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辞《远 游》原文,注释与鉴赏

时间: 2019-09-15 09:53:14    作者:高来    来源:原创

远游》篇系屈原所作。据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远游者,屈原之所作也。屈原履方直之行,不容于世。上为谗佞所谮毁,下为俗人所困极,章皇山泽,无所告诉。乃深惟元一,修执恬漠。思欲济世,则意中愤然,文采铺发,遂叙妙思,托配仙人,与俱游戏,周历天地,无所不到。然犹怀念楚国,思慕旧故,忠信之笃,仁义之厚也。是以君子珍重其志,而玮其辞焉。”屈原在《惜诵》末句讲“愿曾思而远身”。这个“远身”就是本诗《远游》之题意。《远游》是接着《惜诵》写的,一开头就提出“悲时俗之迫厄兮,愿轻举而远游”。这个“远游”就是出游,使自己远离是非之地,免遭“时俗”的迫害。所以这种远游只是为了躲开一时的政治迫害,并非道家的归隐,何况屈原在远游过程中一直忧国忧民,希望有朝一日重返政治舞台,为国效力。《远游》并不是宣扬道家神仙思想和出世思想。我们知道,屈原与道家伟大思想家庄周(约公元前369年~公元前286年)同是楚国人,又都生活在战国晚期,基本上是同时代的人物(庄周比屈原大27岁,两人卒年仅差9年。)楚国是古代巫仙文化的发源地,以神仙神话为材料进行创作是楚文化的一个传统和特征,也是楚国民俗的反映。因此,屈原的文学创作和庄周的哲学创作都用了同一时代楚国民俗文化中常见的巫仙神话材料就不足为奇了。明乎此,我们就不会武断地将《远游》定为道家方士之作了。晚清著名学者黎庶昌在为郑知同的《楚辞考辨》写《后识》时指出:“惟《远游》一篇余意终以朱子定为屈氏文者为当。何者?《远游》文辞瑰放,气象超举,计非宋、景以下诸家所能为。……且《远游》语句颇与《离骚》出入。”(见《郑知同楚辞考辨手稿校注》,贵州人民出版社2004年版,第5页。)这是正确的观点。

【原文】

悲时俗之迫厄兮 ① ,

愿轻举而远游 ② 。

质菲薄而无因兮 ③ ,

焉托乘而上浮 ④ ?

遭沉浊而污秽兮 ⑤ ,

独郁结其谁语 ⑥ !

夜耿耿而不寐兮 ⑦ ,

魂茕茕而至曙 ⑧ 。

惟天地之无穷兮,

哀人生之长勤 ⑨ 。

往者余弗及兮 ⑩ ,

来者吾不闻 。

步徙倚而遥思兮 ,

怊惝恍而乖怀 。

意荒忽而流荡兮 ,

心愁悽而增悲 。

神倏忽而不反兮 ,

形枯槁而独留 。

内惟省以端操兮 ,

求正气之所由 。

漠虚静以恬愉兮 ,

澹无为而自得 。

闻赤松之清尘兮 ,

愿承风乎遗则 。

贵真人之休德兮 ,

美往世之登仙 。

与化去而不见兮 ,

名声著而日延 。

奇傅说之托辰星兮 ,

羡韩众之得一 。

形穆穆以浸远兮 ,

离人群而遁逸 。

因气变而遂曾举兮 ,

忽神奔而鬼怪 。

时彷佛以遥见兮 ,

精晈晈以往来 。

绝氛埃而淑尤兮 ,

终不反其故都 。

免众患而不惧兮 ,

世莫知其所如 。

恐天时之代序兮 ,

耀灵晔而西征 。

微霜降而下沦兮 ,

悼芳草之先零 。

聊仿佯而逍遥兮 ,

永历年而无成 !

谁可与玩斯遗芳兮 ,

晨向风而舒情 。

高阳邈以远兮 ,

余将焉所程 ?

重曰 :

春秋忽其不淹兮 ,

奚久留此故居 ?

轩辕不可攀援兮 ,

吾将从王乔而娱戏 。

餐六气而饮沆瀣兮 ,

漱正阳而含朝霞 。

保神明之清澄兮 ,

精气入而粗秽除 。

顺凯风以从游兮 ,

至南巢而壹息 。

见王子而宿之兮 ,

审壹气之和德 。

曰:

“道可受兮 ,

不可传;

其小无内兮 ,

其大无垠;

无滑而魂兮 ,

彼将自然;

壹气孔神兮 ,

于中夜存 ;

虚以待之兮 ,

无为之先 ;

庶类以成兮 ,

此德之门 。”

闻至贵而遂徂兮 ,

忽乎吾将行 。

仍羽人于丹丘兮 ,

留不死之旧乡 。

朝濯发于汤谷兮 ,

夕晞余身兮九阳 。

吸飞泉之微液兮 ,

怀琬琰之华英 。

玉色 以脕颜兮 ,

精醇粹而始壮 。

质销铄以汋约兮 ,

神要眇以淫放 。

嘉南州之炎德兮 ,

丽桂树之冬荣 。

山萧条而无兽兮 ,

野寂漠而无人 。

载营魄而登霞兮 ,

掩浮云而上征 。

命天阍其开关兮 ,

排阊阖而望予 。

召丰隆使先导兮 ,

问大微之所居 。

集重阳入帝宫兮 ,

造旬始而观清都 。

朝发轫于太仪兮 ,

夕始临乎于微闾 。

屯余车之万乘兮 ,

纷溶与而并驰 。

驾八龙之婉婉兮 ,

载云旗之逶蛇 。

建雄虹之采旄兮 ,

五色杂而炫耀。

服偃蹇以低昂兮 ,

骖连蜷以骄骜 。

骑胶葛以杂乱兮 ,

斑漫衍而方行 。

撰余辔而正策兮 ,

吾将过乎句芒 。

历太皓以右转兮 ,

前飞廉以启路 。

阳杲杲其未光兮 ,

凌天地以径度 。

风伯为余先驱兮,

氛埃辟而清凉 。

凤凰翼其承旂兮 ,

遇蓐收乎西皇 。

擥彗星以为旍兮 ,

举斗柄以为麾 。

叛陆离其上下兮 ,

游惊雾之流波 。

时暧曃其 莽兮 ,

召玄武而奔属 。

后文昌使掌行兮 ,

选署众神以并毂 。

路曼曼其修远兮,

徐弭节而高厉 。

左雨师使径侍兮 ,

右雷公以为卫 。

欲度世以忘归兮 ,

意恣睢以担挢 。

内欣欣而自美兮 ,

聊媮娱以自乐 。

涉青云以泛滥游兮 ,

忽临睨夫旧乡 。

仆夫怀余心悲兮 ,

边马顾而不行。

思旧故以想象兮 ,

长太息而掩涕 。

泛容与而遐举兮 ,

聊抑志而自弭 。

指炎神而直驰兮 ,

吾将往乎南疑 。

览方外之荒忽兮 ,

沛罔象而自浮 。

祝融戒而还衡兮 ,

腾告鸾鸟迎宓妃 。

张咸池奏承云兮 ,

二女御九韶歌 。

使湘灵鼓瑟兮 ,

令海若舞冯夷 。

玄螭虫象并出进兮 ,

形蟉虬而逶蛇 。

雌蜺便娟以增挠兮 ,

鸾鸟轩翥而翔飞 。

音乐博衍无终极兮 ,

焉乃逝以徘徊 。

舒并节以驰骛兮 ,

逴绝垠乎寒门 。

轶迅风于清源兮 ,

从颛顼乎增冰 。

历玄冥以邪径兮 ,

乘间维以反顾 。

召黔嬴而见之兮 ,

为余先乎平路 。

经营四荒兮 ,

周流六漠 :

上至列 兮 ,

降望大壑 。

下峥嵘而无地兮 ,

上寥廓而无天 。

视倏忽而无见兮 ,

听惝怳而无闻 。

超无为以至清兮 ,

与泰初而为邻 。

【译文】

悲愤于社会风气的险恶啊,

我愿意轻身高飞远离尘嚣。

我天性鄙贱,又无人依靠啊,

依托什么向天飞升?

遭遇肮脏时世而被诬受谗啊,

我独自郁闷,能跟何人诉说!

夜晚我心烦不安,难以入眠啊,

孤零零的灵魂一直守到天亮。

想到天地的无穷无尽啊,

哀叹人生永久的辛劳。

生在我前面的贤者我追赶不上了,

生在我后面的人我又不得而闻。

我徘徊不定,想得很远啊,

失意恍惚而心意错乱。

我神思不定无所依托啊,

心里充满忧愁而增添几许悲哀。

神魂飘荡而不知归返啊,

形体枯槁却偏偏让这躯干存留。

只有靠我内省来端正情操啊,

要寻求天地间正气的所在。

心境保持淡漠清净就能愉快啊,

淡泊无为就能悠然自得。

听说赤松贤人轻尘脱俗啊,

我愿意接受他留下的告诫。

珍视仙人的美德啊,

羡慕他们能从人世间飞升成仙。

随他们一起羽化飞天而不被常人发现啊,

美好的名声彰著可日益扩大。

我为傅说升天托于东方七星宿而感到惊奇啊,

又羡慕韩众终于能够得到纯真之道。

形体寂静就会渐渐远离尘世啊,

离开了尘世就能够得以解脱隐遁起来。

依靠精气的变化就可高飞上天啊,

也能够迅速奔跑宛如地上的鬼怪。

有时仿佛远远地呈现出天边的美景啊,

那精气清清白白地在天际间来来往往。

超越尘俗就会变得特别美好啊,

终究不会再返回污秽之旧地。

这样就避免受到小人的迫害而变得无所畏惧啊,

世俗之人哪里会知道我的去所。

担心四季的更迭啊,

太阳的光芒照亮我西行的路。

薄霜来临草木开始零落啊,

我哀悼美好的芳草总是最先凋谢。

姑且游荡着保持怡然自得啊,

经历多年修炼而最终一事无成。

谁能与我一起欣赏美好的芳草啊,

我们长久地迎风而立就能心情舒畅。

我的先祖高阳帝已经太远古了啊,

我要如何去效法他的美德呢?

再说,

一年四季疾速运行从未停息啊,

为什么我要留居在这污浊的旧地?

黄帝远不可攀啊,

我就跟随王子乔去游戏仙界吧。

以天地四季之气和露水为食啊,

吐纳着日出时和日中时的精气。

保持着心神的清澈啊,

吸入精气而吐出秽气。

顺着南风去远游啊,

到达南巢才休息一会儿。

去见王子乔就留宿住下啊,

问问精气如何调和精神使人保持美德。

王子乔回答说:

“大道真理可以用心领会啊,

却不可以用口传授。

它的小小到极点,

它的大又大到无边。

不要搅乱你的思想啊,

让它保持自然无为的状态。

这个精气甚为神妙啊,

在半夜寂静时方能感受到它的存在。

你要虚心地等待它啊,

不要让你的心先于它而行动。

万物就是这样生成的啊,

这正是追寻美德的门径。”

听了最为珍贵的话,我又踏上征途啊,

我匆匆忙忙前往实施。

我仿佛飞仙于不夜之国丹丘啊,

留在了仙人居住的不死之乡。

早晨我在汤谷洗发啊,

晚上我在九阳沐浴。

我嘴里喝着飞泉的琼液啊,

怀中抱着美玉。

我玉色满面光彩照人啊,

灵魂圣洁又开始少壮起来。

我脱胎换骨而轻柔美好啊,

精神充沛而自由奔放。

我赞美南方阳光充足啊,

我赞美桂树在冬天仍然保持开花。

山岭保持虚静而没有野兽侵扰啊,

原野保持寂静而没有人打扰。

精神抖擞就能乘上朝霞啊,

超越浮云就能向天上远行。

我命令把守天门的天官快开门啊,

天官推开了天门,迎我进去。

我向云神招手示意让他为我带路啊,

去访问太微星的住所。

停留九天之上而进入帝宫啊,

造访太白星观光天帝居住的清都宫。

早晨从帝庭太仪出发啊,

晚上就到了微闾神山。

聚集起几万辆车啊,

让车辆并驾齐驱踏上征程。

驾着八龙车慢慢而行啊,

车上的云旗自由飘扬。

旗杆上竖着雄虹的五彩旄头啊,

那五彩交相辉映多么耀眼。

中间驾辕的两匹马矫健而高低不同啊,

那左右两旁的马儿钩蹄怒踏十分桀骜。

车骑并行互相纠缠而杂乱啊,

车队人群绵延不断并行在路上。

备好我的缰绳,握正鞭子啊,

我将经过东方木神的身旁。

经过东帝太皓处就向右转啊,

前面的飞廉前来引路。

阳光初射还是不够明亮啊,

越过天池就直往渡口。

风伯开始为我开路啊,

尘埃尽扫令人倍觉清爽宜人。

凤凰张开双翅托起旂旗啊,

遇上了西方之帝少昊。

手持彗星来做旍旗啊,

举起北斗星的长柄做指麾。

那旗帜五光十色上下飞扬啊,

那云雾如同流水波涛般翻腾。

日光昏暗而朦胧不清啊,

招来玄武星在前面奔走联络。

后面的文昌星掌管随行人员啊,

又选派了众多神仙一同前往。

道路漫长又遥远啊,

缓缓而行停鞭眺望。

左有雨师做侍从啊,

右有雷神做护卫。

我想要超脱尘世、忘记回归啊,

放任自我就手舞足蹈。

心中欣喜就自我赞美啊,

姑且快快乐乐来求得自己身心的欢愉。

渡着青云任意遨游啊,

忽然俯视看见了我的故乡。

仆夫有怀恋之情,我的心也悲伤起来啊,

左右的马也回头不肯继续前行。

思乡之情可想而知啊,

我长声叹息不禁掩面流涕。

我漫游着从容飞向远方啊,

姑且控制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

指使炎神朝着南方奔驰啊,

我要去南方的九嶷山。

游览世外的缥缈之处啊,

像置身在汪洋中漂泊不定。

祝融在前面警戒而掉转了行车的方向啊,

飞速传告鸾鸟去迎接洛神宓妃。

陈设尧乐《咸池》,又奏起颛顼之乐《承云》啊,

娥皇女英二人前来演奏舜乐《九韶》。

叫来湘水之神来鼓瑟啊,

命令海神与河伯冯夷合舞。

黑龙和罔象一同演出啊,

他们盘曲着身子彼此相随。

彩虹轻巧地层层缠绕啊,

鸾鸟高高地盘空飞行。

音乐旋律宏大还没有结束啊,

我要离开前往四周看看。

我放松缰绳让马儿奔驰啊,

来到天边的北极寒门。

在清源我超过了疾风,

跟从颛顼来到冰雪大地。

经过北方玄冥的小路啊,

我登上天间地维回头一顾。

召唤造化之神黔嬴而与他相见啊,

他做我的先驱为我铺平前方的路。

我在四方观光啊,

我在六合周游:

往上我到了电神列 的居所啊,

往下我看到了渤海之东的无底大壑。

我的脚下深远好像没有了地啊,

我的头顶空阔好像没有了天。

我的眼睛忽然看不见啊,

我的耳朵好像听不清。

超越了无为和至清的境界啊,

我与宇宙万物的原始泰初走到了一起。

【注释】

①迫厄(è恶):迫害,指嫉贤妒能。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哀众嫉妒,迫胁贤也。”

②轻举:飞升的意思。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高翔避世,求道真也。”

③质:本质。菲薄:浅薄、鄙陋。无因:不可依靠。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质性鄙陋,无所因也。”

④上浮:飞升。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将何引援而升云也。”

⑤沉浊:浑浊。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逢遇暗主,触谗佞也。”

⑥谁语:向谁诉说。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思虑烦冤,无告陈也。”

⑦耿耿:形容难以入眠的样子。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忧以悉戚,目不眠也。”《诗》云:“耿耿不寐。”

⑧茕茕:形容孤孤单单的样子。至曙:到天亮。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精魂怔忪不寐,故至曙也。”

⑨长勤:劳碌终身。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伤己命禄,多忧患也。”

⑩弗及:追赶不上。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三皇五帝不可逮也。”

不闻:不得而闻。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后虽有圣,我身不见也。”

徙倚:徘徊。

怊(chāo超):悲伤。惝恍(tǎnghuǎng躺晃):失意而不快的意思。乖怀:理想不能实现。乖,违反。怀,志向。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惆怅失望,志乖错也。”

意:心里。荒忽:迷茫。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情思罔两,无据依也。”

增悲:增添悲伤。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怆然感结,涕沾怀也。”

倏忽:很快飘离,指神魂很快向远方飘去。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魂灵远逝,游四维也。”反:同“返”。

形:躯体。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身体寥廓,无识知也。”

内:心中。省:反省、思考的意思。端操:端正志向。操,志向。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捐弃我情,虑专一也。”

所由:从哪里来。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栖神藏情,治心术也。”

漠:淡漠。虚静:平静。恬愉:恬适愉悦。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恬然自守,内乐佚也。”

澹(dàn旦):淡,淡薄。无为:清心寡欲。这是黄老思想。自得:怡然自得。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涤除嗜欲,获道实也。”

闻:想听。赤松:人名,神农时的雨师。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想听赤松之徽美也。”

承风:继承他的遗风。遗则:法则。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思奉长生之法式也。”

贵:崇尚。真人:指赤松。休:同“修”,美的意思。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珍玮道士,寿无穷极。”

美:羡慕。往世:过去的人。登仙:升天成神仙。这里专指王子乔飞天成仙一事。据王逸《楚辞章句》注说:“羡门子乔,古登真也。”

与化去:指灵魂离形壳而去。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变易形容,远藏匿也。”

日延:流传百世。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姓字弥章,流千亿也。”

傅说:人名,传说做过宰相,死后化为辰星。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圣贤虽终,精著天也。傅说,武丁之相。辰星、房星,东方之宿,苍龙之体也。傅说死后,其精着于房尾也。”

韩众:人名,齐国人,又称为韩终。传说其为王采药,王不肯服,其自服而成仙。得一:得道成仙。一,道家的哲学概念,即道。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喻古先圣,获道纯也。”

穆穆:寂静。浸远:越来越远。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卓绝乡党,无等伦也。”

离:逃避。遁逸:隐去。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遁去风俗,独隐存也。”

因:凭借。气变:指精气的变化。曾举:升级,提升。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乘风蹈雾,升皇庭也。”

神奔而鬼怪:像神鬼一样变幻莫测。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往来奄忽,出杳冥也。”

时:有时。遥见:远远看见。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托貌云飞,象其形也。”

精:神灵。晈晈:明亮的样子。晈,同“皎”。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神灵照曜,皎如星也。”

氛埃:昏浊的尘世。淑尤:指神仙居住的洞府。淑,善、好的意思。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超越垢秽,过先祖也。淑,善也。尤,过也。言行道修善,所以过先祖也。”洪兴祖《楚辞补注》考证说:“绝,一作超。尤,一作邮。”

不反:不愿返。故都:故乡。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去背旧都,遂登仙也。”

不惧:不惧众患。众患,众小人。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得离群小,脱艰难也。”

世:世人。所如:何来何往。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奋翼高举,升天衢也。自此以上,皆美仙人超世离俗,免脱患难。屈原想慕其道,以自慰缓,愁思复至,志意怅然,自伤放逐,恐命不延,顾念年时,因复吟叹也。”

天时:一年四季。代序:交替变化。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春秋迭更,年老暮也。”

耀灵:太阳。一说指雷电。晔:光闪闪的样子。有的说是闪电明亮的样子。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托乘雷电以驰骛也。灵晔,电貌。《诗》云:晔晔震电。”西征:西行。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西方少阴,其神蓐收,主刑罚。屈原欲急西行者,将命于神务宽大也。”

微霜:薄霜。下沦:下沉。沦,谕上用法之刻深也。

悼:可惜。零:凋零。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不诛邪伪,害仁贤也。”

仿佯:游荡。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聊且戏荡而观听也。”

永历年:经过很多年,此言虚度年华。无成:一事无成。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身以过老,无功名也。”

与玩:与我共赏。斯:这些。遗芳:霜冻后留下的芳草。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世莫足与议忠贞也。”洪兴祖《楚辞补注》考证说:“斯遗芳,一作此芳草。”

晨向风:久久地迎风。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想承君命,竭诚信也。”洪兴祖《楚辞补注》考证说:“晨,一作长。向,一作乡。”

高阳:古帝名。据《离骚》中屈原自己说,他是高阳帝的后代子孙。可参见本书《离骚》中的相关注解。邈、远:离我们太远了。

所程:效法古人。程,衡量、学习、仿效的意思。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安取法度,修我身也。”

重:古音节名。大致相当于今天的领唱。也作重复说。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愤懑未尽,复陈辞也。”蒋骥《山带阁注楚辞》指出:“重,乐节之名。洪氏(洪兴祖)曰:情志未申,更作赋也。”

春秋:指一年四季。不淹:不会停留。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四时运转,往若流也。”

奚:为什么。

轩辕:传说中的远古帝王黄帝的名。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黄帝以往,难引攀也。轩辕,黄帝号也。始作车服,天下号之,为轩辕氏也。”《史记o五帝本纪》指出:“黄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孙,名轩辕。”攀援:投靠。

王乔:人名,周灵王太子,传说成了仙。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上从真人,与戏娱也。”洪兴祖《楚辞补注》考证说:“娱,一作游。上从真人,与戏娱也。娱,一作游。”朱熹《楚辞集注》认为:“周灵王太子晋也。《列仙传》曰:‘好吹笙,作风鸣,遇浮丘公,接之仙去。’”

六气:指春夏秋冬并天地之气。朱熹《楚辞集注》认为:“六气者,陵阳子《明经》言:‘春食朝霞,日始出,赤黄气也;秋食沦阴,日没以后,赤黄气也;冬饮沆壑,北方夜半气也;夏食正阳,南方日中气也;并天也玄黄之气,是为六气。’”沆瀣(hàngxiè巷泄):露水。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远弃五谷,吸道滋也。”

正阳:正阳之气,即日中之气。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餐吞日精,食元符也。”

神明:自己的精神。

粗秽:污秽之气。

凯风:南风。从游:随风而游。

南巢:地名。朱熹《楚辞集注》认为:“旧说以为南方凤鸟之巢,非汤放桀之居巢也。”壹息:停下休息。

王子:指王乔。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屯车留止,遇子乔也。”

审:请教。壹气:道家认为,外六气入内,能合为一气,即一德,便是道。德,道。蒋骥《山带阁注楚辞》指出:“外气既入,内德自成。所谓六气者,炼而为一气矣。然必得所养而后能和,故就王子而讯之。”

受:修炼。

其小无内:说它小,没有比它更小的了。《庄子o天下》说:“至大无外,谓之大一;至小无内,谓之小一。”

无滑(gǔ古):无乱、不扰乱。滑,乱的意思。魂:精神。

孔:甚。

中夜:半夜。朱熹《楚辞集注》认为:“而气之甚神者,当中夜虚静之时,自存于己,而不相离也。”存:存入心中。

虚:空。待之:对待。

无为:清静无为、清心寡欲。这是道家的处事原则。先:首、最重要的意思。

庶类:万物。

门:入门,找到了途径。

至贵:要诀。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见彼王侯而奔惊也。”徂(cú殂):往、去做、实践。

忽:很快。

仍:依,就。羽人:飞仙。丹丘:地名。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因就众仙于明光也。丹丘,昼夜常明也。《九怀》曰:夕宿乎明光。明光,即丹丘也。《山海经》言有羽人之国,不死之民。或曰:人得道,身生毛羽也。”

不死:长生不老。旧乡:仙人的故乡。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遂居蓬莱,处昆仑也。”

朝(zhāo昭):早晨。濯:洗。汤谷:传说中的日出之地。汤,同“旸”。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汤谷,在东方少阳之位。《淮南》言:日出汤谷,入虞渊也。”

晞(xī西):晒干的意思。九阳:地名,传说在天的边际。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晞我形体于天垠也。九阳,谓天地之涯。”洪兴祖《楚辞补注》考证说:“兮,一作乎。垠,一作根。”《山海经o海外东经》说:“九阳居下枝,一日居上枝。”蒋骥《山带阁注楚辞》指出:“九阳,即所谓旸谷上有扶木,九日居下枝者也。”

飞泉:地名。传说在昆仑山的西南。微液:泉水,琼浆玉液。

怀:揣着,引申为吞食。琬琰(wǎnyǎn宛眼):美玉。华英:花朵。在此形容美玉的美好。

玉色:指自己饮微液食玉英后面色如玉。 (pīng俜):美好。脕(wàn腕):艳美。

精:精神。醇粹:纯粹。

质销铄:凡胎脱尽。质,指体形。销铄,熔化。汋(chuò绰)约:同“绰约”,体轻、柔弱的样子。朱熹《楚辞集注》认为:“汋约,柔弱貌。”《庄子》说:“藐姑射山,有神人焉,汋约若处子。”

要眇:精微深远的样子。淫放:行为无拘无束。形容其得道之效。《广雅》说:“淫,游也。”钱澄之《庄屈合诂》指出:“淫放,无拘无碍。言其得道之效。”

嘉:赞美。南州:南方。炎德:气候温和。

丽:美丽,这里作动词“赞美”。冬荣:冬天开花。

萧条:这里指空虚寂寞。兽:野兽。

野:旷野。

营:同“莹”,晶莹。登霞:登上朝霞。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抱我灵魂而上升也。霞谓朝霞,赤黄气也。”

掩:超过。上征:向上飞。

天阍(hūn昏):看天门的人。开关:打开天门。

排:推开。阊阖(chānghé昌合):传说为天庭的南门。

丰隆:云神。先导:在前面开路。

问:访问。大微:太微宫,传说是天庭的中宫。所居:所在地。

集:停留。重阳:指天。古人说积阳为天,天有九重,故曰重阳。朱熹《楚辞集注》认为:“积阳为天,天有九重,故曰重阳。”

造:造访。旬始:星名。清都:传说为天帝府。王逸《楚辞章句》分析说:“遂至天皇之所居也。旬始,皇天名也。”洪兴祖《楚辞补注》考证说:“一云:旬始,星名。《春秋考异邮》曰:太白,名旬始,如雄鸡也。”

发轫:出发。太仪:天庭。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旦早趋驾于天庭也。太仪,天帝之庭,习威仪之处也。”

于微闾:传说中的地名。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暮至东方之玉山也。”《尔雅》有:“东方之美者,有医无闾之珣玕琪焉。”《释文》有:“于,于其切。”朱熹《楚辞集注》认为:“于微闾,《周礼》:‘东北曰幽州,其山镇曰医无闾。’”

屯:聚集。

纷:众车。溶与:先缓行。而并驰:然后并驾齐驱。

驾八龙:驾车的八条龙。婉婉:蜿蜒前进。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虬螭沛艾,屈偃蹇也。婉,《释文》作蜿,音菀。”

载云旗:车上的云霓旗。逶蛇:随风飘扬。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旄旐竟天,皆霓霄也。此二句见《骚经》。”

建:竖起。雄虹:古人把虹分为内环、外环,内环叫雄虹,外环叫雌虹。采旄:彩色大旗。旄,古代用牦牛尾装饰的旗子。

服:服马。在中间拉车的两匹马。偃蹇:高达雄俊。低昂:俯仰自如的样子。

骖:在两边拉车的马。连蜷:指体形长而四腿弯曲自如。骄骜:即骄傲。指骖马的神态。朱熹《楚辞集注》认为:“马行纵恣也。”

骑:车骑。胶葛:杂乱交加。

斑漫衍:形容从游队列的盛况。方行:浩荡前进。

撰:拿。正策:拿好、握正马鞭。

句芒:神话中的木神。这里指木神居住的地方。

历:经过。太皓,也作太皞,传说中的远古帝王伏羲。这里也是指伏羲居住的地方。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遂过庖牺,而谘访也。东方甲乙,其帝太皓,其神勾芒。太皓始结罔罟,以畋以渔,制立庖厨,天下号之为庖牺氏。”朱熹《楚辞集注》认为:“《月令》:‘东方甲乙,其帝太皞,其神句芒。’注云:‘此木帝之君,木官之佐,自古以来著德立功者。’”

启路:走在队伍的前方。

阳:太阳。杲杲(gǎo搞):明亮。未光:未放射光明。指初升的太阳。

凌天地:越过天池。径度:指太阳由东向西行。

氛埃辟:即辟氛埃,我已脱离了尘世的浑浊。辟,同“避”,离开的意思。清凉:身心清爽。

翼:展开双翅。承旂:托起旂旗。

遇:途中遇到。蓐(rù入)收:传说中的西方之神。西皇:西方之神。指传说中的古帝少昊氏。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西方庚辛,其帝少皓,其神蓐收。西皇,即少昊也。《离骚经》曰:召西皇使涉予。知西皇所居,在于西海之津也。”

擥(lǎn揽):同“揽”,摘取的意思。旍(jīng经):同“旌”,旗的一种。

斗柄:北斗星之柄。麾:古代指挥军队的旗帜。

叛:旗动的意思。陆离:五光十色。上下:上下左右飘动。

游:流动。

暧曃(àidài爱戴):昏暗的意思。 (tǎng躺)莽:晦暗。暧曃、 莽都是天昏地暗的意思。

玄武:传说中的北方之神。奔属:跟随奔走。

后:后面。文昌:星名。属北斗星座。蒋骥《山带阁注楚辞》指出:“文昌,在紫微宫,北斗魁前六星。”掌行:掌管后面的队伍。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顾命中宫,敕百官也。天有三宫,谓紫宫、太微、文昌也。故言中宫。”

选署:选择部署。并毂(gǔ古):并驾前进。

徐弭节:慢慢把车停下来。高厉:登高远望。

径侍:在路旁伺候。

为卫:在旁边保卫。

度世:超脱尘世。忘归:乐而忘返。

恣睢(suī虽):随心所欲。担挢(jiǎo角):高举。挢,举手。本句的意思是说随心所欲、手舞足蹈的意思。

内欣欣:内心高高兴兴。自美:自我感觉良好。

自乐:尽情欢乐。

泛滥游:纵情游乐。

临睨(nì溺):俯视。

仆夫:车夫。怀:感怀。

想象:这里指想返回故乡。

掩:掩饰,掩面。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喟然增叹,泣沾裳也。屈原谓修身念道,得遇仙人,托与俱游,周历万方,升天乘云,役使百神,而非所乐,犹思楚国,念故旧,欲竭忠信,以宁国家。精诚之至,德义之厚也。”

泛:漫游。遐举:远远离去。

抑志、自弭:都是自己控制感情的意思。

指:指使。炎神:传说中的南方之神,即炎帝。直驰:驱车向南驰去。

南疑:九嶷山,在湖南西南。

方外:世外。荒忽:荒芜,渺茫的意思。

沛:水流的样子。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水与天合,物漂流也。”罔象:水大的样子。自浮:天水相连、波涛起伏。

祝融:传说中的上古帝王。戒:告诫我。

腾告:转告。腾,传递。

咸池、承云:都是古代乐曲名。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思乐黄帝与唐尧也。《咸池》,尧乐也。《承云》即《云门》,黄帝乐也。屈原得祝融止己,即时还车,将即中土,乃使仁贤若鸾凤之人,因迎贞女,如洛水之神,使达己于圣君,德若黄帝、帝尧者,欲与建德成化,制礼乐,以安黎庶也。”

二女:这里指虞舜的妻子娥皇、女英。王逸《楚辞章句》考辨说:“美尧二女,助成化也。《韶》,舜乐名也。九成,九奏也。屈原美舜遭值于尧,妻以二女,以治天下。内之大麓,任之以职,则百僚师师,百工惟时,于是遂禅以位,升为天子。乃作《韶》乐,钟鼓铿锵,九奏乃成。屈原自伤,不值于尧,而遭浊世,见斥逐也。”九韶:古代乐曲名。

湘灵:传说中的湘水之神。

海若:海神。朱熹《楚辞集注》认为:“海若,海神号。《庄子》有北海若。”冯夷:河伯,黄河之神。

玄螭、虫象:传说都是水里的神物。

蟉(liú流)虬:盘曲的样子。

便娟:清逸美丽的样子。增挠:层层缠绕。

轩翥(zhù注):高高飞翔。翥,鸟向上飞的意思。

博衍:宽平的意思。形容乐声舒缓悠扬。

逝:离开。

舒并节:放松缰绳。

逴(chuō戳):远。绝垠:奔向天边。寒门:传说中的北极之门。

轶:穿过。迅风:疾风。清源:冷风的源头。

从:跟随。颛顼:传说中的北方帝王的名字。增冰:来到冰天雪地。

历:经过。玄冥:幽都。邪径:崎岖险路。

间维:天地之间。反顾:这里是休息的意思。

黔嬴:天上造化之神。见之:召见。

平路:修平道路。

经营:走遍。

六漠:即东、南、西、北、上、下。

列 :电神,闪电处。 ,同“缺”,这里是指天的最高处。

降望:向下俯瞰。大壑:指归墟。传说在渤海之东,是无底之谷。朱熹《楚辞集注》认为:“大壑,在渤海东,实惟无底之谷,名曰归墟。”

下:下界,指人世间。无地:看不见地。

无天:看不到天。

视倏忽:指一切忽然变化。

无闻:没有一点声音。

超:远远胜过。至清:最清虚的境界。

泰初:道家认为,“道”是无形无状的混沌状态的精气。泰初,就是这些精气产生之初。泰,最的意思。朱熹《楚辞集注》认为:“《列子》曰:‘泰初者,气之始也。’《庄子》曰:‘泰初有无为,有无名。’”为邻:是说自己所处的境界与泰初差不多,两者相融。

品诗文网
更多阅读
猜你喜欢
最新阅读
文章荟萃
精选专题
诗人大全

栏目导航