倪长录《倪长录的诗》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12-03 11:06:58

骆驼城遗址

太阳还从城东升起

骆驼城里已无人声鼎沸

人走了

骆驼也走了

唯留下一片骆驼刺在此踟蹰独行

偌大的城池

只有窒息的宁静

我登上东北角的城墙

向四周瞭望

感觉有一支军队就埋伏在附近

他们的灵魂

像天空飘过的一片浮云

风的刀子

雨的刷子

把一截高大伟岸的城墙

雕刻成了一座孤独的驼峰

驮起

一座城池历史的沧桑

和今天一位诗人

思接千载的瞩望

南望祁连,雪峰皑皑

像是另一个城池高大的边墙

河西走廊

是否就是那座城池里

驰骋的要道?

我跨前一步

看到凋蔽的灶台前破碎的瓦片上

落了一层五百年前灰旧的月光

此刻,被我的脚步声

溅起一片尘埃

一只倏然起飞的鸟

如一枚从古代射来的锋利的箭镞

不偏不倚

射中我眼里的惊慌

好一座北凉都城

沮渠蒙逊杀段业而为凉王后

这里所有的繁华

一觉醒来就被风沙蒙蔽了真相

丁丁驼铃

失去方向

就如这破碎的瓦片

和沾满鸟粪的石头

他们的脚步

已经走到了

我的思想无法到达的地方

而地上被蚂蚁大军建成的王国

多像一座城堡或村庄

一圈碎绿的小草

围起小小的家园

这座微缩的景观

多像现在我们在城市周围

筑起绿色的屏障

拨棘问路

岁月沧桑

这座边城经历了汉、魏、晋、唐

周围7000余座古墓葬

说明了那些时代有过的辉煌

如今

这个曾经陷于吐蕃的汉唐城池

已不问生死,不问是非江湖

瞧它端坐如仪

一幅超然脱俗

看破人间红尘的模样

高台之上

高台之上,日子

被花朵的香气抚摸

一束春阳茁壮,雨水也偷偷莅临

一只蝴蝶

又一只蝴蝶的词

组成春天最伤感的一句

怀念战士熟睡的英灵

马蹄踏着黎明和平的宁静

时间的翅腋下,水飞翔

花朵成为大地留下的声音

一双翅膀上

风的发梢发红

只是模拟战争的烟云

而枪炮声沉寂后

土地才不再哭泣

接下来果园青青

梦如陶罐

战士们灵魂的光芒溢出,进入闪电

爆响朵朵绯云

——我看见,一颗梦的果实

在自己金色的睡眠里

悄然旋转

那是一群和平的鸽子

翻飞在蓝天上

从芳香到甜蜜,我看见爱情

从花朵到果实,我看见飞翔

一马盏灯

提着生活

照亮远处的雪檐

我看见一位纪念者

用手抹着眼角的露水和晨曦

注视高处的信仰

黑河·黑山·黑泉子

远处

戴白毡帽的雪峰穿着湿地的草鞋

四月怀揣爱情

躺在绵软的草地上

打个滚

沾一身好奇的草芽

沾上黑山风的歌声

黑河水的激情

这块阳光蠕动金子的草滩

我不停地扑闪比牦牛还黑的睫毛

寻找一眼名叫黑泉子的地方

石头里的一匹黑马

在岩画里奔驰

完全是鸟翅和游牧生活的那种节奏

湿地的腹地

我是一棵四处走动的芨芨草

不住地挠着

季节醇香部位的痒痒

湿地的第一个和第二个纽扣

为我打开

我看见

牛粪的花朵不断出现

不分四季地绽出炊烟的香气

鸟声籁籁落入草丛

忽明忽暗

被我甘甜的目光怜惜得不知所措

高台县城以北

就是黑泉水出没的地方

徜徉在黑泉子无缰的诱惑里

九坝和沙沟

是我一连串没有顾虑的问候

躬身进入黑戈壁的领地

更远的地方

还有黑城在远处瞩望

有了黑河的滋养

我感到我的生命也是芦草味的

和一只羊没什么两样

大湖湾

雪线以下

祁连山北麓

与不可企盼的愉悦抗衡的

是一片诗意绵绵的湿地

春天与歌声在这儿栖息

群鸟腾飞,百草竟长

头戴雪冠的山峰

居高临下

是唯一等待着守护秋天的老人

爱情打马出门

沾满鸟声和露珠的青草上

幸福的好日子一片豁然

今年我想对你吐露心声

水草的脚步也走得很快

牛犊们忘形于春色

阿妈的心事也跑出栅栏

翠翠地绿了

湿地怀里

牧羊姑娘的羔羊正在吃奶

这等于人心里的喜悦

同牛羊心里的喜悦

平分着秋色

鹰翅

在祁连山的马背上滑行

十吨的视线也被轻易拉弯

水光和草影波动的地方

熟悉的牛羊泛着青色的草光

也就是从这儿开始

大湖湾的夏天开始日渐

高远了

古河道

作家团采风的车队

刚刚经过的一个路口

突然

女教授一声惊讶的呼叫

一片的丹霞地貌

便扑入摄影者好奇的镜头

引发大家

诗性的观察

而我的寂寞

不幸落入另一边干涸的河床

我读石头的野史

那些裸露的心灵。我喜欢看

每一块石头上辅着的宁静

羊在不远的山坡吃草

楚楚动人的目光

被青草折射出异样的哲思

雪山的屋檐下

鹰还是鹰

不肯睡眠

当它的翅膀

撞碎黎明前的钟声

我品尝被西风煮沸的石头的清汤

获得巨大的精神

黑水国遗址

千年废墟之上

时间燃烧得多么缓慢

秦车汉马遁迹,唐风宋雨远去

黑河,也带着一颗更加空寂的心

朝向雁翎指引的方向

静静地流去了

鹰翅拍动远山

黑水国遗址,像一位孤独的老人

身披一件寂寞的外衣

在天地间踽踽独行

它是在用时间的脚步

丈量内心的光明

远天滚动汁剂的花朵

矢车菊在古道的前沿

冷香燃尽

握住它孤峦水光的声音

当淡淡的黄花注视我

坐在遗址旁

一颗浮躁的心渐渐安定

倪长录

笔名雪蝉,系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1985年开始发表作品,作品先后刊发于《诗刊》、《青年文学》、《儿童文学》、《星星诗刊》、《飞天》、《绿风》等报刊。有诗如多种选本。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文章辞赋 > 散文随笔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