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瑞丽《丝路驼影,古韵犹在》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漫漫黄沙,一串串脚印似一条玉带无限漫延开来;茫茫沙漠,一阵阵驼铃声悠扬清脆的由远到近传来。夕阳斜下,一望无际的金色沙漠上,一线驼队沿着黄沙柔美的曲线,消失在大漠天涯,不经意间,拉开一幕幕历史画卷。

这是满载着数千年辉煌的古道,千年的足迹依旧在这条雄壮沧桑的丝绸之路上呈现着它的无限风采。这是连接着东西方数千年悠久文化的桥梁,从古至今,东西往来仍然延续着彼此的情谊。这是塑造万千风光的神来之笔,宏伟壮丽,精雕细琢的遗迹似乎在诉说着历史的痕迹。数千年的风吹雨打它依旧盘旋在东西方之间,从不畏惧。经历过兵荒马乱,踏过日月星辰,迈过江河山川,然而沧海桑田,它依旧挺身,依旧壮丽,依旧辉煌。

翻开历史厚重的画卷,跨越千年的足迹,我们依旧清晰可见它的辉煌历史。千年的历史至今壮丽辉煌,至今在这条古道上绵延不绝。如今,踏上满是古迹的丝绸之路,仿佛看到千年前它的繁荣。成群的商客携一骑驼影,涉千里黄沙,跨万里古道,奔波于此道,乐此不疲。灿若繁星的僧侣携几卷经书,不畏前途艰险,沿途讲学取经,他们的故事从此在这条古道生了根,发了芽。数不胜数的将士为了它的畅通无阻,洒下多少热血,流下多少汗水。有多少文人骚客书写它的翩翩身姿。而今,又有多少文学作家倾心于丝路的壮丽宏伟,又有多少摄影师醉心于它的沿途美景。丝绸之路的美,有多少人赞扬叹咏,有多少人醉倒在它的风韵中,有多少人信仰它的永恒。

沿着黄沙柔美的曲线,穿越千年的历史足迹,阅古今多少事。昔汉武大帝遣使者出使大月氏,张骞以郎应募,饮一杯西出的酒,骑一驼队,沿着西下的夕阳,浩浩荡荡从长安出发。西出阳关,圆月升起,月光影射,驼铃声悠扬,响彻广袤的天空,透进疲惫驼队的心底。经历十二年,二出西域,通使大夏,凿空西域。自此,一条闪射着华夏灵魂气概的丝绸之路从亚洲繁华腹部地带蜿蜒缠绵万里以外的欧洲异域,一条记载华夏千年沧桑厚重历史岁月的古道延伸开来。自打通以来,丝绸之路反复经历着大起大落。忆起那新莽政权,丝路因它而中断,又庆幸于东汉班超重新打通丝路,更有魏晋一分为三,经隋唐甚是繁荣。这是一条汇集了东西方精髓的文化之路,更是一条朝野交流之道。各国使者汇集于此古道,他们背负的不仅是东西方各国之间的文化交流,更是对各自国威的传播与弘扬。

魏晋时期的宋云、比丘惠生,西出洛阳,沿丝路而行,出使西域,到天竺取经拜佛,更有波斯使者往来,献佛牙圣物,佛教自始传播至泱泱华夏。跟随着唐玄奘的脚步,踏上西方取经讲学之道。十六年的时光,无论日晒雨淋,无论雷电暴雨,无论狂沙飞石,从未停止前行的脚步。前途的艰辛,旅途的未知,终于换来《大唐西域记》。历史加快了前进的脚步,朝代更迭成为一种浪潮。元朝崛起,一位远道而来的威利斯商人马可·波罗又掀起一股丝路热。横跨亚欧,纵横万里,马可·波罗来到元大都,踏上丝绸之路。历经二十余年,前路漫漫亦无畏无惧。一路走来,那斑驳古迹是他曾来过的证明,细软黄沙是他一路踏过的印迹,黑夜星辰是他曾遥望过的远方。二十余年漫漫长途为后世留下多少珍贵的资料,为西方国家带去了多少对未知的探求,为华夏注入多少新鲜而却陌生的血液。而這股血液又将掀起一段故事。

随之而来的是明清王朝,而这两大王朝却纷纷选择闭关锁国,不承想,却隔断了这条连接国内外、东西方的古丝绸之路。多少商人受到阻隔,带着满载的货物却又扫兴而归,想来这又是何等的让人不满。明清王朝夜郎自大,自奉为天朝上国,独占国内资源的同时,却也失去了与西方沟通接触的机会,丝绸之路便如同虚设,便也没有了它存在的意义。无数的商机从手中溜走,留下的只有民众的满腔愤懑。曾经的繁华盛景成为过往云烟,曾经的悠扬驼铃只能埋没于记忆之中曾经的许多多都湮没于飘渺黄沙之下。

“驰命走驿,不绝于时月;商贾贩客,日款于塞下。”千年前的盛景如今重新呈现在我们眼前。国家领导人的密切关注在路上,西部大开发的步伐在路上,全国人民的殷切盼望在路上。“我的中国梦”是重新开启丝绸之路的大门,复兴中华十三亿人的眼光和步伐推动着丝路的重新崛起。功夫不负有心人,丝绸之路重新焕发了他的生机,重新搭建了通往彼岸的桥梁,重新开启了古老文化的大门。岁月如风卷沙,然而却卷不走你的悠久古迹,你轻抹淡描,撒下的是一片长远厚重的文籍;“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然而打不掉吹不去的是你深厚的历史足迹;大江总会向东流去,汹涌的浪花总会淘尽沙砾,然而淘不尽的是你的红妆,依旧泛着微光。历经两千余年,你依旧步履健飞,依旧身姿挺昂,依旧笑容满面。“人事有代谢,往来成古今。”然而你却愈发引人入胜,更加散发浓郁的古香。沿途辉煌的文化与文明如春风雨露消融在千年古道里,不朽的身姿如今化为不朽的传奇,神秘的面纱在阳光的沐浴下愈加绚烂。

遥想起千年前,古道驰骋,丝路万里,那是何等的辉煌,商贾不绝,情志浓厚,那是何等的繁华。伴随着悠扬清脆的驼铃声,一队队驼影覆盖在这条古道上,满载货物,饮一杯送别酒,西出阳关。折柳相送,羌笛悠悠,道不尽的是对友人的眷恋与不舍,说不尽的是对友人的寄托与关怀。落日黄昏,拽着夕阳的裙袂,沐浴着晚风的轻抚,感受着黄沙的雀跃。月下对歌,望月起舞,寄托着对故乡的思恋,放飞着对远方无尽的期待。卧于黄沙,凝望着那夜空中闪烁的星辰,醉心于辽阔广袤的沙漠,心中是何等的激荡。而夜渐渐褪去黑衣,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每一个来往的商贾信徒的脸上,倦意褪去,这将又是一个充满期冀与未知的旅程。

古老的丝绸之路啊,你架起了连接欧亚的桥梁,矗立山之巅,看到的是你如银丝般雄浑壮丽的身姿,有多少人曾怀着对你无限的眷恋寻访你的足迹;有多少人曾怀着心中无限激荡轻抚过你的面孔;有多少人曾带着无上的向往书写和记录你的故事。我何其庆幸,我就站立在你的身旁,我看见了你昂扬的身姿,我始终与你的面容亲密接触。那一记黄沙飞舞,是你妩媚多娇地迎风翩翩起舞。掬一捧黄沙,握住的是对你千年不变的信仰,撒下的是对你无尽的期待。你曾迎风飘散,随风飘舞,你把你的种子散播到大地,然后生根发芽,然后满山遍野,绿树成荫。

矗立西安城楼,眺望你西去的步伐,俯瞰脚下的大地,这里是你的源泉,是你落地生根的地方。环顾四周,古老的城墙泛起丝丝青苔,斑驳的青砖上盛开一朵朵墨色的花儿。未央宫迎接着晚霞的洗礼,残缺的负重让它更是添上一笔独特的美;大明宫抖抖身上的灰尘,流光溢彩般的霞光便散射开来,沿着这条古道一路飘洒,一路飞舞。随着西射的霞光,我们看到了巍峨挺立的大雁塔、小雁塔,如并蒂双生花般守护者脚下的大地。它们在仰望,仰望着流霞抹过的天空,仰望着丝路凝望过的晨光;它们在注视,注视着脚下来来往往、络绎不绝的人们,似乎在这里发现了某种乐趣,从未厌倦,从未懈怠,只是沉默、平静的守护,守护着这一片安详之地。

古诗有云:“西出阳关无故人。”可历史的兴衰却在沿途留下无数宝藏。浩浩荡荡穿过玉带般的河西走廊,走进金丝带的黄沙大漠,广袤的沙漠为绿洲燃起一团烈火。绿洲黄沙相接连,飞鸟伴着驼铃起舞,无边的大漠雄浑、静穆,仿佛大自然在这里把汹涌的波涛、排空的怒浪刹那间凝固起来,无数的砂石涌起的褶皱一直延伸到金色的地平线上。就是如此微凉、静寂的荒漠,智慧的人们却毫无畏惧,用脚步一步一步踩踏出来一条绵延万里的辉煌古道。“舜逐于三苗于三危”,三危对面伫立着的是莫高窟。这屹立千年不倒的莫高窟它把一切尽收眼底,但它沉默不语,仿佛像一个守护神默默无语矗立在那儿,千年风雨不倒。夜晚渐渐降临,夜空中悬挂着一轮似镰刀般的弯月,满天繁星一望无际,浩瀚的宇宙散发着它迷人的魅力。月影下射,远处,那是一弯清池,形似夜空中悬挂的弯月,如一颗夜明宝珠般镶嵌在茫茫黄沙中。在月光的拂照下,格外清冽,格外平静。晚风袭来,湖面泛起微波,皎洁的月光漾起一圈又一圈的水波。虽身边没有故人,但有莫高窟、月牙泉相伴,寂静的夜晚也显得不那么孤单影只了。忽而耳边一串低沉的鸣音响起,那是环抱着月牙泉的鸣沙山,它似一只苍老的雄鹰扇耸着翅膀,在夜风的吹拂下,雀跃着,欢呼着,狂欢着。

驼铃声悠扬走进克拉伊玛,这是一片浩瀚的戈壁,弥漫着诡异和神秘的气息;这是一座风造就的城堡,充满着奇异和神奇,这是魔鬼城,是丝绸之路恐怖的死亡之地,是生命的禁区。漫漫的黄沙之中,远望犹如高楼林立,建筑鳞次栉比,连绵不绝,高高低低。在这片诡异而神秘的山丘中,一条黄沙布满的古道穿过,在驼铃声、风嘶声哗然一片中,楼兰古城屹立而出,覆压百里,帆影点点,一滩汪碧,孕育出富饶的绿洲。他乡异国熙熙攘攘的过客汇聚在这里,“东方的庞贝”啊,你是多么的活跃鲜动!身后依旧影动着“魔鬼城”与楼兰古城的身姿,而今迈步走来的是那燃烧似火的山峦。它用如火般的热情迎接着每一位从它脚下远到而过的客人,它用雷电般滚动的掌声接待着异国他乡的旅人。天山的古月叙写着过往旧事,远天的归鸿排着长队,扇着整齐的翅膀飞过山峦。丝绸古道在这里蜿蜒万余里,婉若游龙,迈过大雪山,步履未停,向着异国远征而去,满载锦罗绸缎,煅烧青花瓷器,拾掇五香调料,彩袖翩然。

你沉默着,你积淀着,你向着天空,向着远方接近着。一骑长长的驼队带着永久的繁华,消失在茫茫黄沙的尽头。驼铃声悠扬,那一串铃铛寄存着古道的漫漫漫,叮叮当当的咏叹里,多少心中的希冀乘着翅膀穿过黑夜的尽头,冲破濃雾的阻碍,抵达清晨的阳光。

丝路漫漫没有尽头,它的故事依旧在延续,那一串驼铃声让过去成为永恒,灿烂瑰丽的明珠,在历史的长河中愈久愈亮。丝路古韵,没有尽头,心中有信仰,双脚将永远行走在路上。

作者简介:马瑞丽:现就读于西北民族大学,热爱文学和写作,尤其是现代诗歌。在《北方作家》举办的第一届“丝路驼影”大学生征文大赛中荣获三等奖。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文章辞赋 > 散文随笔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