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芊《随份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12-03 10:01:15

墨紫从省师院美专毕业后,被分到陈墩镇中学当美术老师。学校开学第一天,镇上分管文教的董助理在凌校长的陪同下视察学校。经过教师大办公室,突然见里面多出一个大胡子长头发的人,董助理心里有些不舒服,问凌校长:“怎么能让社会上的人随便坐在老师办公室里?”

凌校长先是一愣,反应过来后说:“那是新来的美术老师。”

董助理脸一沉,说:“太不像话了。留这么怪气的大胡子长头发,怎么能进教室!”说着,气呼呼地走了,把凌校长等人晾在走廊里。

董助理走后,凌校长觉得左右不是,想想不妥还是召集校领导开个会,专题讨论墨紫大胡子的事,最后商定由教导主任出面做做墨紫的工作。

谁料,董助理是个非常较劲的人,第二天去分管的医院转了一圈后又折回中学,专来看学校怎么处置大胡子。走到办公室一看,董助理气得火冒三丈,直闯校长室,也不顾校长的脸面,大骂一通,最后摔下一句“把全校所有的美术课都给我停了”,说着扭头就走。

董助理走后,凌校长似乎还在云里雾里,心想肯定又是墨紫那里出了事,让教导主任过去一看,真的出了大事。那墨紫,不仅把一脸的大胡子剃了,还把一头浓密的长头发也全给剃了,活脱脱像只脱了毛的大公鸡。

没办法,大胡子长头发惹怒了顶头上司,学校本来不多的美术课只能全部停了下来。墨紫工作的第一个学期就无事可干了。无事可干的墨紫整天待在办公室里也挺无聊的,他就主动跟教导主任说从教师大办公室搬出去,自己整理了一间没用的杂作间,上班时就在那杂作间画画消磨时光。

墨紫的大胡子长头发长了又剃光了,剃光了又长长了,但似乎没再有人留意他的变化。只是学校的名册上有他的大名,发工资、发福利都逃不了他的份。有时,这名册也被移作一些特殊的用处,比如学校教职员工家里办喜事,每人手上都会收到一份帖子。发帖子,大家一般按照学校的名册,老少无欺。这是陈墩镇中学多少年来养成的习惯。陈墩镇人好热闹,办喜事叫上一大堆亲朋好友同事邻居,就图个热闹。邀请大家喝喜酒是约定俗成的,随份子当然也是应该的,大多是五元六元,也有三元意思意思的。墨紫在副课组,每回有人发帖子,总是由副课组组长送到杂作间里。墨紫总是那句话,要钱没有,送幅画吧。墨紫人不正经,说话还当真,人家办喜事那日总是送上一幅画。有正经画的,也有胡乱画的。不管正经画的还是胡乱画的,其实人家也都不太当那么一回事,只要喜事办得热闹即可。

学校里有個姓汪的化学老师,上课不咋的,可老师学生都看重他。他的儿子找了董助理的千金,董汪成了亲家,他在学校的地位也就升上去了。两家儿女结婚,邀请了学校里所有的教职员工。其实,汪老师跟墨紫并不熟,董助理压根也不清楚大胡子就叫墨紫。邀请的帖子是帮忙人按照学校名册做的,有趣的是被董助理打入冷宫的墨紫,竟然同时收到董汪两家同时发出的两份喜帖。墨紫其实也是个大度的人,说,两份就两份吧,多画一幅画而已。

董汪两家办喜事那日,墨紫托人送了两幅喜画,自己人却没去。

过了几天,董汪两家都到凌校长家里告状。董家收到的画上画的是几只萎靡不振的螃蟹,汪家收到的画上画的是几条毫无生气的烂鱼。两家恼了,说这墨紫分明是蓄意报复。因为有人这样释读俩画,一幅是暗射董助理横行霸道,另一幅是攻击汪老师“烂鱼”充数。董助理当场把那蟹画撕了。凌校长把墨紫叫去办公室谈心,墨紫大呼冤枉,回杂作间找出两本名人画册。一比对,确实是模仿作品,人家名人的原作本来就是那样的。董汪两家哑口无语。

谁料想,董汪两家之间后来多了好多摩擦,先是儿女之间闹矛盾,继而亲家之间也闹得不可开交。汪老师指责亲家董助理,你就是法西斯,你就是横行霸道。董助理也不再客气揭汪老师的老底,你就是“烂鱼”充数,你怎么混的学历骗得了别人可骗不了我,还教人家初中化学,简直是误人子弟。实在闹得不可开交时,两家儿女终于离了婚。有人跟墨紫开玩笑,说都是你的画惹的祸。墨紫只能苦笑一下。

几年后,墨紫无奈中考取了母校的研究生,怏怏地离开了陈墩镇。十年中一路苦读到博士,后在母校教书。他的画作经常参加全国美展和国外展览,屡屡获大奖。知情人都说,墨紫的画将日日渐涨。消息传到陈墩镇,陈墩镇好些人翻箱倒柜找墨紫当年的喜画。然当年墨紫只是一介落魄的下岗老师,谁也不会想到他有今日,那些画早被当作废纸丢了。只是汪老师倒是个有心人,墨紫当年的那幅《“烂鱼”充数》,他一直藏着,孙子结婚前,他把它找了出来,委托一家拍卖公司卖了个好价钱,用这钱为孙子体体面面地办了个婚礼。汪老师得意中,还传出话去刺了那个老冤家董助理一下,说他那幅《横行霸道》若是不撕掉,也许还不止这个价,气得那个董助理真是七窍生烟。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文章辞赋 > 散文随笔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