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琬《游马驾山记》原文,注释,译文,赏析

作者:王章    来源:原创

汪琬:游马驾山记

汪琬

马驾山,在光福镇西,与铜井并峙。山中人率树梅艺茶条桑为业,梅五之,茶三之,桑视茶而又减其一,号为光福,幽丽奇绝处也。

予入山,与诸子循邓尉之阴前行,数十步辄有平原,曲涧回流,倒影澄澈见底,心稍稍喜。于时,游人舆者、骑者、屣而从者不绝于道。既至山麓,则其境益奇,界以短畦,藩以丛竹,阴森蔚荟,裁通小径,不能受舆骑,率皆舍而徒步矣。前后梅花多至百许树,香气蓊勃,落英缤纷,入其中者,迷不知出。稍北折而上,望见山半,累石数十,或偃或仰,小者可几,大者可席,盖《尔雅》所谓署也。于是遂往,列坐其地。俯窥傍瞩,濛然蒙然,曳若长练,凝若积雪,绵谷跨岭,无一非梅者。加又有微云弄白,轻烟缭青;左澄湖以为镜,右崇障以为屏;水天浩溔,苍翠错互。然则,极邓尉、玄墓之观,孰有尚于兹山者邪!

惜乎!地深且远,莫有治庐其址者,故不能信宿于此,以穷其幽,尽其变,此则予之恨也。马驾山不载郡志,或又谓之朱华山云。

同游者,刘天叙、潘慡,门人句容王介石及儿子筠。

梅花是我国的名花,尤以江南为胜。杭州的孤山、超山,无锡的梅园,苏州的邓尉山,都是赏梅胜地。在邓尉山一带,花盛时满山盈谷,银海荡漾,有如积雪,香气四溢,故清代江苏巡抚宋荦即景寓意,题写“香雪海”三字,刻于崖上,从此名著吴下。汪琬在这篇游记中所写的马驾山,乃是邓尉山一带赏梅的最佳地方。

作者在文中,首先介绍了马驾山的方位和百姓种梅概况。随后叙述游览马驾山的情景。沿着邓尉山北面前行,一路上见“曲涧回流,倒影澄澈见底”,游人不绝于道。到了山脚,境界更为奇绝。步行其中,前后皆是梅花树,香气浓郁,落英缤纷,大有“入山无处不花枝,远近高低路不知”的感觉。从山脚北折而上,望见半山中耸立数石,姿态各异,或俯或仰,小者如几,大者如席,可坐可卧。作者与诸子列坐石上,“俯窥傍瞩”,只见“绵谷跨岭”,漫山遍野,“濛然蒙然,曳若长练,凝若积雪”,成了一片梅花的海洋。加上天上微云泛白,轻烟缭绕于青山之间,清美极了,山左清澄的太湖好似一面巨大的明镜,山右高大的山峰犹如一道摩天的锦屏。水天相连,浩渺无际,苍翠错互,蔚为奇观。作者为这迷人的景色所陶醉,不禁感叹:名闻遐迩的邓尉、玄墓梅花,哪里比得上马驾山呢!写到这里,作者紧扣马驾山盛产梅花的特色,着力写出梅花的色、香、形,同时将它与山石湖水等背景相互映衬,写出了马驾山的摇曳多姿,把一座无名的小山写得引人入胜。

最后,作者由马驾山不载郡志,因而不为人知这一现象,感叹马驾山地深且远,没有住处,故游人不能“穷其幽,尽其变”。由此,我们不由联想起宋代著名散文家王安石在他的《游褒禅山记》中所说的一段话:“夫夷以近,则游者众;险以远,则至者少。而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而人之所罕至焉”。马驾山正是这样一个奇伟瑰怪而人迹罕至的地方。或许,这也是汪琬这篇文章给予我们的启示吧。

版权声明:转载本站文章,请保留本声明以及本文章链接地址。
本文地址:https://www.pinshiwen.com/wenfu/sanwen/20190919247526.html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随机推荐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