兰亭修禊”也相聚宴饮,在席上个个显得英姿勃发。“宝靥罗衣,应未有、许多阳台神女。”意谓今日相聚,何必用美丽的女子起舞助兴?“宝靥(ye)”,女子面部的妆饰;罗衣,女子艳丽的衣着;“应未有”,何必有、不该有。这实际与上片应合,言外之意是说只要能观赏到海棠于愿已足。“黄昏凝伫”、“烧烛呈妆”,本不为留恋美女,而是为眷顾美女般娇媚的海棠。“气涌三山,醉听五鼓,休更分今古。壶中天地,大家蓄意留住。”意谓只要能引起酒兴,不妨来它个通宵畅饮。这种及时行乐的寓意,与上片顾惜春光的用意也遥相呼应。

概括地说,全词紧扣上巳日赏花燕集这一具体情事,鼓吹尽情地赏花、尽兴地饮酒,写得既缠绵又豁达,既细腻又跳脱,颇切合即席填词的题旨。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yonghua/haitang/2019052766735.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