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能听懂树的语言》刘彩霞散文赏析

作者:刘彩霞    来源:原创

在我看来,一棵树,活过一个千年不易,活过两个千年的大概都能称之为奇迹吧!我所见过的青檀树就是这样的奇迹——它比《诗经》年长,如果我们能听懂它的语言,也许就能触碰到亘古久远的岁月荣枯?

《诗经》中脍炙人口的“坎坎伐檀兮,寘之河之干兮,河水清且涟漪……”,描述的即是当时的劳动者砍伐青檀的场景,砍下的青檀枝条被做成车轮、车辐,彼时伤痕累累的青檀不知会不会与伐檀者产生共鸣,也沾染上悲愤的情绪从而感叹:彼君子兮,不素食兮!

如果没有东汉时蔡伦弟子孔丹的慧眼,也许就没有宣纸的诞生。据说当年的孔丹踏破铁鞋四处寻觅世上最好的造纸材料,几近绝望之际,正巧遇见一棵老态龙钟的青檀树佝偻着卧倒在小溪边。也许是日晒雨淋、久经溪水浸泡的缘故,苍老的树皮竟隐隐泛出洁白的色彩,还有丝丝缕缕纤长柔软的纤维随着缓缓的水波摇曳着。孔丹大喜,正是合他心意的上好材质呀!此后便有了传世的“四尺丹”。从此,青檀树的语言便在宣纸上凝结开花,它的生命便有了另一种存在的形式。

曾经在某座山上遇见过青檀树,像冬天大多数凋零的树木那样寂寞孤独地立在一块嶙峋的怪石旁,那是怎样一幅让人震撼的画面:无数扭曲的枝条错综复杂盘绕成主干,似一条条气势非凡的蟠龙相互纠缠嬉闹,顺着主干往上,枝条们各安其处,长一些的树梢微微伸长脖子,似乎挨着云朵与之亲密耳语。再细看与众树不同之处:树皮几乎脱尽,只剩下光溜溜的身体顶着寒风;树干中间完全是空的,宽绰有余,约能容纳一个成年人;主干四周旁逸生出无数细小的枝条,每一根小细枝都站得无比倔强!朔风中的青檀并无言语,但站立的姿势如军人般坚定,褪尽繁华的枝条更显得言简意赅。这是一棵走过2200年的青檀树,在两千多个春去秋来的轮回中,它一定经历过刀光火石、蛮野洪荒:一声声惊雷疯狂地掏空了它的内脏,一阵阵狂风肆虐地折断了它的枝条,一场场干旱无情地枯萎了它的绿叶……而它,牢牢抓紧脚下瘦瘠的岩石,平静地为自己一次次地疗伤。

山上还有这样的青檀树:主干被一分为二仍昂首挺立的,从岩缝中挤出枝条几乎将岩缝崩裂的,空了心的老树干中间再蹿出一棵小苗的……目光触及种种饱受折磨仍鲜活着的不屈身姿时,都会在心里为它们捏一把汗,生怕我的目光会不小心惊扰到它们,更怕我的目光会不小心伤害到它们。不过,阅尽千年沧桑的它们,该不会笑话我的浅薄吧!

我将耳朵轻轻靠近一棵青檀,欲听它诉说世事浮沉中的惊心动魄。然而,它依然不语。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wenfu/swsb/20191115253123.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