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宋八大家·进学解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更新于:2019

进学解

进学解

【原文】

国子先生[54]晨入太学,招诸生立馆下,诲之曰:“业精于勤荒于嬉,行[55]成于思毁于随[56]。方今圣贤相逢,治具[57]毕张[58],拔去凶邪,登崇[59]俊良。占小善者率[60]以录,名一艺者无不庸[61]。爬罗剔抉[62],刮垢磨光。盖有幸而获选,孰云多而不扬[63]。诸生业患不能精,无患有司之不明;行患不能成,无患有司之不公。”

言未既[64],有笑于列[65]者,曰:“先生欺余哉!弟子事[66]先生,于兹有年矣。先生口不绝吟于六艺之文,手不停披[67]于百家之编;纪事者必提其要,纂言者必钩[68]其玄[69];贪多务得,细大不捐[70];焚膏油[71]以继晷[72],恒[73]兀兀[74]以穷年。先生之业,可谓勤矣。觗[75]排异端,攘[76]斥佛老;补苴罅漏[77],张皇幽眇[78];寻坠绪[79]之茫茫,独旁搜而远绍[80];障[81]百川而东[82]之,回狂澜于既倒。先生之于儒,可谓劳矣。沉浸醲郁,含英咀华。作为文章,其书满家。上规姚姒[83],浑浑无涯,周《诰》殷《盘》[84],佶屈聱牙[85],《春秋》谨严,《左氏》浮夸,《易》奇而法,《诗》正而葩[86];下逮[87]《庄》、《骚》,太史[88]所录,子云、相如[89],同工异曲。先生之于文,可谓闳[90]其中而肆[91]其外矣。少始知学,勇于敢为;长通于方[92],左右具宜。先生之于为人,可谓成矣。然而公不见[93]信于人,私不见助于友,跋前疐后[94],动辄得咎。暂为御史,遂窜南夷。三年博士[95],冗不见治[96]。命与仇谋,取败几时。冬暖而儿号寒,年丰而妻啼饥。头童[97]齿豁,竟死何裨[98]?不知虑此,反教人为?”

先生曰:“吁!子来前!夫大木为杗[99],细木为桷[100],欂栌[101]、侏儒,椳[102]、闑[103]、扂[104]、楔[105],各得其宜,施以成室者,匠氏之工也。玉札[106]、丹砂,赤箭[107]、青芝[108],牛溲[109]、马勃[110],败鼓之皮,俱收并蓄,待用无遗者,医师之良也。登明选公,杂进巧拙,纡余[111]为妍,卓荦[112]为杰,校短量长,惟器[113]是适者,宰相之方也。昔者孟轲好辩,孔道以明,辙环天下,卒老于行;荀卿守正,大论是弘,逃谗于楚,废死兰陵。是二儒者,吐辞为经,举足为法,绝类离伦,优入圣域,其遇于世何如也?今先生学虽勤而不由其统,言虽多而不要其中,文虽奇而不济于用,行虽修而不显于众。犹且月费俸钱,岁靡廪粟[114],子不知耕,妇不知织,乘马从徒,安坐而食,踵常途之役役[115],窥陈编以盗窃,然而圣主不加诛,宰臣不见斥,非其幸欤!动而得谤,名亦随之。投闲置散,乃分之宜。若夫商财贿之有亡[116],计班资之崇庳[117],忘己量之所称,指前人之瑕疵,是所谓诘匠氏之不以杙[118]为楹[119],而訾[120]医师以昌阳引年[121],欲进其豨苓[122]也。”

【注释】

[54]国子先生:韩愈自称,当时他任国子博士。国子,即国子学,隶属于国子监,是唐朝主管国家教育政令的机构,也是设在首都的最高学府。

[55]行:品行。

[56]随:随便,不经意。

[57]治具:治国的措施、法令等。

[58]张:设立、具备。

[59]登崇:推荐。

[60]率:都。

[61]庸:通“用”,录用。

[62]爬罗剔抉:搜罗选拔人才。爬,梳爬;罗,搜罗;剔,区别;抉,选择。

[63]扬:提升。

[64]既:尽、终。

[65]列:队列,队伍。

[66]事:侍奉,这里作“跟随、跟从”讲。

[67]披:翻阅。

[68]钩:探讨。

[69]玄:玄妙,指深奥的道理。

[70]细大不捐:大小问题都不放弃。捐,丢弃,放弃。

[71]膏油:灯烛,灯中的油。

[72]晷:日影,指白天。

[73]恒:常常。

[74]兀(wù)兀:劳苦的样子。

[75]觗(dǐ):抵制、抵触。

[76]攘:排除,驱除。

[77]补苴(jū)罅(xià)漏:填补儒家学说的缺漏。苴,本意为鞋的衬垫,引申为填塞。罅,漏洞。

[78]张皇幽眇:光大儒家学说的深微奥妙。张皇,张大。幽眇,微妙精深之处。

[79]坠绪:行将灭亡仅存余绪,这里指衰落的儒学。

[80]远绍:继承远古的传统。

[81]障:阻挡。

[82]东:使动用法,使它们向东流。

[83]上规姚姒(sì):向上效法《尚书》中的《虞书》和《夏书》。姚,虞舜的姓,这里指《尚书》中的《虞书》。姒,夏禹的姓,这里指《尚书》中的《夏书》。

[84]周《诰》殷《盘》:周《诰》,指《尚书》中的《大诰》《康诰》《酒诰》《召诰》《洛诰》等篇,代表《周书》。殷《盘》,指《尚书》中盘庚上、中、下三篇。

[85]佶(jí)屈聱(áo)牙:这里指周商之书文字艰涩,难懂。佶屈:曲折转弯。聱牙:难读,拗口。

[86]葩:华美,华丽。

[87]逮:及,到。

[88]太史:这里指西汉司马迁,他曾任太史令。

[89]子云、相如:子云,西汉辞赋家扬雄的字。相如,西汉辞赋家司马相如。这里借指二人着作。

[90]闳(hónɡ):宏大,恢弘。

[91]肆:恣肆奔放。

[92]方:方术、方略。

[93]见:同下句“见”字同表被动。

[94]跋前疐(zhì)后:形容进退两难。

[95]博士:唐朝国子监的国子博士,相当于今天的大学教授。

[96]冗(rǒnɡ)不见治:闲散而没有政绩。冗,闲散。

[97]头童:童,山无草木。头童,指秃顶。

[98]裨(bì):益处。

[99]杗(mánɡ):屋梁。

[100]桷(jué):屋椽。

[101]欂栌(bó lú):斗栱,柱顶上承托栋梁的方木。

[102]椳(wēi):门枢臼。

[103]闑(niè):门中央所竖的短木,在两扇门相交处。

[104]扂(diàn):门闩之类。

[105]楔:门两旁长木柱。

[106]玉札:地榆。

[107]赤箭:天麻。

[108]青芝:龙兰。

[109]牛溲(sōu):牛尿,一说为车前草。

[110]马勃:马屁菌。以上两种及下句“败鼓之皮”都是贱价药材。

[111]纡(yū)余:委婉从容的样子。

[112]卓荦(luò):卓越、超群。

[113]器:才能。

[114]岁靡廪粟:每年还要浪费国家发的粮食。靡,浪费。廪粟,官府发的粮食。

[115]役役:小心拘谨的样子。

[116]亡:同“无”。

[117]计班资之崇庳(bēi):考虑官阶的高低。计,计较。班资,班列资格,指官职品级。崇庳,高低。

[118]杙(yì):小木桩。

[119]楹(yínɡ):柱头。

[120]訾(zǐ):指责。

[121]以昌阳引年:用昌阳延寿。昌阳,中药名,传说久服可以延年益寿。

[122]豨(xī)苓:中药名,又称猪苓,是一种泻药。

【译文】

国子先生清晨来到太学,把学生们召集在讲舍之下,训导他们说:“学业靠勤奋才能精湛,如果贪玩就会荒废;德行靠思考才能完善,如果随便苟且就会毁掉。当今朝廷,圣明的君主与贤良的大臣相聚到了一起,规章制度全都建立起来了,它们能铲除奸邪,提拔贤俊。略微有一点儿优点的人都会被录用,以任何一种技艺见长的人都不会被抛弃。仔细地搜罗人才,改变他们的缺点,发扬他们的优点。只有才行不够而侥幸被选拔上来的人,哪里会有学行广博却没有被举荐的人呢?学生们,不要担心选拔人才的人眼睛不亮,只怕你们的学业不能精湛;不要担心他们做不到公平,只怕你们的德行无所成就。”

话还没说完,队列中有个学生就笑着说:“先生是在欺骗我们吧。学生跟着先生学习,到今天也有些年了。先生口里就没有停止过吟诵六经之文,手里也未曾停止过翻阅诸子之书,记载史实的您一定提炼出主要内容来,立论的一定勾划出它的奥妙之处来。对学问不满足,务求有收获,不论无关紧要还是意义重大的问题都不让它漏掉。太阳下山了,就燃起油灯,夜以继日,一年到头永远在那里孜孜不倦地研究。先生对于学业,可以说是够勤奋了吧。抵制抨击那些异端邪说,驱除排斥佛家和道家的学说,补充完善儒学理论上的缺陷与不足,阐发光大其深奥隐微的意义,钻研那些久已失传的古代儒家学说,还要广泛地发掘和继承它们。阻止异端邪说,像拦截洪水一样,让他们向东海排去,把将被狂澜压倒的正气重新挽救回来,使其流入正道。先生对于儒家学说,可以说是立了功劳的吧。沉浸在内容深厚如醇厚美酒般的典籍中,咀嚼品味着它们的精华。写起文章来,参考书籍满屋。上取法于《尚书》、《虞书》、《夏书》,内容博大无垠,《周书》和《商书》文字曲折拗口,《春秋》措辞谨严,《左传》繁复铺张,《易经》奇异而有法则,《诗经》纯正而又华美。下学习《庄子》、《离骚》、太史公的《史记》,以及扬雄、司马相如的着述,它们虽然各不相同,却一样美妙精当。先生对于文章,可以说是造诣精深博大而下笔波澜壮阔了吧。先生少年就知道好学,敢作敢为,长大以后,通晓礼义,行为得体。先生对于做人,可以说是很成熟的了吧。然而,在官场上不被人信任,私交上也没人帮助你。进退两难,一举一动都会招来过错。刚刚当了一段时间的御史,又被贬逐到边远的南方。当了三年博士,闲散而没有政绩。你的命运就像与你有仇似的,早晚总要使你一败涂地。冬天天气暖和,你的孩子还要叫冷;年岁本来富饶,你的妻子还要喊饿。头发掉光了,牙齿也缺了,这样就是死了,又于事何补呢?你不想一想这些,还要来教训人,这是为什么呢?”

先生说:“唉!你走过来听我说:粗木料做房梁,细木料当椽子,壁柱、斗拱、梁上短柱、门枢、门橛、门闩、门两旁的木头,各得其所,用它们把房子建成,这可是工匠的技术呀。地榆、朱砂、天麻、龙芝、车前草、马屁菌、破朽的鼓皮,兼收并蓄,一无遗漏,预备着等日后派上用场,这可是医师的善于运筹的好习惯。既明察又公平地选拔人才,能力强的和能力弱的都能一起量材录用,委婉随和是一种美德,超然不群则可叫做杰出,比较、衡量各人不同的优缺点,根据他们的才能给予合理的使用,这才是当宰相的用人之道。想当初,孟子喜欢辩论,孔子之道才得以发扬光大,可他的车辙遍于天下,却最终在周游列国的途中度过一生。荀卿信守正道,其博大的学说才得以弘扬,可是却为了躲避谗言逃到楚国,最终被废了官职,老死在兰陵。这两位了不起的儒学大师,说出话来就可当作经典,一抬脚的行动,都可成为别人效法的准则,出类拔萃,真能达到圣人的地步。他们在世上的境遇又是怎样的呢?今天,我学习虽然勤奋,却没有什么系统;话虽然说得多,却抓不住至理之处;文章虽然奇特,却不能有补于世;道行虽然修习了,在一般人中却显现不出来。就这样,还每年每月花着国家的钱,吃着国家的饭,孩子不懂种田,妻子也织不来布。骑马行路时,奴仆跟在后面。自己不费力就可安然地坐下吃饭。行事老是按着世俗常规去做,做学问不过是沿袭窃取古书上的道理。然而圣君不加罪责,大臣也不予指斥,这难道不已是我的侥幸了吗?动不动就受到毁谤,可是名声也随之增大了。被弃置在无关紧要的位置上,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如果还要计算俸禄的有无、官阶的高低,忘记了自己的才能到底有多少,还要来指责别人的毛病,这就真好比是去责问工匠为什么不拿小木桩来做厅堂的柱头,或非议医师为什么用有轻身明目效用的昌阳而不用有排泻作用的猪苓去使人延年了!”

【解析】

这篇文章作于唐宪宗元和七年或八年间,当时韩愈遭贬再任国子博士,官场连连失意。《新唐书》本传说他“才高数黜,官又下迁,乃作《进学解》以自喻”,才华受到压制的怒火使他不得不借此文来宣泄自己的不平之气,平复自己内心的创痛。

韩愈仿照汉赋主客问答的方式,假托向学生训话,勉励他们在学业、德行方面取得进步,学生提出质问,他再进行解释,故名“进学解”,借以抒发自己怀才不遇、仕途坎坷的牢骚,揭露官场的黑暗,曲折表现自己对朝政的不满情绪。文章通过学生之口,形象地突出了自己学习、捍卫儒道以及从事文章写作的努力与成就,有力地衬托了遭遇的不平,是对官场失意的极度愤慨;而针锋相对的解释,表面心平气和,其实是韩愈的自我解嘲,多处使用反语讽刺,对朝廷讥讽之意十分明显。

本文在写法上模仿扬雄的《解嘲》、东方朔的《答客难》,虽属赋体,却骈散兼用,长短错落,多样之中见统一。文中如“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成为了日后的至理名言。更值得一提的是,本篇吸取古语,熔铸新词,出现了许多流传千古的成语,如“贪多务得”、“佶屈聱牙”、“同工异曲”、“动辄得咎”、“俱收并蓄”等。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wenfu/sanwen/20191223258851.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历史阅读

栏目导航

诗人大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