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炳成《拖累》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母亲年迈,连生活也不能自理了,吃喝拉撒睡全在床上。

儿子李二牛没有怨言,不声不响地伺候了三年。

俗话说,久病床前无孝子,李二牛也未能免俗,几年煎熬下来,李二牛撑不住了,这到何时是个头啊。

记不得从哪一天起,李二牛开始嫌弃母亲了,就是个拖累啊。碰上心情不好的时候,李二牛还粗声粗气地撵母亲快点儿走。

每次,母亲听到都装聋作哑。

这一天,嫁到山外的姐姐来探望母亲,李二牛一阵欢喜,他和姐姐商量:“姐,把咱娘接到你家去住两天吧,过一段时间我再接回来。”

姐姐答应着,可是一天、两天过去了,一个月、两个月过去了,姐姐也没有来接娘。

李二牛忍不住给姐姐打过几次电话,每次,姐姐都说,家里有点儿事,再等几天。

这一天,李二牛又给姐姐打电话,姐姐还是说再等等。

这是怕麻烦呢!李二牛生气地想,又不是生了我一个,今天,无论如何也要把娘送过去,你不来接是吧?那好!我用小推车推过去,就放你们家门口,看你们要不要。

李二牛找出包袱,开始收拾母亲的衣服。

母亲看到后,惶惑地问:“二牛啊,你这是要干啥?”

李二牛说:“送你到我姐姐家住几天。”

母亲的眼里闪过几丝惆怅,继而无奈地说:“随你吧。”

母亲四处打量屋里的东西,一辈子都没有离开呢,如今,说走就要走了,母亲的心里五味杂陈。

母亲的目光最后落在一个油缸和几个米缸上,母亲说:“二牛啊,我不在家,出门要记得上好锁,要记得上坡干活早回来,家里没个人,这些东西可不放心。”

李二牛嗯了一声,低头用包袱把衣服裹好。

母亲又说:“二牛,一个人不能懒惰,到了饭食头,记得动烟火,哪怕是做点热汤热水也行,天长日久的,身子骨可经不起糊弄。”

李二牛又嗯了一声,抱起被子铺到院中的小推车上。

李二牛再进屋时,要把母亲抱上小推车。

母亲的目光又在屋里环视了一圈儿,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她急忙说:“二牛,再等一等。”

母亲颤抖着手,从床头的一个破纸箱里,摸索着,掏出一个布包,一层一层地打开,母亲说:“二牛啊,娘也没啥留给你,这是50块钱,你留着,干活累的时候,不想做饭就到村里小卖部买点现成的……”

李二牛不要,母亲硬是塞进了他手里。

李二牛点了点,除了2张10块和10张1块的,其余全是毛了边的角票。

李二牛好奇地问:“娘,您这些钱是哪里来的?”

母亲说:“二牛啊,这是你平时出远门留给我,准备让对门王婶给我买饭吃的零花钱,娘没舍得花,都给你攢着呢!”

李二牛心里充满了疑惑:“娘,这钱没动,您怎么吃的饭啊?”

母亲说:“一顿两顿饭的不吃又饿不死人,二牛啊,娘老了,不能帮你干啥了,能省点就省点吧。”

李二牛听了眼睛有些湿润,他撩起衣襟擦了擦红肿的眼圈,说:“娘,你到我姐家住几天吧,她家条件好,你住在那里比在家里享福。”

母亲说:“我知道,二牛啊,到了那里,你可千万别怪罪你姐,是我一再不让她来接我过去的,不怨她。”

李二牛听糊涂了,到姐姐家多好啊,他忍不住埋怨母亲:“娘,我就想不通,你为啥非要跟着我遭罪呢?”

母亲顿了顿,仿佛下定了很大的决心,她叹了口气,说:“二牛,你打小有那毛病,跟前没有人娘不放心啊。”

李二牛有癫痫的老毛病,偶尔还会发作。

“娘啊!”李二牛声泪俱下,双手抱着头,他缓缓蹲到了地上……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文章辞赋 > 散文随笔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