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牵手》陆峰散文赏析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11-15 16:13:31

每当听到“长城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我就会想起故乡城南——金沙江边,巧城之南。因为这首歌,故乡城南有了诗情画意……

小时候,过年是娃儿们最期盼的事情,有好东西吃,有新衣服穿,可以不劳动,可以尽情尽兴地玩。年初一到初二,一般都要去上街,看电影或看戏。

巧城有个滇戏团,我却没有见他们演过滇戏,至于什么是滇戏也不太清楚。我见过他们演革命样板戏《沙家浜》和《红色娘子军》。有一年年初二演《刘三姐》,简陋的戏院里只有舞台、没有观众座椅,观众只能站着看戏。我身边站着一个年龄和我相仿的女孩,长得很漂亮,她大概进入角色了,情不自禁拉住了我的手,这是第一次我的手和一个女孩的手拉着,感觉美妙极了。这样站着看完整场戏,两个小时不知不觉就过去了,只恨戏太短。散场了,只是依依不舍,却一句话都没有对女孩说。回到家,有点茶饭不思了,一下子懂得了书上所说的“相思病”。第二天又去上街,在全城乱转,希望再次见到那个她。众里寻她千百度,却终未见着,怅然了许久。

第二次被女孩子牵手,我读小学五年级,她是我的学姐,陪弟弟读书的。那时候,有一些女娃是没机会读书的,但有了弟弟就不一样了,弟弟到了读书年纪,她们就被安排陪弟弟读书。有的年龄较大,陪读一两年就嫁人了。学姐长得很漂亮,按大人们的话说,是方圆几十里地数一数二的。

那时,农村时不时就会放露天电影。放电影了,人们十山八里赶了过来,沿着山坡或蹲或站看电影。这一次,我站得很靠后,也不知什么时候,学姐来到我身边,默默地拉住了我的手,一道电流让我全身震颤,心里酥酥麻麻的,像是有蚂蚁爬过一般,说不出的美妙。也许还有其它的想入非非吧,也许没有,因为我当时对大人们的事情应当还很朦胧,总之,就这样拉着手,直到电影散场,没说一句话。猥琐,窝囊,简直不算个男人。后来,学姐嫁人了,听说过得并不如意……

有玩打仗的勇猛、有仰慕英雄的情怀,却又面皮薄、害羞、猥琐、窝囊,这个性格一直盘踞在我的骨子里边。

人生路上,有许多各种各样的机遇,每一次机遇其实就是一条岔路,每一个路口都会引导你走向不同的人生、领略不同的风景。许多路口,你一踏进去就不可能回头了。

要是我多一分勇敢会怎么样呢?也许我会有另外一条人生道路。人生总是充满着许多也许,许多选择往往都由不得自己。性格即命运,然而冥冥中似乎还有一种神秘的力量控制着人的命运。

更多信息:

品诗文网
导航:品诗文网 > 文章辞赋 > 散文随笔 > 当前页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